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不吃魚

卑思與愚貓,都是我所愛之人賜予我的名。
感謝相遇在此同你閱讀的你。
感謝願意瞧瞧我一些想法的你,若在這閱讀後,能得到與我相同的共鳴,我會很感激。但若你因而產生更多觀點,我也感到開心,因為那即是你,而藉由我而能看到最遙遠又內在的你,我當無比欣喜。

尋貓啟事:
http://www.plurk.com/cat_84516

尋貓專線:
cat84516@gmail.com

短文【上羽絵惣】(上)──Idolish7/千百

*灣家ICE無料的部分,場次後釋出下篇。

*寄攤R14失智勇者在台協會 / 本人不會出現,歡迎向小精靈索取



【上羽絵惣】(上)

 

        比較工作時刻的千與百,居家生活的相處便顯得平淡些許,工作後的疲憊或許是原因之一,但更多是兩人無須言語的默契使然。

        低頭、鑰匙、開門、脫鞋,千遍一律的歸家流程都有著兩人特殊的習慣,千的髮絲較長,若從袋中尋找鑰匙,多少會增添麻煩,自此,家中的鑰匙長居百的口袋,逐漸被體溫沾染,無論何時掏出皆有心跳的溫度。而入門後,千也不急著將大門關上,立於玄關,他自然扶上客廳的燈光,將自己與夥伴的外衣至於衣帽架,待轉身就能順手歸位百脫下的短靴。

        如飯前禱告般自然。

        方於沙發上抬手便有溫熱的馬克杯至於掌中,接下的同時將遙控器遞於右側,離位的百轉開趨於無聊的頻道,在看見IDOLiSH7那群孩子時將額間靠上千的肩頸,比後輩還幼稚的撒嬌行為急需關愛,於是掌心溫酒的微醺在胸前擴散,混合搭檔亦是戀人的呼嚕,直到睡前的晚安吻,千與百自歸家後不言片語也是常有之事。

        當然也是有對話的時候,有時是劇情、節目或是歌曲,不過更多的話題還是圍繞著Re:vale,那片夢想與前進的方向,不過還有一項,絕對且必須討論的事宜,這小小的事件旁人猜不出,多年累積下來也稱得上Re:vale的小情趣。

        在千第三次於撫摸中分神凝視指尖,百便像差不多滿足卻還是有些許怨言的貓兒,踏著毛絨絨的桃色拖鞋自沙發跳下,未待螢幕中的三月將壯五自酒後醉狀的分享救出,拖鞋對地面抱怨的啪啪聲隨著整套指甲油在茶几上一字排開,由深到淺、濃至淡,清一色是京都品牌《上羽絵惣》。

        「謝謝你,百。」再次迎接夥伴的回歸,道謝連同貼心吻上對方朱紅的指尖,不知是兩人之間的誰曾經開玩笑,輕握他人指腹並緩慢上色的動作比直接吸吮來的色情,因那力度恰巧的紳士是過於謹慎的禁慾。

        「這次,希望我為你留下怎樣的顏色?」如舞曲結束須將女伴擁入懷般拉近距離,千蓄意在對方的耳環上嘆息,帶有酒氣的吐納使眼前的耳骨渲染滿意的粉色。

        「只要孩子的爸喜歡,什麼都行。」對戲與真心搓揉,都說謊言中需要一絲真實才能演出可歌可泣,所以百邊用幾乎接吻的距離回答,邊用紙巾輕撫那不知在腦內親吻多少遍的雙唇。

        迷戀是把雙面刃,被百輕柔的動作擦出笑容,千也因戀人的微愣過於可愛所以在偏頭掃視瓶罐時迷失選擇。與自己不同,百的指尖不論任何色彩皆可駕馭,一如他的包容,當然,紅色系自然最適合對方的熱情與活力。

 

        說起指尖彩繪這事,起因其實是千而不是百,本來啊,就算偶像或明星,男性塗抹指甲油就較不符合社會期待,況且Re:vale距離龐克或正統搖滾還是有一段距離,那為何兩人的色彩還是共同彩繪了五年色彩且延續至今。

        若要深論,就須從千的體質說起,在鎂光燈下自然顯現的高貴除了本身氣質的外,天生略顯蒼白的膚色也是原因之一,就岡崎凜人的備忘所註,千在醫學上是屬輕度貧血,在餐飲上須多補充紅肉類的食品,這也是為何Re:vale的便當比其他團體豐盛的原因。確實,在經紀人與公司的照顧下,食療的進行大有起色,但只有千百兩人深知,今日所食有大部分屬修補過往的勞累。

        新生Re:vale是從巢內跌落的雛鳥,能求溫飽已是萬幸,無暇顧及原先就弱小的身軀,被多份打工輾壓的傷痕累累,只能用對方口中的夢想以及睡前哼唱的樂章療傷,那時千的指甲斷裂的可怕*(註一),如百心疼而揪緊的胸口。

        所以千人生的一瓶護甲油雖用罄,至今卻還擺在床頭,他從沒對百提及過,無論是粉絲時候獻上的花束,還是一同成立團體後的紀念日,在百送出的禮物清單中,他最喜愛的還是這僅10毫升瓶中物。

        那夜平凡無奇無風無雨,但不管是Re:vale中的哪位應當都能細說,成立一年後的收入總算能於下些許零頭,千當機立斷為兩人煮了一鍋夏日炎炎的冬日進補,百則在汗流浹背的大呼過癮後拿出一直藏於口袋的小物。

        大概是央求姐姐代購的,那是即使為男性的千都聽聞過得指甲油品牌,特色是極為天然,不需使用去光水,一般的消毒酒精就能卸除,連廣告都標榜孕婦都能使用。

        這些,皆是千事後上網搜尋得知。

        當下他確實完全不理解這品牌的差異,同時比無比瞭解,百送出的禮物就算微小都是用心,也可說,就是如此微小才顯得珍貴,好比婚戒上的鑽石。

        可惜,他本來想先說出訂婚台詞的。

        「願意幫我擦嗎?」伸出比灰姑娘還粗糙的手掌,千穿著洗到發黃的的工字T,狹小又破舊的出租套屋外不時傳來居酒屋後門的嘔吐聲,理所當然上榜絕最佳求婚地點呢。

        「我的榮幸。」無法完全得知對方腦海所想,百還是正確且必然的吻上手背,力道溫柔使千笑了整夜,使極上等的指甲油也阻止不了兩人分的纏綿,使隔天早晨亂七八糟的指間險些拆了這京都老字號的招牌。

 

                .......(TBC)

 

(註一)*文中所設的千,在體質上的貧血較接近於中醫的「血虛」,會容易表現出臉色蒼白、脣色淡白、爪甲蒼白、頭暈眼花、心悸、身體消瘦、指甲斷裂……等症狀,不過西醫上的貧血與中醫的血虛還是有些許不同,若想詳細比較,網上都可以搜尋的到呦。


评论 ( 8 )
热度 ( 44 )
 

© 貓不吃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