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不吃魚

卑思與愚貓,都是我所愛之人賜予我的名。
感謝相遇在此同你閱讀的你。
感謝願意瞧瞧我一些想法的你,若在這閱讀後,能得到與我相同的共鳴,我會很感激。但若你因而產生更多觀點,我也感到開心,因為那即是你,而藉由我而能看到最遙遠又內在的你,我當無比欣喜。

尋貓啟事:
http://www.plurk.com/cat_84516

尋貓專線:
cat84516@gmail.com

短文【百物語─小夜燈】──Idolish7/454戀人未滿

*感謝親友阿凍支援side卡面翻譯以及各種支援!

*454戀人未滿,是個夏夜常見的小故事

*附上親友傳來的靈感圖片





 

《百物語─小夜燈》


        近期四葉環桑失眠的極其嚴重,輕聲放下刷具,IDOLSH7嬌小的經紀人側身伸向前座,小心翼翼的將冷氣調至無聲又舒適後,才接續手頭上不停閃爍的簡訊,過程盡是無聲的專業。

        『辛苦了。』與紡對坐的逢坂壯五用脣形道謝,氣音拂過蜷縮肩上的環,細長的髮絲撥弄掩蓋黑眼圈的粉底,使大男孩在睡夢中下意識地想戳揉雙眼。

        「不可以呦,環君,不可以。」連忙將夥伴的瀏海勾於耳後,逢坂壯五攔截對方雙手的動作如此熟練,不一會兒車內便再次傳出安穩又沉靜的呼嚕聲。

        『實在抱歉,我沒想到那次的節目會造成這麼多的麻煩,真的對壯五桑感到非常的對不起。』嚶嚶啜泣的兔子貼圖完整呈現於紡的小臉,發紅的眼角是超出手機負荷的分頁,每一則都寫滿補救失眠的方案。

        想搖搖頭請眼前認真負責的少女放心,但方時為了阻止環揉去化妝品的雙手正緊緊抱著自己不放,那是引導環不再觸碰臉部的方法之一,也是多次下來壯五結論出最好的做法,雖然有些不便。

        折衷下他只好輕擺手掌,並用簡單的肢體語言提醒車外拍攝已到段落,需要少女迎接其他夥伴回歸,而自己也是時候該喚醒身上的淺藍色無尾熊了。

 

        今年炎夏對成熟的IDOLSH7而言,已無過往手忙腳亂的青澀,各項行程也在經紀人們的安排下成了三大人氣團體的夏日集合特訓,有效利用時間也加強牽絆,        當I7的少年們捕捉彼此在海浪間的足跡,一旁飄揚浪花上的雪紡將TRIGGER的剪影暈眩,使每雙注視他們的雙眼為之中暑,至於正將樂器移上礁岩的Re:vale,打算讓紅霞與濤聲加入合唱。

        各團各自的活動都極為充實,但合作也是點亮慶典的必要色彩,首先是Mezzo”的兩人與龍之介再次齊唱了眾人都極為意外的歌曲,再者上場的是穿著夏日蘿莉塔的青春賛歌三人,後續自然還有許多分組合作與活動,但與過往不同,這次有著串連並記錄全過程的《夏日☆集訓!》,由兩位Re:vale前輩進行主持。

        就在前四日的夜晚,兩位前輩突然面色凝重地敲響每位成員的房門,草草說了「請晚間9點前盥洗完畢,並到大廳集合,穿著睡衣也可。」後就匆匆離去,除了九條天和眼鏡閃過精光的大和,從頭到尾都不明所以的後輩們各各如驚弓之鳥,甚至不約而同地在前半小時就於大廳集合完畢。

        見到布置後的空間,就算是猜出製作組惡意的大和也不禁打起開溜的念頭,將大廳全數租下的挑高空間只剩空調低聲運轉的空洞,如視線外那妖魔無聲的注視,恐懼在角落的黑暗膨脹,唯一能給予一絲溫暖的光線來自懸吊四處的青色蠟燭。

        「久等各位了,請,」招待客人歇腳的長型沙發移動並組合成「コ」字,張著朱紅血口,「歡迎參與今晚《夏日☆集訓!》的任務。」坐於首位的千身著與髮色相同的浴衣,散髮在過涼的夜風飄動。

        「遊戲『百物語』,百我相信可愛的後輩們一定不陌生!」自沙發後冒出的頭顱使一織發出怪叫,陸瞬間被天扯過並共享輕顫,ナギ險些拉住展開攻擊的三月,大和、樂與龍之介臉上雖保持鎮定,但與原先站立的位置已相距三步之遙。

        環,環他消失在壯五瘦小的懷抱裡。

 

        「我不玩!」完全無法將四葉環自逢坂壯五身上鏟下,節目錄製雖因集合提早展開,終究還是延後了二十幾分鐘。

        「環你可以的,生日慶祝的時候都比這個可怕不是嗎?」七瀨陸緊握自家雙胞胎哥哥與一織的手努力安慰道。

        「不一樣!怪物跟鬼不一樣!」奮力掙扎的雙臂在壯五過薄的身軀上勒出喘不過氣的聲音。

        「環君冷靜一下,壯五君快要不能呼吸了。」與兩人較熟悉的龍之介還在堅持眼前艱難的移植手術。

        「環……環……君,聽,聽我,說……」逢坂壯五臉色蒼白,氣如游絲的發聲幾乎無人能聞,但直接埋於他胸前的四葉環卻聽得一清二楚。

        「我會……陪環……君的……不用,怕,」不知幾分安慰幾分勉強,壯五將手掌撫上胸前的髮絲,即便無法覆蓋多少,「也會……跟你睡……好嗎?」

        終於觸碰到關鍵,環從壯五胸前抬頭,嚇得亂七八糟的眼淚與鼻涕在臉上和對方的衣料上縱橫,「真的?」長長的睫毛還掛著淚珠,環不安的再次確認,「不是そーちゃん睡在另一邊,是一起對嗎?」

        總算能呼吸的壯五在腰間蠻力消失的瞬間幾乎跪倒,四葉環這時才發現自己方時的行為,一如做錯事又不知如何是好的孩子,雙手還緊扯著壯五的衣物,揪緊的指尖擰成道歉又不知所措的緊繃,殘留不安的眼眸直勾眼前的依靠,無聲的乞求安慰與撒嬌。

        「是的。」搖頭阻止同時抓出呼吸器的三人,一向重承諾的逢坂壯五所言一字一句成了那晚四葉環的定心咒。

 

        不過也只限那晚。

        當第九十九根蠟燭吹熄,天邊的魚肚恰巧泛白,隔日皆無節目的眾人在製作組的道謝下只堅持到了床畔,待再次張開雙眼又是日落時分。

        第一晚藉由疲勞是順利熬過了,但當第二夜睡前四葉環還未表態能將兩張合併的單人床分開,逢坂壯五知道對方還在恐懼。

        「即使我睡在環君旁邊也無法減少恐懼嗎?」更別說還充當了大型抱枕。

        「そーちゃん睡著了就沒有聲音了,那樣更可怕。」而且本來就沒有什麼體溫了,睡著了更叫人慌張。

        嘆了口氣,多年的磨合後壯五也大約對方在擔心甚麼,況且注視他的雙眼實在浮腫的可怕,「如果將廁所的燈留著,並留個門縫……」巨大的男孩用力甩頭,百前輩有關旅館棄屍案的故事實在嚇著他了。

        望向兩夜幾乎沒有闔眼的眼簾,壯五比起不成熟時的無奈更多的是心疼,略脫孩子氣的環隨著穩重等比抽高,每個過程他都看在眼底記於內心,可是,人總有恐懼一物。

        「試著開著燈睡吧。我請經紀人買了兩副眼罩。」拍拍身旁的床位,壯五沒有說出其實他還順帶請少女買了安眠藥物,但除非萬不得已,他不願使用。

        「好吧。」比自己高出些許的體溫傳來,逢坂壯五在互道晚安之時,似乎聽見對方一句輕聲的道謝。

 

        而理所當然的,四葉環還是失眠了。

        恐懼有著畸形的身軀,能遁入每一道陰影與裂縫,連人與人之間的信任都不意外,不是指他不信任そーちゃん,而是太信任了,反之極為恐懼著失去。

        比較前幾夜害怕著陰暗、輕語、靜默、鬼影等,四葉環發現他現在更加恐懼身邊的壯五在夢中死去,若變成喪屍來追殺自己還能接受,可是那離去與不可挽回的瞬間,他說什麼都無法忍受。

        脫去眼罩,四葉環就這般盯著逢坂壯五的睡顏直到清晨才恍惚睡去,整夜,他煎熬的忽視腦內那些細語的詛咒,說著不可能的可能,各種存在的意外,所有不可能的病因。

        他像個守陵人,棺內躺著是自己的珍寶,埋葬的卻是自身的懼怕。

 

        「環君,快到飯店了呦,請醒醒。」繼團員的拍攝後,帶著小憩的環Mezzo”也順利完成贊助商的攝影,電量用罄的環在上車又馬上沉沉睡去。

        「環還好嗎?」同樣睜不開雙眼的陸在半睡半醒間不忘詢問,被一織喚醒的他臉頰有著對方衣物的壓紋。

        「若今晚再無法好好入睡,不排除需要使用藥物了。」逐漸會向同伴請求支援或是幫助,壯五明白的說出自身的計畫。

        「還在害怕的話……」理解情況的三月再度偏頭思索,三日以來諸位夥伴不停地給予方法或支持,沒有假想中的不耐或是麻煩,患難與共的溫暖似乎透過壯五的心跳緩緩將環喚醒。

        「……要不要試試小夜燈呢?」

        張開雙眼的瞬間就是六位夥伴們的微笑,四葉環什麼都沒能理解卻還是依著本能點頭,確實,他沒有理由不相信IDOLSH7的同伴。

 

        當壯五盥洗完畢,團坐於床單之間的環還在把玩雙掌中的小東西,不亦樂乎的興奮使雙眼放出光芒,連抬頭望向自己的視線中都好似灑滿Mezzo”MV中淡色又亮眼的花瓣。

        「環君很喜歡呢。」順手將對方的睡衣至於床畔,不如過往總用言語催促,壯五使用行動邀請同伴的跟上步調的改變環非常喜歡,好似是自己發現壯五的所需,然後非常貼心的將之完成。

        「因為很可愛!」手掌大小的攜帶型夜燈是雲朵的形狀,無線遙控就可以發出柔和的光芒,舒眠的選擇還可以使之像呼吸般一明一暗,塑膠外殼沒了無機質的生硬,似蒲公英的柔軟。

        將小雲朵的笑臉對準身旁的壯五,環堅定地宣布:「跟そーちゃん一樣!」

        「誒?」斷句過後的讚美讓壯五困惑了,小夜燈的形狀的確很像粉絲筆下Q版的自己,只差兩根豎起的呆毛,但環應該不只比較了形狀的問題,吧?

        曾經也被對方形容很溫柔很柔和之類,但可愛似乎還是,第一次?

        「你看,現在紅紅的臉頰就跟そーちゃん一樣!」笑的天真無邪,環沒能理解壯五腦內的小宇宙還有臉紅的原因。

        「而且而且,そーちゃん聽!」按下小夜燈的遙控器,被環抱於懷中的雲朵先是閃爍了一下,接著略帶電子音的錄音從他胸前傳出『環君很喜歡呢。』

        不論大人小孩都喜歡的語調是幼獸的奶音,大概有著五雷轟頂的攻擊力。

        「誒?」擠出了今晚第二聲的狀聲詞,壯五頓時發現自己好像被同伴錄音了,還設成大約如電話鈴聲一類的作用。

        「等等等等等。」變聲器的性能極佳,雖然被調成了娃娃般撒嬌的聲調,逢坂壯五特殊的聲線還是被完整的保留,那感覺就好似環口中描述,是變成小雲朵的自己蜷縮於環胸前。

        倏然覺得左胸的心跳開始不怎麼聽話,甚至正在往失控的方向前進,逢坂壯五只好先發揮鴕鳥心態將自己埋入雙掌中,「環君覺、覺得這樣好嗎?我是指,剛剛似乎是我的,聲音?」

        『環君覺、覺得這樣好嗎?』軟綿綿的笑容擴散於環的胸口,隨著聲波起伏,雲朵明滅的光芒簡直跳躍於心瓣。

        明明是兒時常見的玩具,壯五現在卻被無名的喜悅以及成長後的害躁交鋒的不知如何是好,臉頰像被火焰親吻似的有些發暈,胸腔暖活得得不像話且開心的大吵大鬧。

        「そーちゃん不喜歡嗎?」見狀五遲遲沒反應還一直將面容埋於雙掌,環擔心自己是不是又做錯了什麼,「不喜歡的話我刪掉。」句尾略帶鼻音,壯五知道這是對方感到可惜卻又努力壓抑的語法,於是下意識的搶過遙控器,只用單手,因為另一隻還忙於降溫自己應該是烤焦的臉龐。

        尷尬的微妙。且急需解釋。

        但評估自身能力,等再次能直視四夜環的過程還需一到兩個小時的作業時間,必須盡快找出其他勾動的方法。

        焦急的過分,掌心的薄汗使壯五多次險些抓不穩遙控器,想開口又被喉間的甜膩堵塞,後來到底嘗試了幾次壯五自身也記不清,大約是四葉環目前能忍受的最大時效吧。

 

        『那個,環君……』就在環忍不住要爆發,兩人之間的小雲朵正巧打破這奇怪的沉默,由機械錄下的氣音尖銳,卻搓合了語調中的溫柔與害羞,傳遞的羞怯隨心跳明亮,以及那飄於雲層,還懵懵懂懂的喜歡,好不容易能捉到一片陪伴夢鄉,說什麼都是為對方感到珍惜。

        『我今晚也會……陪著你……所以請不要害怕。晚安。』被覆誦的諾言明亮夜晚,於是害羞成了極為消耗體力的行為,進而無暇理會黑暗中昏昏睡去的妖魔鬼怪,至於背對背的夢鄉再雲朵的腮紅下連結,綻放比美夢都更加溫柔的微笑。


评论 ( 5 )
热度 ( 34 )
 

© 貓不吃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