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不吃魚

卑思與愚貓,都是我所愛之人賜予我的名。
感謝相遇在此同你閱讀的你。
感謝願意瞧瞧我一些想法的你,若在這閱讀後,能得到與我相同的共鳴,我會很感激。但若你因而產生更多觀點,我也感到開心,因為那即是你,而藉由我而能看到最遙遠又內在的你,我當無比欣喜。

尋貓啟事:
http://www.plurk.com/cat_84516

尋貓專線:
cat84516@gmail.com

【全職 喬高喬/英傑生日快樂】 拾圓宵夜


【拾圓宵夜】

*英傑生日快樂
*昨晚極限發在噗浪,忘了轉過來,在此補上

BGM https://m.youtube.com/watch?v=T6wbugWrfLU&feature=youtu.be

春初的夜晚還是有些偏涼,被晚風作為玩具的圍巾在路燈下打轉,是兒時用指頭做出投影的遊玩,所以高英傑也沒有拉回的大算,如同這比預定時間早到的班車,他打算讓這時光用淺淺的微笑渡過。
他沒通知友人,嗯……或許現在該稱之為戀人,現下的早到,即便他倆期待這份約會已久。
也不知何由,在午後被隊長推出訓練室後,那份期待、渴望與躁動不安反而被切割似的,悄聲至於體內一側。它仍在那兒,無聲的嘶吼見面、望進對方靜如止水的雙眼、擁抱那逐漸寬大的胸膛、還有,即便有些害羞,他多想在此時此刻親吻他總是淺笑的雙唇。
下意識撫摸自己的唇瓣,高英傑瞬間發現跳動於指尖的心跳大的嚇人,紅透了臉頰,使跳上列車後便隨窗外風景靜靜追逐的期待又開始鼓噪。
『多不成熟。』連風兒都嘻笑自己,圍巾尾端不停掃著燈下過熱的緋紅。
但也因著這段心律,英傑才悄然聽見融於華燈中的拍點。
大約是距離車站不遠的街頭藝人,依著記憶中與戀人一同走上的臺階,英傑自天橋之上看見了那悠揚的音源。
街角的薩克斯風與收集銅幣的帽緣。
或許是常駐的角落,所以來去的路人慣於了樂聲的存在,散落於夜色的音符被阻擋在大衣外頭,零落如帽子中稀少的幣值。
對於這般景象英傑曾感到陌生,如同那些過於匆忙趕上人生道路的路人,直到他失去座位一旁不論風雨總是淺彎的笑靨。
他並不太熟悉那些英文的音符,頂多從隊長推薦的歌單中找到類似的旋律,流淌在歐式酒吧的唱盤,那個過於成人,是現今他與他都還不能理解惆悵。
雖說王隊在常人的認知並不是老成的範圍,但以電競而言,方時目送自己出門的眼神比以往久了點,慢了些,讓魔法師的掃帚不單只是劃破夜空,還慘雜了些許什麼,因此閃爍所謂溫柔。
因著推動腳步的過往,還有在頭頂眨眼的星空, 英傑趕在對方收拾樂器前來到街角。
「......Th,thank you.」投入帽中的硬幣不多不少,拾圓宵夜,說的上豐盛。
而還在整理樂譜的青年眨著中亞特有的黝黑雙瞳,用口音極濃的語調,說什麼都不肯收下或堅持再吹奏一曲。
「No, no, no! That's all.」
禮數下有些越矩的笑容,似孩童般的綻放,卻傳達在也不過清楚的訊息,理過散亂的圍巾,『你已經為我演奏。』的訊息好好的迴盪在心底。

「……謝謝。」小小的魔術師目送著吟遊詩人的離去,那些比咒語更加有效的音符跨過言語,使他倏然渴望轉身,不意外又驚喜地撞入戀人的胸膛。
且順著這股飛躍胸膛、穿過心臟的力道,他親吻了他,如同他在車站的等待,在旅途的窗外,被隊長看穿的期待,以及正在合而為一,互相親密的現在。
「你來了。」接吻的時間因為還要留給牽手,所以沒有那麼熱情的冗長。
「嗯,可是沒有意料英傑來的這麼早。」牽起的手指偷偷穿過指縫,留下一絲期待又興奮的顫抖,雖一帆的雙眼還是如風平浪靜般,靜如止水。
「但你還是來了。」再此深深的凝望,英傑發現,那雙小小的碧潭中,似乎震盪著一絲漣漪,與自己的心跳共鳴。
「當然。」拾指緊扣的害羞使兩人起步的步伐些許不穩,但不久,他們會習慣這交織的步調。
「英傑這麼早趕來一定沒好好晚餐吧,想吃什麼宵夜呢?」
「已經吃了呦。」暖和胸口的飽足感隨著腦海中還在迴盪的音律,傾洩至兩人相握的雙手。「一帆給的。」
「咦?」聽不太懂魔法師的魔咒,小小的鬼劍士努力在腦中解譯在了兩圈後,後知後覺的紅了耳稍。
「走吧,等等路上換一帆請我。」頭也不回的拉著戀人的手向前奔跑,多希望他沒看到自己紅成蘋果的臉龐,但有期望他能在向前揚起的髮絲看到這份臉紅心跳。

拾圓宵夜,豐盛的剛好。

评论
热度 ( 4 )
 

© 貓不吃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