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不吃魚

卑思與愚貓,都是我所愛之人賜予我的名。
感謝相遇在此同你閱讀的你。
感謝願意瞧瞧我一些想法的你,若在這閱讀後,能得到與我相同的共鳴,我會很感激。但若你因而產生更多觀點,我也感到開心,因為那即是你,而藉由我而能看到最遙遠又內在的你,我當無比欣喜。

尋貓啟事:
http://www.plurk.com/cat_84516

尋貓專線:
cat84516@gmail.com

邱乔【边境协约】 (四) 毀約


瞪视空白的琴谱,已磨损到弯曲的弹片在烦闷下却持续接受摧残,无法相见的消息在好几日前就收到,但是日积月累的思念又有谁能发出登陆紧报?

深知跨校举办的万圣节舞会十分盛大,学长也并非蓄意不参与社课活动,但你内心总有掩饰不了的一丝失落,虽说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但现实在于若不朝夕相处,谁又有个爱上对方的机会;一见锺情后的专情只限于童话故事中的梦幻世界,实质的放于眼前就被戏之为繁花血景,同样的暖色系却有着相反的结局。

所以望不进对方眼底的思念,最后除了遥不可及的加深,也会不会有变质的可能?你觉得是有机会的,因为这寂寞时在过重又过深,连吃着学长喜欢的甜食都会感到苦涩。抿着嘴,你姑且放过杯中虐杀到不知形体的烤布丁,转身捞回吉他与弹片的动作被一旁的沐橙学姊阻止。

「小邱非今天先休息,好吗?」看似万丈千阳的微笑,但学姊的嘴角不知怎麽的就写着不许顽抗的字句,原因你也清楚,同样参加跨校舞会的表演演出,D大调卡农却被你弹奏的像是要跟楼下的热音社一起去砸电子琴。

「不好意思。」面对自己的失态,你认真地道歉与反省,却换来学姊有些失笑的语气。

「不不,小邱非弹得很棒。完全零错误,音调完美。但就是,」声调渐缓只存残音,「太寂寞了点。」飞快地拉开在耳畔留下的悄悄话,学姊俏皮的对你眨眨眼睛。

谁说只有一帆学长也有洞悉他人的能力,被学姊赶回家的你看着车窗外流逝的夜景,倏然发现学姊对于「寂寞」也有着异于常人的观察力,所以开始深思「回家」的意义。


「所以小邱快回家吧。回那个有人会等着你的地方。」

转动钥匙,倾听着锁头转动,你觉得内心似乎也有哪裡被缓缓开启,因而知道等待的意义不只是在玄关摇着尾巴的战斗格式,放下背包,不是为了定居,而是轻装上阵,再次启程。

摸了摸仔细对折的纸片,由笔记本撕下边缘轻骚指尖,催处着你扬帆的渴望,如同海盗般探索与冒险,去找寻人鱼咏唱的、不会变质的永恆思念。


*

明明在纸片上的地址只有短短一行,两人之间的距离却如此遥远。

让战斗格式用开荒的兴奋向前走,鲜少有些紧迫的鍊子也扯动你的内心,只是单纯想去找对方就行动,这样的行为虽称不上莽撞,社课早退而留下的空閒与战斗格式多相处也不算错误,但初衷的不同还是令你心跳加速了些许,于是你忍不住思考,自从遇见一帆学长后行为上的冲动是否又增加了许多。

你想确实是的,与学长在初遇后的归家、是否能带一寸灰到校的提问、社课后在校园的遛狗;以及夜半查看终端器是否还开着的头像、几集多封爆手速打出却曾未记出的短信、还有更多,无法完整创作且弹奏的心境。

是的,你确实找到了一直追寻的音符,觉得完美与完整的同时也体会到了无法言语的心境,像是本来不会言语的婴儿只会咿咿呀呀的呼唤所爱之人,但当你学会在辞海中穿梭,你才理解这份喜欢、这份欣喜、这份爱意是无论用什麽都无法比拟。

也因此才会感到相等的寂寞。


前几日的痛苦称得上是毒瘾者特有的戒断症状,空虚的令人发疯、频频抓狂,当然平静的外貌依旧平常,但琴谱上如狂风暴雨横扫的音符洩漏情绪,更加专注于学业上的严肃,也让叶教授与沐橙学姐不约而同要求你稍稍暂停。

不该如此任性,多次丢弃乐谱后你靠着谱架的冰凉反省,恋人的陪伴与否不能成为日常运转不良的藉口,思念可以用音乐表达,孤独可以用行动排解,但不可成为耍脾气的理由,那样的自己不够成熟。但你有所不知,陷入爱情的人没有一个是成熟的,渴望爱意的双方各个都是令人怜爱的孩子,恨不得由对方紧紧拥抱。

可是这一切又跟有条理、甚至拘谨的本质相违,于是你开始束手无措,过程中不只一次尝到手忙脚乱下的甜腻,手足无措的羞涩,多少次迁怒似的埋怨自己,是你不够镇定,没能好好准备与副盘的练习。

相见的那瞬就了解,彼此是相像又正反的背影,随和与整密该怎麽融合与激盪,你到现今都还在学习,只是越是训练,你反而看不见尽头,像是没有等级上限的游戏,看不到满级的奖励。又矛盾的,你从不追求奖励,只求路途中有那人相伴,这也是你走向未知街道的动机。


都会边缘的道路比市区整齐,没有过多繁杂的巷弄,简单且乾淨的使夕阳显得更加美丽,这也许是因为晚霞不再困于高楼切割的天空,而是立于道路的尽头,洒落恋家的忧鬱与期待,无私的伴着所有归人直到门前。若说你整密的道路,那乔一帆就是之上的斜阳剪影,一则是你的个性与态度,另一则是他的温柔与包容,所以你对着「家」的大门微笑,并带着宠溺的眼神证明,就算是永恆的路径与瞬间的光影,也能契合成令人落泪的风景。

倚着矮牆,你推测现在还不是对方归家的时间,但光是站在他会回来的住处,等待着他人的归来,内心那喘不过气的孤寂就能被染上夕阳的色调,暖和了双颊也鼓动了左心,重要的不是他何时归来,而是等待与期待互相依靠的时间,对于还未正式说出喜欢的你们来说,这样就足够。乖巧安座于脚边的战斗格式也没有因为嗅到玩伴的味道而显出情绪,不时扫动秋风的尾巴静静的伴你将晚霞染的更红,共享这等待滋味,品尝如酒樽般的寂寞,止渴的同时撩起火热的思念。

也许喜欢的一部份就是如此,苦求朝朝暮暮的柴米油盐,也需要燃烧银汉的想念,西风抚过脸颊,望着落叶的鲜红随着记忆中的关心上升,你在细细背诵每一封简讯的过程也想像着对方归家的模样。虽然总是发来早睡的提醒,却与隔着虚项的1与0对望双方都还未暗下的签名;还有明明报告即便卡到焦头烂额,仍执意要在社课后共享散步;归家后因为练习声乐而熬夜并直接倒在桌上睡去,隔日因为小感冒更不能唱歌等等。

真不知道是谁在照顾谁,踢着比乡愁还长的长影,你也习惯性地检视自己的过去,不难发现自从彼此的出现,不该与你有关连的冲动增加了些许,投身于谱曲所表达的都是对方的背影,于是有些愚笨的,为了某种心境去尝试了不擅长的烤布丁,因你依稀记得那是学长最喜欢的甜食之一;也有些无理取闹的单方面渴求对方的录音,虽一而再、再而三的期待从未说出口,内心的自己早已认定对学长造成困扰而责怪。

可以认定是你拘束下的小小任性吗?

羞赧的袭来总是出其不意,你却也渐渐习惯又酸又甜并脸颊发烫的心境,倏然间你在滚烫热度下才想起,若归家的学长看见在此等候的你是何等的窘境。将羞红埋入掌心,为着你后知后觉的冲动搜索正当理由,不管如何的假设与辩论,你还是在无法在爱意面前提出上诉,你千夫所指的谩骂中,在没有任何证据与辩护的状况下被判终身无期徒刑。


该逃离。内心还未做下决定,身体早已反应,所以顺着晚风,飞奔的速度划分夜色,于切割昼夜的那瞬,气喘吁吁的沉重换气打击心脏,也沿路敲响了一盏盏的路灯与星光。慌张的猎物在逃跑时总忘记四周明显的提醒,所以才会被逼入险境并失去性命,而当你注意身处上风处的逆境,早已落入对方的陷阱。说是陷阱或许只是嫁祸的责备,但不可否认的,若命运事先警告,乔一帆本身就是你最大的陷阱,不用思考,你还是会义无反顾的坠落下去。

微微仰头望着站在阶梯之上的身影,令你停下的原因就在那裡,路灯的鹅黄渲染他的笑意,所以整片星空都连成了微弯的眉宇,立于脚边犬隻因化为晚风的斥侯早先得知你们的行踪;如今,眼前的恋人大摆空城计,微张双臂将你骗入危机。

真是失败的战略。背负着败仗一阶一阶的向上踏去,你却抱着比上断头台还潇洒的心情,拦过对方的手臂圈固自己,你不禁想乾脆就这样投奔敌国,反正有他的地方就是故乡。


*

贩卖机掉出的咖啡是不甜的碳水化合物,皱着眉摇晃掌中的铁罐,要不是晚风渐冷,你也不愿求助这廉价的热度,而或许是因为两人意外有的空閒都十分有限,冷风快速地霸佔半罐饮品的空间。轻触的靠肩应该能称的上依偎,可惜这样的亲暱还不足以抵御十月底的寒意,但也有可能两人都只穿着运动用的长衫的缘故。想念与思念都还未组织成语言,微带责备的关心便先行脱口,异口同声的询问「怎麽穿的这麽单薄?」于呆愣后惹来双倍的笑容,累积多日的孤独也在笑声中化成粉末,原先厚重到扼杀呼吸的孤单被轻鬆的卸下,此时你才发现有些事情在恋人身边竟变得如此简单。

喝尽饮品的时间,在对话后发现双方都被亲友从课业与活动上轰走,说是再如此拼命下去明日一早全员都要来学校收尸,但不是被操劳死的,而是寂寞死的。

「没听过兔子太孤单会死掉吗?」看着学长用完全不相符的画风模彷叶修教授吸菸的指尖,虽没有教授那骨感分明的色气与美豔,修整整齐的指甲镶在圆润的指头,即便伸直也还是有着可爱的弧度,像极了这人脸上的微笑,令人联想幼崽在怀中撒娇的轻哼,在胸口与左心骚出的爱怜和宠溺,是那般自然的宠爱、是那般的本性的溺爱。而名为「邱非」的人总这般认定与笃信,却不知道这是他独有的印痕。

不过两人同时被驱离工作岗位时间恰巧的都是今日下午,所以你们不得不用阴谋论的的角度去怀疑,身边的友人是否有贿赂与串通的嫌疑。同时你们猜测到这次巧遇的契机,原来不只你有后知后觉的鲁莽呀,看着眼前的学长侧头骚骚脑袋,笑着说邱非住的社区可真複杂,要不是有一寸灰跟着,他不只连学弟的家都没找到,还会在裡面迷路呢。

面对这腼腆到犯规、和煦如夏日的侧颜,你是否能大胆且狂妄的想像,彼此都有那股想赐予对方惊喜的渴望,以及寂寞到身不由己、想见面的渴望。

「那是因为我这边社区的区域编码是由内而外。」越往内走越是在乎,如同我对你的沉醉。

「嗯,我知道。」

「知道还迷路?」

「可能是不小心的。」

不小心还有可能的机率吗?

短暂的问答完全不合逻辑,但你从今日下午的冲动后就完全抛去你一直依靠的理性,但也因此才能让两人在感性道路上相遇,本该,你们的命运是两条反向的平行线,背对背的与自己的另一半愿行越远,可幸地、可泣的、可歌的,你们都无法抗拒从灵魂深处而来的呼唤而回首,于是一眨眼,两颗心之间没有了距离,共用同一条主动脉的脉搏连你都忍不住震撼到动容。你们在谈话间卸下了所有装备,并拉近了双方现实上的距离,倚靠在彼此的左肩,倾听同步的心瓣雀跃的高鸣。


「我还以为邱非都没有想我呢。」细小的撒娇与抱怨洒落左肩,无色的声线怀念到落泪,曾几何时这人的眼中的秋水已成了你心潭中的泉源,一点一滴都化为千山万水,汪洋与天澜。

怎麽不想。

纵使王座摧毁、头颅高悬,你也会一曲终了的回眸撕毁条约,只为了跨越重重国界再與對方相看這超越歷史愛戀。



-------------------------------------------------------------------

每次寫用這種方式寫作真是有愛又恨

油畫需要養色,華美的詞藻需要捨棄與反思

可恨愚貓文學底子如渣,還請大家多多見諒QAQ

评论
热度 ( 4 )
 

© 貓不吃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