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不吃魚

卑思與愚貓,都是我所愛之人賜予我的名。
感謝相遇在此同你閱讀的你。
感謝願意瞧瞧我一些想法的你,若在這閱讀後,能得到與我相同的共鳴,我會很感激。但若你因而產生更多觀點,我也感到開心,因為那即是你,而藉由我而能看到最遙遠又內在的你,我當無比欣喜。

尋貓啟事:
http://www.plurk.com/cat_84516

尋貓專線:
cat84516@gmail.com

邱乔【边境协约】 (一)导火线

请搭配BGM 謝謝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MOg8Cz9yfWg#t=103


*

Liberty, love! These two I need. For my love I will sacrifice life, for liberty……

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


*导火线


说实话,在课堂时你曾未留意对方是否出席,并非你特意疏于人际,也不是大学生特有的冷漠──或明确的说,当不得已小组讨论时,才会移开的视线与善意,从各式的终端器之上──而是叶教授的课程一向座无虚席,因此要求由愿跨校选课的你去记得每一张面容,实在是项艰难的要求。

但更为事实与现实的,外校生的身分加上他人旷课或翘课的种种因素,在这星一又早八的课堂,通常是他人记得你直与横的背影,而旁人在你眼中终究只是一团模煳的色块,当然,几乎快溺死于菸味的叶教授,还有那个「他」除外。

第二次查看腕心的时间,前日才调过的秒针准确地告诉你,叶教授再次迟到了10分钟;近乎闻不可见的皱眉,你对于整点的执念虽没有张教官来的严重,但越见浮躁的教室,只让你早晨好不容易退下的低血压渐发头疼。在你怀疑魏组长这样的排课时间到底是为了欺负学生,还是居于老交情纯粹噁心叶修的同时,四周的环境在你毫无察觉的情况下,逐渐安定。

若不是因为之后注定的偶遇,你可能多次在轮迴的人生道路上与「他」次次擦肩也不自觉,但可不只你错过了这麽独特且温润的他,坐于拥挤、昏沉的早八教室,多少人不明白也不明瞭让他们安静且平静的原因。他们不曾知道,有关熬夜消夜早餐报告的谈话,都终止于一个如水的浅笑,像是有礼的讯问你是否早安且安好,如同关切你昨夜的梦靥与今日的烦恼,还有适当的提醒上课应有的寂静和礼貌;他就如史诗上的转捩,但绝不发生再在血流成河的战役,所谓的前因与后果或许相隔百年之久,而它往往只是一弯勾唇、一场拔刀相助,或区区只是一曲终了的回眸。于是多次的现在回想,你能说自己与他,是偶然也是必然;只是当下,还不耐地等着那隻向世人宣告遂眠不足且菸纸中毒的纤纤素手,在白板写下与邋塌外表不符的工整板书,你总在崇拜中多次怀疑,台上的男人麽会是人类学史的权威,你自己也才刚窥见串起人与人之间的牵绊,就臣服于区区「乔一帆」这篇段代史。


你并不记得,但与一帆学长的初见不是在J大的早八。

当你还是小大一,且叶修教授还没有因为行政因素转校前,你们三个是在T大相遇的;而那时,跨校选修的,是学长不是你。

第一志愿的T大与教育体系为主J大相距不远,只有四个公车站的距离,所以两校的学生也常进行联谊、併社或是跨校跨系的修课等,体制上也曾经思考过併校的可能,但因为教程与师资的複杂因而作罢,而相差一届的你与学长,便在叶教授任教于T大的最后一堂政治学上多次擦肩。

那堂课该是T大社会人类学系的大二必修,但与大部分的同学不同,入学后便开始规划学程的你在跑了多处室后,终于申请到旁听的资格。当时还有些稚嫩的面孔对于系上的学长姐似乎有某种致密的吸引,木讷且不太喜欢交流的个性也不妨碍你成为大二群的新宠,后来你的恋人才告诉你,那是因为邱非在认真时的侧颜总是耀眼。

叶教授也曾因此受到了最补刀的直伤,在他不时因为你是新生而调戏时,拔山倒海的挞伐声就会倾盆而下,卫星射线般强大的火力线在讲桌炸出一团团蘑菰云,而学姊们才刚退下,学长们便不甘势落的拿起各式点心充当武器,闹的政治学不像政治学,说是政治史还恰当些。

可你知道,那是学长姐与教授间的熟识,又因稔熟而产出不捨,更又因珍惜生出疯狂。「都说是最后一年了,得好好送老叶这傢伙。」自称系草的方学长在去年饯别会上,边说边从身后搓出续力已久的奶油蛋糕,往教授脸上就是极为猥琐的一击。

对于前辈们的关心,以及,教授赏识你的能力而严格点的要求与指导,你都心怀感激且珍惜,但却也因此遗漏了总是坐在后门边的,一张明淨止水般的笑颜。


或许曾在点名时将对方的名字停泊心头,但又在过于複杂的座位间迷失了简单的音节,所以你不知道在多少次的回首中,错失那渲出的斑然色彩的透明,但又在不知不觉的春秋中沾上一丝水气。

这裡的下课铃响比原校悠长,不小心闯入教授遗留的烟味,你在按下电梯钮时思索,并在调整右肩吉他袋的同时,对着来不及赶上电梯的同学们留下一个惭愧的眼神,但方才还遗留在关门符号上的馀温却轻轻托起你的嘴角。

没办法,对于等下联合的社团迎新表演,早在你近乎无波的内心迴响起一波清清的涟漪,并在电梯清脆的铃声下反射于人群后,另一双清澈的双眼。



----------------------------------------

又是被親愛的好友  @防風洞 安利了新cp

至於另一篇腦內構想的喬高文,因為細節一直無法連貫,就麻煩大家稍等到聖誕節了。


评论 ( 1 )
热度 ( 7 )
 

© 貓不吃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