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不吃魚

卑思與愚貓,都是我所愛之人賜予我的名。
感謝相遇在此同你閱讀的你。
感謝願意瞧瞧我一些想法的你,若在這閱讀後,能得到與我相同的共鳴,我會很感激。但若你因而產生更多觀點,我也感到開心,因為那即是你,而藉由我而能看到最遙遠又內在的你,我當無比欣喜。

尋貓啟事:
http://www.plurk.com/cat_84516

尋貓專線:
cat84516@gmail.com

【舊家/白篇】第一章 ──全職x盜筆x凶宅 混合同人

*cp:瓶邪。伞修,乔高。朋我。

但是男一几乎都没有出场。秦二小哥快回家!!!

*出场人物:吴邪,秀秀,王盟,梨簇。叶神,沐澄,一帆。江烁,白开。

*时间轴错乱。

此章吴邪为沙海邪;叶神拿到总冠军世界赛回来;第二本结束的江烁。


*此篇吴邪、王盟、叶神与沐沐女神上线


《第一章》


*

叶修是被摇醒的。

还未拉开眼帘,鼻腔便被袅袅的茶香佔据,暖而定心的沁凉反倒将你往梦乡沉沉陷去,你知道先前摇晃你的那双手可是不许的,但西湖秋风宜人,昏昏沉沉听着对方继续将茶具至于桌面的动作,你在暖壶与沏茶的过程中往弯臂间缩了缩,丝毫没注意到对坐脸上不怒返笑的神情。

上等白瓷相碰的迴响固然清脆,但在将要入眠的人来说,似乎就没有那的美好,冥冥之中你知晓对方在沏茶时分明没有这麽多声响,但踏于现实与梦境之间的你无法发出更多的抱怨,不满的呜咽声被沸水蒸发,再被倾出的茶水遮掩,待四周好不容易恢復平歇,铺子的主人却隔着青花的距离,半掩着嘴角道:「叶修,你在不起来,我可要把茶水给你的菸盒喝了。」

瞬间,你爆手速的菸盒从滚滚茶水下救出,言必行的对方还真的将茶水洒于桌面,看着在案上氾滥的功夫茶,你所心疼的可不是那一泡铁观音,而是这下睡懒觉的地方可真的没了。

「我说吴老闆,你可真狠呀,就不担心哥闪不过,烫了联盟的手?」你边说着边掏出一根菸,点上;而对坐的吴邪也没有回答的意思,只是示意了一下隔帘的伙计,很快的对方就端上另一盘茶具,也顺道拿来了一盒黄鹤楼。

说来跟吴邪的相识也是因为这菸。


*

世界联赛回国后,兴欣队长的职务就正式落到沐澄身上,而也许是得了世界冠军所以大家过于兴奋,或是同时意识到叶修已正式退役的事实,除了一帆、罗辑与文逸不得不归家一周,今年的夏修上林苑可就有些热闹过头。

对荣耀不减热情了你归国后,马上从叶秋皮夹中拿了不用签字的银卡,隔天就在陈果瞠目结舌进了练习室的门,倒是沐澄早已泡好了两碗泡麵,麵条弹性恰好──180,一秒不差。

而因为着手执行着接交的磨合,君莫笑暂时只能在抢Boss的溷乱中一身花花绿绿的亮眼出现,在谩骂与文字泡的夹缝中拖走Boss后,你马上拾起多种枪手系的职业,在副本中与战队研究着以沐澄为主干的打法。

可能是因为在你身边跟的久了,作为主干的沐澄渐渐地做的越来越出色,垫落于团队之后,便是最强的防护;冲锋于众人之前,也有当年斗神舞动却邪的味道;而与同伴比肩更不用说了,雪花火力线好比一张蛛网,要将踏入的猎物炸的灰飞烟灭,总之除了即时的战略与竞赛中的抉择还得更加果断外,目前的交接可说是进行的非常顺利,甚下的也只能等到比赛现场才能调整了。

于是在蓝河多次代表蓝溪阁传来一张张哭脸,还有战队众人都被你在竞技场虐下不止一遍后,终于开始觉得清閒的你不得不走到远一些的便利店去买菸,顺便调戏一下电话另一头的挛生兄弟,当然手机可不是你的,下次得叫沐澄把娃娃换小点,这样结帐时不好夹。

而你与吴老闆就是在这种期况下巧遇。


过程也挺轻鬆平常,某次你操着神枪手半夜等Boss刷新,累了、口袋一摸,恰巧没菸,而那晚整个练习室也不知怎麽的,就只甚下你与一旁的沐澄。揉揉双眼你知道自己真的是累了,所以走出上林苑时,你就靠着直觉往便利店去,反正总不至于撞到电线杆,但迷迷煳煳之间,你居然走成了好年前,从与苏家兄妹同居的小套房到网吧的路线。

即使是同一个区,但一个在南一个在北,两边的路八竿子打不着,等你发现似乎有些不对劲时,两侧也只有亮晃晃的路灯与你相视无奈。好在这区在杭州也算繁荣,不慌不忙地再向下走两个路口,你看到一家便利店就在街角眨着眼。

向热心的老闆问清楚了回去的路,你数着口袋中的零钱,铛铛的声响加上暖黄的灯光,让你想起好似才不久前的夜晚,有一个傢伙在黑赛时不只掉了装配,还失了经验。即便后来你用刚30等的却邪,打的作弊的那方强退然后落慌而逃,两方撕破脸的局面不只让你与他一毛钱都没挣到,而口袋中剩下的零钱也不够两人作末班车回去,最后你们只好数着晃的刺眼的路灯,一步挨一步的走回家。

回忆到此,你不经低头对最便宜的那包西湖呵呵一笑,而折射于菸盒上的橘黄像是承受不住你的轻笑似的,溢满了你两手洗不尽的烟味。


顿时你发现自己忘了带打火机。

这下可不好。从上林苑出来时还在泛困没有甚麽太大的感受,但加上迷路的这段时间,烟瘾可真的来了,正想回头问问便利店的老闆是否可以借,转头之间你瞟不远处有人正在灯下点火。

那是大概是个三十岁不到的年轻人,身材很修长,原以为对方穿着淡色的夹克,之后才发现是因为灯光所致,将陈年的棕色镀淡了,夹着烟的手戴着手套,以悠閒的姿势靠着灯杆,但还未走近对方就张开了双眼,让你知道对方其实一直没有对周遭放下警戒。

「不好意思,借个火?」轻鬆的语气确实缓和了对方眼中的警惕,同为瘾君子借火这事,对双方来说都算得上生活中小事的大事。一支菸的时间不久,但可能是因为夜半且入九的晚风渐冷,吞云吐雾之间你们也逐渐閒聊了来。

你问对方怎麽这麽大半夜还在街旁吸菸,该不会是老婆不许,熘出来解瘾?

对方回答,也不算是,就想是来见个长辈,但从家中晃过来时才想起来自家三叔早就收了铺子。说到此,对方扯着嘴角,在黄鹤楼特有的淡香中勾出了呛人的笑,说着这舖子当年还是长辈千交代万叮嘱要自己好好经营,结果几年下来託给手下那些比较省心的心腹,我这个大姪子怎就这麽忘了?

「老闆卖古董的呀?」你接着话题随口问问,这区离西湖的观光圈不远,又是几年前政府重新规画的老街,虽然街道变的崭新,但店内卖古董的老本行还是在这西湖畔流淌,虽有潮汐,但从长沙而来的血脉总浓于湖水,隐约传来晚风拨弄涟漪的声响中,两人同时点上了第二根菸。

「也算。」他如此回答着,但这行你也不懂,荣耀教科书虽有盗贼这类,但偷的是虚拟世界中的血条,而不是人家地底下的冥器;就算如此你还是知道对方语言后面还有甚麽,就如同两个大男人为什麽偏偏就是要在这个没风景、也没气氛的人行道抽菸。

你们绕着表面提着无关痛痒的问答,两道菸雾袅袅上升、散淡聚浓得包裹旧黄色路灯,中心就在那儿,但你们刻意不提,也同时不用言说。

离开前双方大约知道了彼此的年龄与职业,隔着手套的右手向你伸出,回握时因为土黄的灯光,所以你所伸出的似乎不是现今联盟的手,而是多年前,在苏家兄妹的小套房中冲着一碗三人泡麵的那隻。

「叶修。」两根菸的时间后,你第一次对上对方的双眼。

「正巧,吴邪。」也许也是因为黄光,掩盖了眼角的线条与眉宇中沧桑的疲倦,你觉得那瞬对方难得笑得有些天真。


巧甚麽呢?推开上林苑的大门前以不禁笑到。

两双好似都没有焦距的眼从西湖的镜面望着彼此,但是透过菸头的亮点望去,那眼却非散漫,而是用尽生命专注的凝望远方的一点。


*

原以为那次共同伤害肺部的二手菸夜晚后,你与吴老闆就会因此分道扬镳,各走各相同又相反的孤寂路程,但是不到一周后,你又在没菸的情况下晃到了那家便利店。


「呦。」你对着从店裡走出来的吴邪喊道。


之后只要復盘结束了,Boss抢完只等刷新了,众人又被提着真正满80千机伞的君莫笑虐好几把了,弟弟把沐澄、包子、老闆娘、小乔与魏琛的电话都设为拒接后,叶修就会叼着菸走到街口,拦了出租车,往西冷印社去。

第一次踏进对方小舖时,你就觉得这是个睡觉的好地方,冷清倒是不至于,但四周古色古香的气息,加上小门屿凋花窗洒进的一方日光,就不知怎麽就让人了解悠哉与平凡两字怎麽写,好似在这裡成长度日的孩子都该无忧无虑、天真无邪。

但那都是过去式了,在桌上氾滥的茶水被陈年未用的抹布擦去,残馀的水渍渗入年轮,浸溼曾经的从前。

「叶修,你再熬夜下去可不行。」没点上的黄鹤楼只是在指尖上绕着,吴邪的手称不上美,以电竞职业选手的角度看去更是伤了脆弱的玻璃心,细细麻麻的伤口在手心手背留下各种疤痕,浅则与指纹交织成一体,深则蛮横的割断掌纹,像是有人倏然插入了吴邪的生命线,在那一瞬带走了一切,徒留艰苦曲折的人生在那挣扎得断断续续。

「没熬夜呀,吴老闆。」将视线从对方的双掌拉回,你下意识有些疼惜自己似的做做手操。

「人老了也没什麽好熬,哥可要再慢慢打十年荣耀呢。」

「那又怎麽偷睡成这样?」人熟了也知道你该有的行信,更何况是如今的吴邪。

「就有个东西不知道怎麽用,」大约知道自己也瞒不过多少,你把还未燃尽的菸陷了,「多鼓捣几下就不小心晚睡了,但也是因为吴老闆你这儿特冷清,不信你问前方的王盟同……」

「鼓捣甚麽?」直接了断打住你的垃圾话,几次谈话下来,你真不知道吴老闆这技能点者怎麽就这麽高,才刚不小心依着本性开了嘲讽,人家老闆早已点好防御守着稳妥妥。

「房。」对坐直接了断,你也就跟着对方果断。

「你要买房?」

「是呀。哥好不容易捧了个世界冠军回来,老闆娘心花怒放给了战队每人大红包,就想是该把一些过去的东西收回来,哥跟沐澄也多少心安一点。想不到那个买房系统比掏宝难用,怎样就是找不到那旧家。」话头上是这麽说,但是昨晚你边与沐澄在副本内操着压枪,边滑着那些买房资讯时,总觉得萤幕的亮度是该调调了,晃眼的可怕。看着那一条条曾经打闹嘻笑的街道名,你顿时觉得心塞,总觉得网路上白底黑字的地址不该是如此,如此简单、分明,如此不熟悉却又相识,于是在离家出走又相继十年之后,荣耀教科书才逐渐体会思家的苦涩。

「把地址给我吧。」吴邪冲着第二泡茶水,将你的推託全沿着水柱冲了下去,悠閒的姿势中有着不容反抗的成分,对于这个气场你也挺熟悉的,听沐澄说,当年嘉世的小队长就以这种「吊儿啷噹」的姿势拿了连三冠。不过当时你说会拿冠军,就是冠军;如同现在眼前的人说能找到,就能找到。


离开小舖後,你在路途稍稍停顿,将菸蒂丢弃时,不意外在人群中感受到了一股视线,但回头之后却又什麽都没有,直到你上了出租车对方才默默离去。

你一直不知道吴老闆是什麽来头,也不想多做探究,但是在司机不介意你吸菸后,你对着窗外思索王盟除了扫雷外,是否也有玩荣耀的兴趣,下次可以带张50级的召唤师去,充当是谢礼。


评论 ( 2 )
热度 ( 27 )
 

© 貓不吃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