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不吃魚

卑思與愚貓,都是我所愛之人賜予我的名。
感謝相遇在此同你閱讀的你。
感謝願意瞧瞧我一些想法的你,若在這閱讀後,能得到與我相同的共鳴,我會很感激。但若你因而產生更多觀點,我也感到開心,因為那即是你,而藉由我而能看到最遙遠又內在的你,我當無比欣喜。

尋貓啟事:
http://www.plurk.com/cat_84516

尋貓專線:
cat84516@gmail.com

短文【馴養】 ── 勇維│YOI/冰上的尤里/全職獵人/混合同人

*混合同人注意!!混合同人注意!!混合同人注意!!

*第二次發勇維還是這麼魔性與任性我等等就去跪洗衣板

*感謝 @一块大鳕鱼  太太的文與設定,所有感想都在文中了,希望你喜歡~

*同樣短打2K而已,沒有後續

【馴養】

 

        「小南,你知道『馴養』這個字詞嗎?」溫潤如煦的聲調呼喚房內所有視線,如主人輕聲呢喃愛犬般,而其中被點名的少年更是瞬間停下把玩吸塵器的動作,咕嚕轉動反射星星的雙眼,用發自內心的直覺回答:「我知道,因為我就是被勇利團長馴養的!」笑容燦爛,絲毫不像剛剛只用一個拳頭打破國家金庫安全門的狂犬。

        面對超級直球的告白,勝生勇利在厚重的鏡片下笑出類似羞赧的弧度,不意外被還沒收起自拍棒的批集強迫收入鏡頭。

        「別急著上傳呦,批集。」柔聲提醒對方,誰能想像這回頭央求至少幫自己打碼,且放縱自家團員不專心執行任務,還每每把犯罪現場實況在社交網站的青年是現任旅團團長,當然能放肆到一面被全國通緝還一面在IG上擁有大量粉絲團的批集也不遑是個謎。

 

        對此,批集在IG上的回應是這樣的:

        「@phicchit+chu

 

        [自拍照1222.jpg]

        再訪國家寶藏![倉鼠跑步.gif]

        剛剛勇利向小南詢問『馴養』的解釋,是在維醬後終於願意再養狗了嗎?

        #南健次郎#YuriKatsuki」

 

        瞬間按讚與轉發次數登上本日最高,迫使勝生勇利在等待飛行船進港前就將震動到發熱的掌中物關機,推開喧鬧的世界,勇利在船身潛入星空時撫過袋內的鍊飾,反射船艙玻璃的夜色映出他眼中依然在盤旋的思考。

        是的,勝生勇利不食人間煙火,漠視的程度連頭條新聞出現幻影旅團的即時報導都可以用詳細且客觀的語調向對座的義大利遊客闡明自己的觀點,在完全不暴露自己的身分下,在完全不在乎這個身分對世人影響的狀況下,在完全忽略自己的心態下,冷眼面對、侃侃而談。

        話題到一個段落,夜間新聞轉向報導旅團偷走的黃金對全國股市的動盪,如同心電圖般的劇烈波折中,勝生勇利啜飲酒保今晚最後的調製,並流出一抹在苦澀的漸層回甘甜膩的微笑。內格羅尼是頗為經典的調酒,因苦味得名,尤其熬過後勁帶來的舒緩,對擅長過度自省的勇利而言,是撇除家傳炸豬排丼飯外,味蕾上少見的愉悅,而藏於袋內的金飾就在世界陷入不實的夢鄉時,逐漸沾染上他的體溫。

        勝生勇利還在思考,有關他提問的馴養,還有那篇在批集留言之下毫不起眼的分析,那是群些極具有檢察官資質的女孩們,目標是因懶得打碼所以直接被剪裁頭部以上的團長手中隱約緊握的寶物。

        批集上傳與自拍的行為看似狂妄,且時時分享與記錄從他眼中所見的旅團,但實際上所有上傳的資訊與照片沒有一絲破綻,背景給予的資訊總模稜兩可、追蹤不到的IP位置、已經恐慌到不敢被反追蹤的駭客還有多次在批集自製的倉鼠2.0或3.0病毒下癱瘓的國防系統。

        搖晃溶解到只剩一絲碎冰的液體,勇利想起那些女孩過於精準的分析,以及之下所有的嘲笑與謾罵。女孩們靠著及其專業的眼光進行調查,從歷史、政治、軍事到物件上的設計與光澤,多少國家機密只差一步便完全曝光,所有事實與當下就要被揭發,女孩們激動地分享著,幻影旅團團長手中所握的金飾不是其他,是當年俄國凱薩琳大帝珍藏的珠寶之一。

        證詞無誤,推估正確,連設計的特點都在回覆模糊與焦距的濾鏡下被證明,可女孩們忘了,一個歷史文物的漂流絕對會沾染它被冶煉出來後的單純,當然,年輕的她們沒有想太多,網路上的言論也不曾有過多的思考。這也是為什麼真相總被謊言埋沒,只是隔了一層銀幕的批集總能在無線網路遍及世界角落的法網下逍遙,勝生勇利也能泰然自落,在無人的飛艙吧檯拿出曾璀璨於葉卡捷琳娜二世頸部的鑽鍊把玩。

        溢滿地毯的溫柔月光在稜角反射下尖銳如雪國的劍,整齊劃一,保衛中央永夜的黑珍珠,溫存又絕情,纏綿又心碎,同那位在俄國歷史上永垂不朽的女皇,如旅團團長之於芸芸眾生。

        勝生勇利是有史以來最溫和的團長,沒有屠村也沒有炸藥,死在他手下的人寥寥可數,使眾人誤以為他此生似乎沒有讓指尖沾染過鮮血,所以也連帶遺忘,其中一個捧於勇利雙掌中的頭顱有著揍敵客的姓氏。

        而批集‧朱拉暖在網上總不厭其煩的回答那些天真無知的粉絲:

 

        「你有沒有思考過,勝生勇利之所以不殺你,是因為他已經思考過一百種讓你人間蒸發的方法,最後還是覺得集體昏迷比較簡便。

        順說我也沒有跟滿山滿谷的屍體自拍的興趣呢![倉鼠咬咬.gif]」

 

        這大概是勇利允許批集直接呼喚他姓名的原因,雖然他對團員如何稱呼自己確實也說不上多少介意,也跟他不曾計算收藏於手中的寶物倒底有多少,更多時候那些被旅團竊取的財寶會突然出現於它應當歸屬的國家或博物館,有時是某位家族後裔的門廊。

        世人不懂這位過於木訥且總是用另一種力道宣示自我存在的團長,前者來自從來沒有發文的IG帳號,後者源自今夜的金融動盪後對於第三國家的興起。所以人們又開始眾說紛紜,說勝生勇利其實不是幻影旅團的團長,他只是披著這惡魔的假面在行善,而有一方又激烈的提出意見,說你別被這匹著豬皮的狼騙了,若勝生勇利真心為善,為何需要魔鬼的名號!

        在窗外飄過地一片雪花時,勇利順手切斷電視上的口沫橫飛,倒映在一片又一片紛飛的雪花,鏡片後勝生勇利仍在長夜甦醒的日出中思考。

        或許全世界早被這俯視雲海的男子馴養,但現在勝生勇利僅在清晨中出生的日光裡幻想,當他將沾滿自身體溫的鍊飾掛上戀人柔軟的頸部時,名為維克多‧尼基福羅夫的畫像會如何在身下渲染深愛的色彩。

评论 ( 8 )
热度 ( 19 )
 

© 貓不吃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