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不吃魚

卑思與愚貓,都是我所愛之人賜予我的名。
感謝相遇在此同你閱讀的你。
感謝願意瞧瞧我一些想法的你,若在這閱讀後,能得到與我相同的共鳴,我會很感激。但若你因而產生更多觀點,我也感到開心,因為那即是你,而藉由我而能看到最遙遠又內在的你,我當無比欣喜。

尋貓啟事:
http://www.plurk.com/cat_84516

尋貓專線:
cat84516@gmail.com

中短篇【[A]ddition】(上)──Idolish7/454

[A]ddition (上)

 

*束修數條企畫

*psycho-pass paro。有病有病。需吃藥服用

*小小的腦洞,寫完就沒有後續了。上中下完結

*454。互攻!互攻!互攻!高雷,非戰鬥人員請撤離。

 

 

*

        四葉環第一天上任就在公案局迷了路。

        那時他依稀意識到,能在街道巷弄中自我定為的本能在這並不管用,像走入美術館的野貓一樣困惑,眼前的指示牌已路過第四次。

        『好煩啊不想接下這份工作了。』跟『這才是找到理最快的方式。』兩道腦內的聲響吵的環順勢揍上牆面,突期而來的拳擊在切割整齊的樓層撞擊回音,嚇得一旁的男性倒退三尺。

        「十,十分抱歉,我不是有意惹怒您!」縮著雙肩,對方下意識表現自衛,使單薄的軀體顯得更加脆弱,環偏頭疑惑,在內心質疑如此纖細的人是怎麼活下來的,一頭白髮又是白衣,這樣的人他只在孤兒院和醫院看過。

        誤將沉默認定為是怒火的延伸,搶先道歉的男子慌亂的不知所措,而後知後覺的環此時才意識到方時的無理,連忙抱歉的句子連敬語都用的七七八八。

        「所以……環君是要前往刑事課嗎?」解開誤會,名叫逢坂壯五的對方在對話中表示十分樂意幫環進行指引。

        「嗯,因為要報到,但是迷路了,十分感謝您的協助。」成功使用敬語,環開心地回應四周行政人員的問安。

        「壯五桑,在這裡上班嗎?」領導的腳步對建築內部十分熟悉,不快也不慢,緩和環一早就有些緊繃的神經,即使連他自身都沒有察覺。

        「是的。」稍稍回首的微笑連周遭都滿足,那笑容和煦,讓方時的動靜逐漸消弭,也讓人忽視一路走來的問安數量多的像監視。

        「沿著走道向前便是刑事課,I7分隊在左方,直接進去報到就可以了。」初次見面的過程十分短暫,蓄意省略的話題又因當下情境審略太多,導致下次再見對四葉環過於措手不及。

        不過,那都是半小時之後的事了。

 

        「抱歉來晚了,四葉環,是今日上任的監視官,前來報到。」

 

**

        「我再說一次,這是你的位置,茶水間在走廊盡頭,電腦有問題就去分析室找哥哥,對,剛剛那個分析官是我哥哥,七瀨監視官在十分鐘就會結束街道巡邏,到時會再跟執行官見面就可,還有問題嗎?」

        「……有,所以可以在辦公室裡吃點心嗎,一織織?」

        「一織織!」跟著語調挑高的眉毛十分細長,是高材生都會有的那種,環轉頭漠視溫怒的同事,自行在廣大的辦公室逛了起來,也不思考是綽號給的不對還是完全沒有認真聆聽解說的緣故,他有他自己認識環境的方式,現下沒有太多心神能分心碎念。

        環顧座位,六個領域有各自的組成方式,直覺告訴環,放有模型的、以及椅子下有自動吸塵器的座位隸屬執行官,至於一織織口中的七瀨不意外是桌上堆滿文件的那位,接近天花板的高度完整展現刑事課人手不足的現況。

        不過有一個座位他遲遲無法確認。

        桌面荒蕪,就差主人還沒因公殉職,與立滿模型強調存在或自動清潔蹤跡的做法不同,同樣深知被先知系統利用並作為砲灰豢養,眼前的空間看似屈服於定局所以什麼都不去留下,但之中的極端是隱晦的故意,帶有特意,本質的挑釁。

        是蓄意不穿上防彈衣的探員,又每次收隊前就將罪犯捉拿,走於極端的鋼線,將脆弱視為堅強,一體兩面搓揉於單薄身軀,精巧的平衡只差下一秒墜入失控。

        多可怕,光是撫過桌面環就要被落塵的痛苦劃傷,他不明白,又在喉結滾動時想知道,及時行樂是他的派別,活在系統之下也闖出想要的道路,知曉腳下爬滿的計算與監視的天空又如何,荒唐不會成為過去任何選擇的後悔。

        我的。

        強烈到眼見的自我中心,就任當日惹怒未來同事,沒認真了解工作內容不在乎獎懲,是孩子氣也罷新鮮人的魯莽也好,四葉環從來沒有理會甚至是改進,這般思考模式稱得上惡劣,但他不在乎,反正系統顯示他的色相極為穩定。

        所以他想知道,想知道他怎麼就沒有成為色相混濁或深色的那群,這大概是繼找回妹妹後第一件最想明白的事。

 

        大約孤兒院造就的特殊數值?

 

        童年的刻苦代替上帝的金幣,正反兩面不是天堂就是地獄。立於角落的視線翻動資料並所見對比,自四葉環踏入辦公室,文件上的字句便在紫眸中建構立體,所有稜角、尖銳、不馴從筆畫感受不到傷口,一言一行還須透過接觸才體會痛覺,可眼前的靈魂盡是純淨,紫水晶眨著玩味,指腹貼於薄脣呼出好奇,當然色相什麼的逢坂壯五沒愚蠢到全然相信,至於方時短暫出門幫三月跑腿卻在半路遇到迷路的孩子饒待會百口莫辯也沒人覺得是巧合。

        眼見為憑吧。靠著半透的毛玻璃,刑事課冰冷的冷氣侵入逢坂壯五病態的額面,寒氣如監牢堅硬,刺痛向外窺看的雙眼,時時提醒牢籠內的他們,政府寬容給予的狗籠位於監視官之後公安局之下,少了這扇門之後的狗鍊,執行官跟犯人沒有差別。

        不過這次I7小隊確實是來了個可愛的孩子呢。巨貓男孩正拿起自己桌面的物件觀看,未經過他人同意的行為十分無理,卻不妨礙這位剛上任的監視官進行調查。兒時與叔叔的合照還有置於座椅把手上的紫色圍巾,散落在座位的少數的所有物中四葉環不可能如此恰巧拿起兩件關鍵證物,一則代表壯五的過去一則是他現今的色相。不約而同,初次見面又未曾會面的環與壯五皆窺看彼此,與任職的上下位階無關,犯案契機與犯案動機在紀錄上歸類不同,雖同為犯罪沒錯。

 

        隨著轉開的鎖頭輕笑出聲,拉開牢籠的是譽為天使監視官的七瀨陸,一旁的二階堂執行官則意思性的擺出疑惑,用欺騙鏡頭的標準微笑回應,壯五不意外被恐嚇的手勢回應,至於急急奔過自己衝入宿舍的六彌ナギ臉上殘留巴掌的印記,估計又在巡邏時把握足夠的時機搭訕女性。

        「ソウ介紹下,新成員。」做為小隊的大家長,二階堂翻白眼忽視這日常的混亂,並用與方時恐嚇完全相反的語氣破冰。

        「我看不怎麼需要。反正他也沒在聽。」還在怒火上的和泉一織用摔落巡邏紀錄的語氣說到,看來又是畫滿紅字的評分,可推測下次班表自己終能與六彌交換,去呼吸鮮少的自由。

        「或是你們沒有一個在聽!」巨大的怒吼就地召喚和泉家的老大,在習以為常的吵鬧中,逢坂壯五穿過混亂與四葉環對視,那眼神極為溫柔,好像方時幫助他穩定情緒的步伐,又似在安慰自以為已瞭解團隊每人的他,資訊與體會就是相差那麼遠。

        「想不到這麼快就能再見,四葉監事官。」在系統認定許可的友善下,逢坂壯五伸出手,長期未受日曬的皮膚吹彈可破,骨感分明的指頭比起病人更像分解屍塊的瘋狂科學家,使四葉環不禁設想,當逢坂壯五殺人時是不是也是這樣笑著,又或著,未來某日被自己用主宰著瞄準的對方會不會也正在準心後著般勾起這春心蕩漾的嘴角。

        「逢坂執行官……」回握著時居然能輕易包覆對方的,使四葉環稍稍瞇起雙眼,腦海閃過營養不良也在思考方時的會面是到底是蓄意還是故意,但比起那些,他現在更在乎其他有關上任後的位階問題。

        「……嗯……そーちゃん,我的,執行官?」

        「そーちゃん?」同樣被突期而來的綽號驚訝,不過壯五還是順著問題本能的回答,那個執行官與監視官之間的本能,「是的,今後我將任屬於四葉監視官手下。」

        「やった!」好似不小心將極其危險的玩具交給孩童了,且自己大概就是那個玩物,壯五歪頭,想理解相握的雙手以及傳遞而來的,燙心的體溫,但還沒來的及一一剖析,從天而降的警報聲促使刑事課所有人換上正裝,而身為執行官的壯五也在伙伴的催促下跳上專門運送執行官的警車。

        場面匆忙但不混亂,即便是平日就吵鬧非凡的I7小隊也表現專業,不過吵雜當然還是有的,所以當和泉一織關上車門的瞬間,壯五沒能聽到他與環的對話。

 

        「比起二階堂大和,我勸你別跟逢坂壯五走太近。」難得釋出好意的黑眸在配戴主宰者時閃過一抹不易察覺的恐懼,環將之推測為因槍枝傳來的冰冷解說讓人不快,但那是他不知情,對手上緊握的槍托而言他只是區區第三位主人。

-----(後記)

因近期要充當基地台跟保母帶家中小朋友們出去抓神奇寶貝,更新與回覆會較為緩慢,請各位太太見諒QAQ

感謝勇敢閱讀此篇的你!454很難,但這裡會努力完成。

评论 ( 3 )
热度 ( 12 )
 

© 貓不吃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