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不吃魚

卑思與愚貓,都是我所愛之人賜予我的名。
感謝相遇在此同你閱讀的你。
感謝願意瞧瞧我一些想法的你,若在這閱讀後,能得到與我相同的共鳴,我會很感激。但若你因而產生更多觀點,我也感到開心,因為那即是你,而藉由我而能看到最遙遠又內在的你,我當無比欣喜。

尋貓啟事:
http://www.plurk.com/cat_84516

尋貓專線:
cat84516@gmail.com

邱乔【边境协约】 (二)初战

请搭配BGM 謝謝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VrDY6E0X7bc


*


 因电梯提示的轻响抬头,你看着电梯间漫长的队伍,所以挪了挪左肩的斜帆布包,最后晃着不算沉重且近乎褪色的印花Peace,以磨损的力道走下楼。平时你是不怎麽走楼梯的,但不是懒惰的缘故,而是自己莫名的喜欢隐身于人群中,享受吵杂的宁静;只是偶尔走下这半露的阶梯也好,踩着九楼的早风你伴着麻雀的羽翼不由得笑出声。听说这没有玻璃的单面天井是清洁人员在颱风来临时,最痛恨的清扫范围,却传闻也是恋人们在隔着刺眼的立体影像都无法填满思念之刻,最常一同暗访的秘密基地。

自半脱落的鞋尖转过六楼自五楼的交界,你突然想到自己还未曾想像,未来的某夜将会轻拥着谁,一同欣赏着逐渐沉睡的校园,于是乎你又回忆今早与叶教授在洗手间漫无话题的谈天。当时上课的钟声早已响起五分钟之久,但你无法催促眼前的男人加快吸菸的速度,不攸关无礼,而是综观大局,你不得不让严重违反校规的教授在厕所内,偷偷摸摸抽完三根菸,因这关係到等等两小时的上课品质,可是你是否有必要一同下海、带着吸入二手菸的伤害、并持续让教授跳痛的询问你的近况,在事后你认为非常需要商榷。

而再次记忆邱非这名,便是在镜像的菸味苦涩地融入水体时想起,你仍旧记得,一年前在全国第一志愿的大学内,坐在最前排、宽广却稚嫩的背影。


从后门边的视角看去,印入眼帘的是由垂直与水平精准架出的钢之羽翼,坚硬、高强,带着倔强、毅力的金属光泽,以及,流淌在之中的、炙热的内心;没理由的,在切割暖阳的窗櫺下,你对邱非初见的侧颜竟能在眨眼间忆出这样的形容。似乎第一眼就明白你们是所谓的相反与近乎相同的相似,也好似初见就知道彼此是极为陌生又熟识。邱非的眼神是切割人群的清明,绝不同流合污、是绝对耀眼且区隔的存在,连望向讲桌的眼神都是高挂天顶、众人仰望的天狼;而你,存在于喧嚣中的安静、是溷乱的安定,如同恶水下的静流,潜伏于人与人未牵起的双手间,那股几乎停带的气流。

你们不同于个性、造型、举止、谈吐、观念,是甚至连颜色都形成对比,枫叶啮出的鲜红饱满,容不下你无色的水蓝;但你们相同的,都有块隐密且无人能扰动的宁静。

未明瞭是如何看见这一切,但你、乔一帆,对人的第一印象总是准确,可算是探究他人内心,曾敏锐到被通学社会科的叶教授赞叹为第六感,也因为高中时在演讲会上的叶修这般回应,让你终于下定决心离开文科,转向研究人与人之间的人类学;给予自己信心、让自己的能力完全发挥时,也开始找寻自己。从那时,你知道自己一直在寻找甚麽,既不安又期待,你经历了频率不高的失眠,连致电给远方的促膝好友──你可爱的小魔术师──都无法浇熄那股乡愁与慾望。

可是区区凝视未知名的学弟的容颜,有一阵风总恰好颜着他的眼角抚过你的左心,在你从不扰动的水镜留下一抹倒影,于是乡愁便有了形体,慾望也得以形容。

有次,你因为心软与失眠的无奈,询问路边穿着破败衣裳的婆婆转动历史的契机,但又有谁能真正看破命网,直触天机?况且只是平凡且几乎透明的你。

所以你只在对方的背影中看见能逆风翱翔的不屈,从相对凸显才能的年幼背嵴上突出;此时他人或许觉得邱非的年龄反而成了最大的枷锁,但你却不如旁人惋惜与担忧,因为他连拿出笔记的手指都是那般明确,细腻的笔划即是一步脚印、一滴汗水的成长,也正是如此,一年前在叶教授的办公室内,你与邱非的常常额外交上的专题报告与研究,竟是同样的要求。

从那时你就记得邱非这个名字,即使对方从未在点名的回首曾未对上你的视线。


再用轻哼小调的愉快跨过三楼到二楼的界线,你知道自己是开心的,可是原因不明,也不愿探究,因为当快乐去检视快乐,纯粹的欢喜就不存在。不过冥冥之中你清楚这开心的缘由,因为你曾怀念过从后门望去的背影,于是今早因为迟到而向四周的同学投去歉意的微笑、并在早晨的浮躁中轻易认出那切割人群的背影时,本该是清澈透凉的微笑被稍稍加速的心跳渲染了一涟秋红,渐层为初恋的粉色,也因此扩散;由你成为穿透中心的水滴,激起了名为平静的水波,稳定教室内的焦躁。而现在你依旧扩散着这心跳加速的宁静,在你的小调跟着秋风熘过微启的安全门,并通往处处未知且危机四伏的未来。


*

社会学系的大厅由玻璃架起,象徵所学曾未与人群分离,也代表着这社会既有的脆弱与强韧。半挑高的设计让二楼被挖空大半,不过仰头观望看似悬浮于大厅之上的二楼看台,许多人因为它配色酒红的砖块而联想到玻璃瓶罩住的老街骑楼,像是有人将过去截断,并小心收藏于这交错过去与未来、新生与亡佚的玻璃棺。

顺着吉他第一弦延伸而去,午后的阳光自二楼直降的落地窗收缩琴头,在旋钮上凝结成一颗颗暖色的艳阳,C调的大三和弦不知觉的伴着光与影的弧度从指尖倾泻而下,亮晃的在你身后的玻璃度出了淡色的七彩,成了吸引学生目光的前奏。


你一直不是愿意表演的社员,若是参赛的自我挑战还免强接受,但类似这种在众人面前随兴的演奏,你该是说什麽都不答应的,因为你觉得古典吉他不适合在溷杂的人群中独奏,它该明亮,却因为过于柔和而让纷扰沾污了清澈,区区假想,你便觉得极为不快。若是真心热爱这旋律,那人就该自己追寻着和弦的音阶,一步步的来到虽老旧,却褪色出醇厚的简朴的教室或社办。

而自从入社后你便一直向前追求着甚麽,稳扎稳打的学习下浅藏着骚动的焦躁,不同于学习上面对知识深渊的沉静;面对学业,是汪洋,或是潜入深海的感觉,但是音色中的缺块,是只能藉着朦胧月色前往未知的旅途。

看不见前方的忐忑,连你曾誓言要超越、却仍不减关爱的教授都不只一次的点出你的失常,有时是报告上不该出现的小瑕疵,有时是点名后你总是无法压抑回望的冲动。

即便社团老师与学长姊都赞叹你在初学吉他就有的快速进步,但你就是不满足,且深刻的知道自己缺少了什麽,不是伴奏也不是合奏;你只觉得由内心谱成的乐章不论如何演奏都显得过于单纯饱满而单薄,虽色彩柔和鲜豔,就是显着没有厚度而孤单寂寥。

你的弹奏是独立树梢的秋枫,只能一个人忍受北风渐冷的寂寞,它早该落于明潭之中,与水面下那个与自己相似又极为相反的「他」共享光影虚幻交错的亲密,可是徘徊于练习室与社办的你低首拨弦了12夜圆缺,仍迟迟不见音符的风声将你吹向何处。

但你不曾气馁,进而认定,你必会在社团或是未来的赛程中,遇到这宿敌般的知音,但怎麽就是没想与「他」的相见会在你最不愿演奏的人群中,所以你才暱称他为你人生最美好也是最大的变数。


提到变数,当你因为场地位置而免强考虑表演时,沐橙学姊那瞪大的表情在一日内登上了T大匿名版的十大传说之一,倒不是显现吃惊表情的学姐失去了校花的风采,而是听说,见到沐橙学姐这般面容的人都不存在了,当下所有吉他社的成员还能生还真是一大奇蹟。

传言就该去证实,并探讨事件后的真伪,一直以来坚持着这想法的你最终在叶教授的办公室内找到了所有证物的归属,了解教授的离职与转校没有表面上简单,而早在3个月前就被资遣的崔立经理与刘皓副教,更是在你脑海中竖起了极差的印象。

但是这一切又跟沐橙前辈何关?你认为那有关叶教授与苏学姐是乾兄妹关係的传言,应该不是区区他人无心的猜臆可以言尽的。


而当明瞭这全部后,你更是无法推託这场表演了,毕竟今年便是沐澄社长在吉他社的最后一年,面对越渐稀少的社员与冷清的社办,不经意的,你常在与前辈共进午餐时,感觉到她语气后的不捨以及逐渐冷却的期待,伴着複杂的小调和旋一遍遍练习。

于是在讨论表演场地与时段的期间,你蓄意漠视着其他带着不愿却终究点头的社员,因为比起人情债的说法,你认为这是种责任,对于社团、学姊、吉他还有自己。

这也是为什麽你会独自一人利于J大的社会学系大厅,这是你蓄意的走位与条理到微感凉意的策略,在不愿与其他社员合奏,也期望能完美的弹奏出对学姊感谢的地图选位下,座标就只剩这跨校友社常表演的场地,有了选图的优势又加上是你所喜爱的场所,那瞬你也被必然与巧然美丽的交错困惑了。

喜爱上这裡也不是单单的设计就可以断定,半挑高所造成的广阔可不单侷限于视觉,在玻璃内折射与润色还有比月色轻柔的低音,跳跃于酒红的砖块上的则是高音的轻颤。

造成你如此倾心的原因是这大厅特有的回声,自玻璃虚像后传来的合奏让你不像一人,轻挑造成的擦音持续的抹过每个人的耳膜,上个合旋还未讲完其中的低喃,下个明亮又随着阳光暖暖的包裹,好似大调与小调的交叠永不结束,如交织于宇宙的两道光线,除非偶遇许愿的流星驻足,不然就一直伴着彼此,前行一个又一个永远。

可是偶尔抬头环顾,所谓的真实又明白的告诉你是孤独一人,独奏的事实不会变,也因此那些虚像的合奏才显得美。


本该只是如此,你也认为这就是此地最美且最大的极限,但是一股陌生又熟识的声乐加入演奏时,你才有了不只如此的空旷。声乐不知从何而来,清澈的声线分不出男女,也或许根本不必在意,无意义的轻哼与长音没有歌词,反而更能渲染与显明歌曲在每一个人心中不同的共鸣。

你甚至怀疑那是不是声乐,贴合琴声歌声到像各人内心的声响,只是本该困于内心的感动随着这引流全数宣洩成汪洋,伴随着他人的过去与自生的体会融为一体,突破了区区玻璃架出的大厅,透明且无色的扩张着,沿着逐渐消失的转音上升再延伸,像是伸手就可以触摸星空那般。


而你也真的跌入了夏末太过灿烂的银河,才俯身拍去沾湿衣角的星光,你终于在这次的回眸中望见了隐藏在光芒延伸后的淡淡水色,在秋风铺成的道路掩饰众人视角的熘到安全门后,在最安全也最危险的地方找到了你一直在琴谱间缺少的那颗音符。



----------------------------------------

【密函‧小剧场】


咦?你问T大匿名版的十大传说的第一名是什麽?

是场社会学系辩论大赛的37连胜呦。

题目由全国博士出题,各国教授参与辩论,然后有一位名为「君莫笑」的参赛者在打倒所有顶尖的37名教授后胜出。

但谣言说奖金目前放在我们冯校长的保险柜,因为那名参赛者说要留下一场,等某人挑战,战胜了就可以拿走奖金,但目前还没有人成功过。

是不知道奖金有多方丰厚啦,但同学若你想赚点大数目的,不如试试第二项传说,只要找到校门口伞店老闆与某一位教授合照的相片,就可以有1千多块可以拿耶!

啊,不是现在那位绑高马尾的美人啦!她是隔街网吧的老闆娘,不知道受谁的委託才偶尔顾顾伞店的。总之,有人说前伞店老闆可是个美男子,只是不知道为什麽不顾店了;不过看现在10年过去,价格不减反增,只差没明确打出「寻人启事」不然我也怀疑是不是闹失踪。

可是看板主仍然定时加金,应该不是啦……


评论
热度 ( 5 )
 

© 貓不吃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