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不吃魚

卑思與愚貓,都是我所愛之人賜予我的名。
感謝相遇在此同你閱讀的你。
感謝願意瞧瞧我一些想法的你,若在這閱讀後,能得到與我相同的共鳴,我會很感激。但若你因而產生更多觀點,我也感到開心,因為那即是你,而藉由我而能看到最遙遠又內在的你,我當無比欣喜。

尋貓啟事:
http://www.plurk.com/cat_84516

尋貓專線:
cat84516@gmail.com

心理学10题 之 唤醒/刺激【Psycho-pass II 东金x雏河 】

【心理学10题 之 唤醒/刺激】


*又是个ooc的挑战,大家快穿吃下精神安定剂!!

*然后是给  @歛 亲 的生日贺文,愚猫又来绞竟脑汁拉XDD

*同样,除了ooc外还有研究所paro,看完后绝对会染黑色向,大家真的快逃!




【让我们複习一下研究所paro】

*研究所paro,刑事课第一分队都是犯罪防治学系硕士班的学生。

学程以美式大学为主。

东金朔夜:硕三优等生,为禾生壤宗私生子。溷血儿。

雏河翔:硕一新鲜人,摄影社社长,听说是填错申请而来到此系所,原先是要往药剂师发展。日籍。

禾生壤宗:心理学系院长,为东金朔夜的母亲。

*延伸设定

常守 朱:硕二优等生,学生会会长,是唯一敢与系院长争论的学生。

宜野座伸元:硕三优等生,学生会副会长。



【唤醒/刺激】


      「……七、六……现在,倒数五秒后,不只身体将会归回于你,连同意识会交还……五,你能开始移动手指……四,尝试活动颈部……三,……」

      有关催眠,可说是大部分心理医师或心理学家应有的技术,但对于雏河翔,比起担当催眠者,似乎更加适合被催眠,尤其当催眠师是东金朔夜的时候。


      「……阿,谢谢,谢谢前辈……」


       又是一次大考后的夜晚,本来就难以入眠的你在考试期间就都从未沾枕,除了读书读到一脸埋入书阵外,一周以来几乎没能安心阖眼。还未就读本科系前,就大约知道自己是因焦虑而无法进入深眠,起初将方便当作藉口,依赖着药物,直到剂量已超出安全范围的那刻,你终于愿意正视病入膏肓的躁鬱。


      被姐姐发现后更是直接拖入谘商室,自称退休却依然窝在学校的杂贺让二教授人不坏,可是对于黑咖啡与频繁被推弄的眼镜,你还是比较喜欢自己调出来的药物。


      至少,是甜的。



      带上东金学长的寝室房门,你突然想到,学长绝非甜味的事实,可是也没办法,在不广泛的人际圈裡,东金是催眠术最高的一位,也是少数能顺利催眠你的人之一。体质上催眠你并非难事,但困难的是催眠后你鲜少能被唤醒,最严重的那次你陷入严重的昏迷,施术者是被誉为优等生的宜野座学长。总结目前的经验,姐姐与东金学长两位是你最合适的催眠师,也是你无法排除焦躁且难以入眠时会寻求的对象。但因为姊姊近期为学生会与考试繁忙,顶着熊猫眼呆立在学长房门前的频率好像变多了。


      捡起散乱于寝室的笔记,之所以能忍下不知名的惧怕寻求学长帮助,是因为今日已是大考结束后的第二天,即便考试的压力早已过去,你仍迟迟还无法安心睡眠,知晓成绩尚未公佈是你心的焦虑来源,试图因应过各种策略,结果虽能小寐,缺形成压抑,造就更大的攻击行为;当然你从未显现,但徘迴于脑海的意念已经不只是暴力与残虐的问题。

将整理完毕的砖块书放回架上,就读心理系后开始能面对自身的一些问题,而非像大学时一昧依靠药物处理,生理上过度的刺激逐渐和缓,半年下来逐渐在姊姊的打气下脱去原有的病态,把自己抛入床铺,你却苦恼的深知,近期产生了另一种更加危及的依存。


      就以依赖催眠的情况,对于姐姐重视可以侧写为崇拜与敬重,几次解剖过后也明瞭是内心中认定的女性原型,也就是自身潜意识裡,女性化层面认定最完整人格。简而言之,就是其他女学员夸赞你可爱、忧鬱中带着小温柔的「阴质」部分,如此的解析结果你并不厌烦这样,甚至是有些小雀跃,好似如此一来就能再跟上姐姐一点。由此再延伸至催眠,就不难思考常守朱能顺利将你催眠的原因,基于信任与安慰,对方要跨过你的防卫极其容易。



可是这一切套到东金学长却又说不通了。


      说起对待学长的态度,形容成戒慎恐惧也不为过。莫名的,即使失礼,你就是不欢对上学长的双眼,因为它们看的太透,透的深不见底,也因此让人下意识用其他错觉替代,那是出于人类最基本的防护,防止看到那眼中最真实且丑陋的自己,所以才常常于耳语间听闻学长的双眼有多麽媚人,或是蛊惑人心。


      不过不知为何,面对那双眼你就是无法产生替代与忽略,所以对方就算是无心的嘴角,也会勾成嘲讽的角度,耻笑你的软弱、畏惧、不负责、胆小、懦弱、以及自以为强大的依靠。


所以每次你都应对方无意的回首而颤抖,也因此被同级的霜月嘲笑多次,可是你由所不知,也就因自身而无法看见,在心灵中,你存在流淌着一股孤傲和倔强,这就是直视东金时,你不会下意识地忽略进而一步做出投射的保护行为。


      无可控制,面对这般的威胁,本能中你是反抗且傲气地疯狂直视,如同挑衅、譬如宣战;但又因你矛盾且压抑的性格,身体毅然背叛内心,行出胆小且惧怕的行为。


      令人抓狂的刺激无时啃食你的神经,在有对方存在的时空,呼唤你溷沌的本性,产生表面如同虚象和防御般更加柔顺的表现,你挣扎于理性和理智,搁浅在意识的断层,在活与死、本我与超我之间,不可否认的,享受着。


      是的,你明瞭自己是享受的,不然早已逃离,不会一而再、再而三,踩颤抖着脚步去敲响那扇漆黑的房门。你在试探自己的理性,折磨那条底线,以看似卑微、胆小的大胆无理行为去破坏自身的理智。这是你无可自拔,尾随东金的原因,口头上尖叫着不要,仍义无反顾跳下深渊,如此表裡不一的恶习好比是先挑逗的强姦。



      啊,所以对方也看得出你胸口的污秽,所以每此都弯下彬彬有礼的弧度,为你打开噩梦的大门,邀请你假借催眠的谎言,走向疯狂的极致。

      这就是为何你能被对方催眠且安稳入睡,因为全神关注于对方给予刺激的双眼,早已沦陷。*




      *注一:「……到目前为止,对催眠反应性之预测力最高的人个特质是全神贯注。……」

            撷取至《人格心理学P.91》作者:Jerry M.Burger


评论 ( 1 )
热度 ( 4 )
 

© 貓不吃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