貓不吃魚

卑思與愚貓,都是我所愛之人賜予我的名。
感謝相遇在此同你閱讀的你。
感謝願意瞧瞧我一些想法的你,若在這閱讀後,能得到與我相同的共鳴,我會很感激。但若你因而產生更多觀點,我也感到開心,因為那即是你,而藉由我而能看到最遙遠又內在的你,我當無比欣喜。

尋貓啟事:
http://www.plurk.com/cat_84516

尋貓專線:
cat84516@gmail.com

短文【ACCA | 尼吉 | 核桃麵包】


* 給可愛的 @迷藍,希望能讓你心情快樂
*蘿塔視角
*二王女朱蕾公主私設有

推薦BGM: https://youtu.be/NRP9dXHDzeg

朱蕾在蘿塔起身擦去眼淚前轉醒,輕拍小女兒仍在啜泣的嬌小背脊,手帕上的兔娃娃急忙張開雙手,幫助她拾起女兒心碎的淚滴。

早在兩位孩子下午的散步歸來,朱蕾便在孩子進門的呼喚中發現不對勁,喜歡跟母親一同備料的小女兒在清洗蔬果時頻頻分心,流了滿缸的思緒,更沾濕兩條稚嫩的手臂。
直到上了餐桌,蘿塔依然沒發現被自己浸濕的衣裙,此時朱蕾終於出聲提醒,牽起早以因微冷而擤鼻涕的小女孩更衣。期間朱蕾並非過於忙碌而沒注意孩童的衣物,是她明白女兒蘿塔年紀雖小,但在情緒與事件上的應對,比年長的兒子穩定與成熟許多。
立正,雙手舉起,朱蕾將蘿塔濕黏的裙裝從下而上,自小小的腦袋上褪去,再用早已預備好的暖和毛巾擦去那些漫㳍手臂的思緒,絲絲水氣盡是孩童還難以擊退的黏膩,奪走了女孩的體溫,使做為母親的朱蕾多少因自己的決定感到心疼,可她仍相信引以為傲的女兒充滿勇氣。
為她套上居家睡衣時,朱蕾問起,蘿塔有沒有發現自己的衣服濕了,她眨著愧疚的眼睛,誠實回答,沒有媽咪,對不起,我太認真在想事情。
「那下次在想事情時,能注意到自己濕濕的衣服嗎?」將睡褲交與蘿塔伸出小手,扶著朱蕾的肩膀,小小的女孩以能自主更衣。
「我會試試看的媽咪,但如果我不小心忘記,你可以提醒我嗎?」女兒撫平袖口的蕾絲,仿宮廷式的睡衣剪裁皇室的成熟,但怎麼說都還是孩童的版型。
「當然可以。」朱蕾十分慶幸,她的女兒強韌且美麗,勇於認錯,並不被艱難擊退,但做為媽咪,她怎麼說都還是有小小的偏心,「不過當遇到太難的事情,怎麼想都不明白的時候,就可以來找媽咪,我會幫助你。」
「我知道的,謝謝媽咪。」迫不及待牽起朱蕾的小手率先往餐桌走去,並在還未起身的母親額上留下感謝的親吻,「可是我還想再想一下下。」
隨著女兒的引領,朱蕾返回燭光璀璨的餐廳,在丈夫的微笑下撫過感到微脹的胸前,她向著遠在天邊的父皇、那到現在仍在守護她的騎士們以及天庭的母親,感謝這一切。

夢醒時分聽見蘿塔的啜泣時,朱蕾即便知曉事情的緣由仍免不了急急奔與孩童身邊,將心肝寶貝貼緊胸前,她頓時意識到自己之於父王是多麼的殘忍,如同現下二王女也只是個母親,而當她與國王別離時,他也只是個父親。
且現在使她更加驚慌與訝異的,是蘿塔從夢中帶到夢醒哭花的小臉,悲哀卻也打從內心接受,那時個極其明白與明瞭,知曉這決定是最好也完美的解答,仍忍不住傷痛和心碎的神情,像極她自己在皇宮最後一夜的哭泣。
「怎麼回事?我的小甜心。」這下朱蕾是真的慌張,所以她不只抱緊女兒也藉由這擁抱抱緊自己,親吻小巧的額間,她真希望能將所有的難過一一吻去。
「媽咪,媽咪……尼諾說我不可以……」抽噎間的啜泣滿是疼惜,秀秀懷中的骨肉,朱蕾在吐納間換了口嘆息,可幸聽見的是偽裝成少年的青年的名,從初次無意巧見與公園時她就明瞭,躲於樹幹之間的孩童是英勇的騎士們之一,抱著懷中由她與愛人帶來的第一個生命,她對著鏡頭笑了。
她從來不知道,自己能對一個從未正式相見的姓名感到十二萬分的安心。
「尼諾說了什麼事情蘿塔不可以呢?」既然是這麼強烈的字句,那大約是有關安危與安全的相關事情,也難怪小騎士的態度較往常強硬,且蘿塔也知道也接受不可以,只可惜小小的女孩還如此幼嫩,無法對抗情緒。
「尼諾,尼諾說……我不可以當他的新娘……」
啊……
居然是這般的事情。
頓時也不清楚該流露感傷還是微笑,朱蕾依著父親傳給她的儀式,擁抱了兒女:「我的甜心,我很抱歉妳心碎時我不在那裡。」
多麼可愛的傾心,跟童話故事一樣,公主愛上了騎士,況且,蘿塔比誰都適合這個結局,即便她早已從多瓦家族除名,但對朱蕾而言,每個追求自由與愛情的女孩都是公主般的少女,因為她本人就是其中之一。
「媽咪……我還可以繼續喜歡尼諾嗎?」噢,心碎的女孩,妳的心意是多麼讓人疼惜,但別擔心,被雨打落的花苞後,妳更能綻放熬過風雨的嬌豔欲滴。
「可以,絕對可以,而且我相信尼諾也會跟昨天一樣喜歡妳。」
「雖然我不能當尼諾的新娘。」
「雖然蘿塔不能當尼諾的新娘,」朱蕾跟著復誦真實的童話結局,「但媽媽相信,等妳長大後還是會成為一位幸福的新娘。」同時她比起童話更偏好冒險故事。
「可以嗎?」遺傳了不放棄的倔強,蘿塔停下了淚滴。
「當然可以。」在妳提問的時候,妳就可以,朱蕾在內心對女兒吶喊。

終於知道從下午開始困擾蘿塔的是什麼問題,傾聽女兒細數未來婚禮上要有的裝飾與四面八方的邀請,朱蕾幾乎可見那幅動人的光景,不過,心細的二王女內心還有個問題,有關方才女兒哭泣時太過明理的神情。

「……媽咪,媽咪?」
「不好意思,甜心,媽咪剛剛有點想睡了,能請妳再說一次嗎?」
「媽咪,我想再問你一個問題。」嚴肅的神情以脫離剛剛夢幻的夢境,所以朱蕾跟著孩子換上同樣莊嚴的神情。
「請說吧,兒女,我洗耳恭聽。」到了市井,皇家的血統不會因此抹滅。
「我不能當尼諾的新娘,對不對?」
「是的蘿塔,我十分難過,但真的不行。」
「哪,哥哥可以嗎?可是他是男生,可是我想要哥哥當尼諾的新娘,而且我也覺得哥哥才是尼諾的新娘,所以我很難過也很開心。」
「嗯?」朱蕾瞬間疑惑自己是否誤會了女兒的意思。
「因為我喜歡尼諾,而且尼諾也喜歡我,可是,可是,尼諾也喜歡哥哥,哥哥也喜歡尼諾。因為我比較小所以不行,那哥哥是不是就可以了?可是哥哥是男生,這樣就不是新娘,可是這樣尼諾都不能結婚了……」
「我的蘿塔,等等,親愛的,」朱蕾最後還是無法克制的笑了出來,先不論孩子的童言童語有多少錯誤的邏輯,那雙最明亮的眼睛與最發自內心的祝福,令做母親的感到欣慰的甜蜜,「我的愛,我的親。」
對上那雙跟自己一模一樣的眼睛,朱蕾對著女兒輕聲說著,跟她的母親曾也在床畔跟自己輕語一般。
「只要妳衷心祝福,且你的哥哥與尼諾互相說出願意,沒有什麼不可以。」
蘿塔先是張大了驚喜,長長的睫毛彎出喜悅的俏皮,接著綻放歡喜的笑顏與雀躍的弧形。
「那我想要跟哥哥一起結婚,可以嗎?」
「可以,可以,這麼開心的事情,怎麼會有人說不可以。」即便是國王也不行,那可是他的大孫子與小孫女。
「謝謝媽咪!我好開心!」在母親的額間再次留下感激,蘿塔最愛自己的媽咪了。
「我也是,我的甜心。」將同樣的愛回吻,早已失去睡意的朱蕾看了眼窗外,新生的一日正巧照亮她們的開心,所以她邀請同樣快樂的女兒一同觀賞天明。

「蘿塔,」等晨光灑滿大地,朱蕾輕喚胸前的女孩「我們來做核桃麵包給哥哥還有爹地好嗎?」
「是結婚蛋糕裡面都有的核桃嗎?」跳下床的女孩不只會獨自更衣,還能自行梳洗。
「是的,滿滿的核桃。而且在過去它還拿來灑過新郎表示祝福,只不過現在是用米粒。」雖然她與丈夫用的不是核桃與米粒,是杏仁與糖粒。
「為什麼呢?媽咪,因為被核桃打到會痛嗎?」
「有可能呦。」
「那我只要我的蛋糕塞滿核桃就好,哥哥的也要,啊,我知道了,媽咪先教我核桃麵包,之後我們再一起做核桃蛋糕……

评论
热度 ( 14 )
 

© 貓不吃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