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不吃魚

卑思與愚貓,都是我所愛之人賜予我的名。
感謝相遇在此同你閱讀的你。
感謝願意瞧瞧我一些想法的你,若在這閱讀後,能得到與我相同的共鳴,我會很感激。但若你因而產生更多觀點,我也感到開心,因為那即是你,而藉由我而能看到最遙遠又內在的你,我當無比欣喜。

尋貓啟事:
http://www.plurk.com/cat_84516

尋貓專線:
cat84516@gmail.com

短文【日常問答】残響のテロル



*为第七话后的衍生

*只是个日常问答,所以cp向不高,只能算的上微912

*採用《黑暗元素三部曲─黄金罗牌》中,人们与守护精灵(Dæmon)的关係。

简单来说,人类灵魂(或是所谓内心的自我)会以动物精灵形式相伴。

详细可以走连结 ps:每个人的Daemon与自己的性别是相反的

The Golden Compass: Defining Daemons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5alYLJS4OrE

*欢迎搭配BGM食用 

トリノコシティ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jYEQKviJ28M


以上都没问题的就可以往下呦~







*

自从遇见Nine与Twelve后,三岛里沙的世界便已快转般的速度变化着,又或者说,是她的世界已停滞过久,不管是否成为同伴,他们得行为只是将藏于过去自己拉回现在。

而其手段称得上暴力至极,且荒诞的不可思议,不论爆破、恐怖份子、还是离家出走,种种该只存在于电影中的情节都被你笨拙且滑稽的表演着,像是被突然推上舞台的小配角,而手上拿着的,是被他人强硬塞入的主角台词。

你知道这一切总归都是自找的,更尤其那晚跳上机车的那顺,原本就是由破碎支撑的生活就开始崩塌,而那晚,你第一次感受到改变的力道,是多麽重──有些疼痛、害怕与担忧,即便如此你还是逆着风畅快地大笑了。

该属于年轻的冲动与行动在那瞬从内心深处涌现,冲破由自己与现实筑起的牢笼,挣扎的向夜空飞去。

而今晚,望着在掌心不停颤慄与变化的「他」,三岛里沙顿时有勇气告诉自己,既然有冲动将双拳砸于人生的拨放键,也是该有理智按下些许的放慢。


*

「Twelve。」不耐烦的语气从厨房传来,带着些许的警告,让在沙发上嬉戏的两隻Dæmon僵硬的停顿后,又在披着夏日棕毛的北极狐引导下,继续追逐彼此尾巴的游戏;不过说是彼此的尾巴或许有些不正确,里沙偏着头想着,自己停于桌面西洋棋之上的Dæmon也同样偏过小巧的头颅,黑亮的双眼带着好奇与些许的渴慕。

应该是北极狐不停打扰挪威森林猫缩于Twelve大腿之上的小憩,但是或许早已习惯,她除了不时回首的空拍与变化姿势外,完全没有抱怨或是不耐的意思,一次、两次还说的上是容忍,但是若是从备料到烹煮的时间,即使Nine本人不自知,但在理沙眼中,这几乎能称之为宠溺了,毕竟Dæmon(守护精灵)可算是人们最深层与自我的存在。

思索到此,妳还未转头,原本停于女王之上的拉希振翅而起,带着弱小的勇气与决心,在桌面与沙发之间划出可爱的抛物线,最后停于指尖时,妳还能感受到刚刚飞翔的心情,离地的紧张包裹对未知的刺激,于是微刺指骨的鸟爪是兴奋还是担忧就不得而知,于是乎妳觉得自己必须将问题说出,因为妳了解到成为他人的帮助之前,必须先理解自己有怎样的能力,也因此才能站在战场上最洽当的位置,成为真正的同伴。

深吸一口气。

「那个……Twelve?」依然带着颤音的开头,仍旧用着问号的结尾,但妳知道有一些地方开始变了,世界的脚步在这瞬被妳按下放慢,从那夜崩塌的尘埃终于沉淀,妳觉得自己已不再是一昧的追赶,不知不觉中你挺直了腰与背。

倏然,结束于语尾的清脆软语成了屋内的主角,宝蓝的挪威森林猫停下了与北极狐的击掌,浑大的杏眼收缩于回望的过程中,妳几乎可以听见厨房内暂时的停顿;而被你呼唤的少年却没有从银幕后抬头,但下一秒带着微笑的北极狐一越而上,带着狡猾的笑脸从打散的棋盘向你放大。

「呜!哇──」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气场被来自北方炎热的笑容击垮,受到惊吓而向沙发倒去,妳不意外听到来自银幕后恶作剧的大笑,交织着狐狸特有的笑声。

「够了。」低而沉稳的女声介入溷乱,Nine一手插腰一手拿着锅铲从厨房射来不耐烦眼刀后,便与自己的Dæmon踩着相反的步伐,一则看似不想管这烦人的杂乱,一则已经用森林猫巨大而圆润的猫掌将北极狐压于身下,而能在空气中画出海浪形状的尾巴对妳的Dæmon摇晃着,在炎阳之下闪闪发光的蓝宝,温和的吸引着拉希,令他发出了愉悦的软呢声。


「里沙原本是兔子对吧。」又是那种平凡却能断定一切,且介入他人内心的肯定句,但是这次在银幕后闪烁的双眼,却少了上次在天台的不实感,目前还与他Twelve髮色相应的北极狐也在不知何时从猫掌熘出,绕着拉希,在抱枕与库鲁林之间踏着观察的圈子。


其实妳也是近日才知道身边这两位少年的Dæmon所长的样子,一般在学员时,除非自身的Dæmon转换成中、大型的动物,不然通常大家都会将他们放于包中,一是不希望初见的同学依自己Dæmon的外貌就留下偏颇的印象,二是在逐渐偏差的校园,这样能预防Dæmon之间的欺凌。

所以一开始在班级遇见他们俩个看似普通、却在哪裡显得格格不入的少年们时,班上的同学们都认为他们是将Dæmon藏起了,听说那时向Nine要手机号码的女生们,在推挤与吵杂之中故意掩饰了让自己的Dæmon偷熘进Nine书包内的行为,这也是事后Twelve发现放于Nine包包中的零食,被不知名的齧齿动物啃咬过后才知道的。

听少年们在晚餐后无意间谈及时,妳明显的看到属于Twelve的Dæmon虽看似平静的窝于Nine大腿之上,但圆润而短小的耳朵却是温怒的压低,艳红的瞳色在眼尾画着生气的线条,北极狐该在夏日服贴的尾巴也在怒气中微微竖起,即便如此,不管是向妳转述的少年还是名为「冬」的北极狐脸上仍然欢笑。

而方时低沉而温和、却能用冷硬的气势介入溷乱的女性声音,则是由Nine的Dæmon发出,名为「重」的宝蓝挪威森林猫配着冰色的杏眼,一开始或许会觉得对方的视线太过冰冷,但是自从正式成为同伴后,结冻于寒冰之下的温暖也在不知不觉显露。

所以几日的相处后,妳也渐渐明瞭Twelve口中的斗S是怎麽回事了,不管怎麽说,挪威森林猫宠溺孩童的个性也并非浪得虚名,更尤其会把家中的一个人类成员视为好友,并指定与他形影不离这点。

而自己的「拉希」(Lasi)确实在还未离家之前,是隻淡黄色的荷兰侏儒兔,但或许是近日的溷乱撞击了被妳深所记忆盒,妳依稀记得,在上高中之前,拉希也不曾缩的如此弱小,也不曾如此沉默;或说的明确一点,自从父亲离家之后,自己与自己的Dæmon之见就逐渐少了沟通。可是妳好像记得,国中时拉希还会用后腿搔着他金吉拉兔特有的黄褐色毛髮,温和地告诉妳别那麽的害羞,尝试多与他人相处。

根据近日研究指出,你们这种被边缘化的学生,大多的Dæmon都会转换成兔子或是老鼠之类,除了是一种能将他们藏于身上的防御外,逐渐不予Dæmon沟通才是让教育界与医学界头痛的失衡,毕业之后甚至失去语言的Dæmon也不在少数。

但是在更年幼的记忆裡,在那些睡梦中没有门板外刺耳的争吵声之前,妳记得拉希是能够飞翔的,如同跳上机车的那夜──慌乱之中,妳忘记拉希是否还安稳的窝于包内,待摩托车在警察面前用尾灯画出极为危险的半圆后,妳在对方加速向前时才感受到胸口的扯紧与刺痛。

Dæmon与人们之间的距离是十米为限,再远,就会心碎而死。

就在逆风刮的妳睁不开双眼,无法寻找自己的Dæmon时,第一次为自己改变的力道再崩坏的世界踏出脚步,过去的自己已经不适用,于是即便平凡、朴实且无彩,那晚有一条红光反逆的在这过热的都市化出街头涂鸦的红线,而在它之上,一隻淡黄的麻雀夹杂着疼痛、害怕、担忧与大笑,挣扎的向夜空飞去。


「嗯……不过也好像是麻雀。」已经开始尝试改变的妳向Twelve道出,懦弱的藏着自己这种、类似向好友吐诉烦恼的心情,同时也恼怒的发现,拉希早已背叛似的向冬展示双翼。

「但是现在的拉希是金腰燕耶。」眼前的Twelve抚着下巴思索,一旁的冬用则开始用鼻尖轻顶拉希的腹羽,重也跳上软垫,用扫描般的冰冷猫眼上下打量。

「最后一次变化是甚麽时后?」意外的,率先的提问来自后方的厨房。

「那个……离家前还是兔子,来这裡的那晚就变成麻雀,昨晚从机场回来后就又再变成金腰燕了。」如时回答后,其实妳也依稀发现了变化的原因,所以抬眼之间,妳看见了重与冬在沉默中交换的眼神,而厨房与眼前的少年又再次陷入沉默。


「嘛──」不知是谁的叹气解除了尴尬的蔓延,Twelve将一半的注意重新放回了网路,妳大约知道对方在浏览的是甚麽。

今早妳以为大家会因为昨晚机场的事件而昏睡到中午,但是睡了个晚觉的妳,一早起来所看到的是两个人一次面对五台电脑的背影,而每台电脑都至少开了三个视窗。走近后才理解区区的两人居然已经分别饰演五个不同的讨论团体,在网路上发表着溷淆大众的消息与窜改的数据,不到半小时的时光,网上已经分成了许多的派别,有人说整体事件一定是斯宾克斯搞的鬼,有人坚信是模彷犯的行为,但又慢慢地有许多细小的声音在两位少年的文字框后浮现,例如已经有人开始怀疑警方的能力,而这声音才刚出现不久,就有人针对柴崎的那段影片作出批评,夸张一点的已经推论到整起事件其实是警方向斯宾克斯放出的战帖,但是警察办事不周,斯宾克斯还是将飞机炸掉的言论。

看到媒体溷乱至此,再次在1与0的世界放下深水炸弹两位少年便从座位站起,在晨光中身着懒腰,一位走入厨房,一位在登出假身分与关机的同时,打趣的问妳炒蛋要咸还是要甜。

不过现在的Twelve也只是投入一半的注意去监视言论的动向罢了,将拉希顶于鼻头后,冬尝试的将金腰燕顶出,鼓励对方尝试着飞行,而一旁的重虽然又窝回Twelve的怀抱中小憩,但不停收缩的猫眼还是一直凝视着两个开始玩耍的Dæmon。

「时间确实有点慢。」就在拉希练习到已经能从沙发两边往返飞行时,Twelve用着有些担心的语气,转头对妳说到。

「因为再这样下去里沙会失去自我呦。」

「咦?」不太能理解对方在说甚麽,妳发出疑惑的问句。

「Dæmon之所以在孩童时期可以自由变化,除了想像力之外,大部分原因是因为自我与个性还未确定,但是进入青年后就至少会固定成同一属的动物,像里沙这样从兔子跳到麻雀或是燕子可就有点危险了呢。」

对方顿了顿,原本还在嬉闹的冬也在一瞬间收起动作,并让拉希停于双耳之间。

「虽然里沙确实是因为我们而改变,但要知道呦。」

「这裡只有我跟Nine是没有时间的。」异口同声的是年幼女童的高音,还有眼前即便使用笑容也难掩悲伤的少年。

那是妳的一次听到冬的声音,惊讶对方的内心居然还是如此年幼的同时,妳却也不惊讶对方言语之后的意义,从见面的那瞬,妳似乎就知道他们会是夏末祭典的烟花,阳光过了夏日就不会如此灿烂,而寒冰也绝对会在炎夏后消散。

但是妳还是执意的坐上这班末班车,也许是你的自私作祟,渴望的逃出这让妳崩溃的世界,才不顾一切地走上人们口中所谓的歧途;但如今妳想质问的,反而是人们口中的一切都是正确吗?

在多次见证两位少年的行动之后,妳知道他们在破坏的同时并没有想要伤害任何人,不管是用着冲击视线的相片警告妳不许介入的猫眼,还是笑着说这下可要成为杀人犯的豔红狐眼,妳虽然不知道他们行动后的动机与意义,妳还是在拉希两年后终于开口的情况下,在机场厕所释放了警示用的烟雾管。


「我知道的。」妳知道存在于妳身上的时间,对于眼前的少年们帮助不大,也无法说出正确的话语与去安慰,但是妳知道对方关心的含意。

他们都在为自己下一个炎夏或是最后一个夏天努力着,而不想成为累坠的妳终究会与他们走上不同的道路,为自己而变,还是只是因应他们手中製造出来的、炎阳下的海市蜃楼而变,妳是该去摸索了。

而就在妳想在与Twelve说些甚麽时,客厅的电子钟发出催促午饭的声响,鲜红夺目的12让妳自动的往厨房移动,自然的接过Nine手上的菜肴后,妳突然忘记方时想跟Twelve说的是什麽,不过环座于餐桌时,妳发现自己渐渐的能从Twelve手中抢过自己应有的丸子串,也能在添饭时看到Nine眼中算是开心的神情。


*

许久之后,望着拉希切割着夏天的阳光,妳才知道其实不是妳按下了放慢,而是妳抬起脚步去追赶世界。





---------------------------------------------------------------

【后记】

欢迎来到斯宾克斯的动物时间((才怪。

卡卡又写写的一篇文终于这样产出了,亲爱的妈妈妳知道妳家女儿终于写出这种要咸不甜的文章了吗?虽然不是傻白甜但是这样愚猫还是好欣慰。((母上表示有病就去吃药,又不是没买。


因为残响中对于情感的描述真的很细腻同时很複杂,导致愚猫想带入黄金罗牌这样的paro,一开始其实是想用哨兵嚮导的精神体的,但是想想如果9跟12除了是天才还是哨兵嚮导的话,地球大该只有一个是不够炸的;又因为愚猫不清楚精神体是否跟Dæmon的设定一样,是以「内在的我」下去定义,(这方面可以用所谓的本我、自我与超我去理解),而愚猫想表达的大概是很容易让Dæmon与人们打起来的状况,但是不清楚精神体是否会这样,就没有採用了。

简而言之愚猫只是好想把动物世界代入。(((妳够


好啦,废话不多说,以下是可爱的《伪‧斯宾克斯的动物时间》


关于Nine的【挪威森林猫】,重。

(名字私设于 九重新)



「挪威神话中,有两头如狮子一样灰色的猫,拖着主宰丰饶和爱情的女神弗蕾雅的神车,飞驰天际,这两头猫,非常强壮和身形巨大,而神话中巨大的猫,跟现代的挪威森林猫的描述非常相似。」

猫掌巨大而圆润,尾巴如狐狸,卷着休息的时候,可以保暖呦~。

虽然看起来非常有威严,但是性格好动活泼,勇敢。

喜欢小孩,会把家中的一个人类成员视为最好的朋友,而会跟这一个指定的朋友形影不离,会觉得自己是家中的一分子,甚麽是都喜欢参与。

甚至是经常用作宠物疗法的猫医生。


总之觉得十分适合Nine这样外冷内热的个性,就使用挪威森林猫了。


关于Twelve的【北极狐】,冬。

(名字私设于 久见冬二)





原因不用说了,看那个闪瞎眼的微笑!!!!!!!!


北极狐特徵,耳短而圆,尾毛蓬鬆,尖端白色。冬天毛色为纯雪白色,仅无毛的鼻尖和尾端黑色,自春天至夏天逐渐转变为青灰色,特称「青狐」。

另外北极狐能长距离迁徙这方面愚猫十分喜欢,想想Twelve总是奔驰于速度之上的英姿,真希望今后有时间能好好描写。


关于里沙的【金腰燕】,拉希。

(名字私设于 Lisa的重新排列Lasi)



生活习性与家燕相似,不同的常停在山区海拔较高的地方。

这方面愚猫其实找的最久,一直希望能用淡黄色下去代入,却又符合里沙「逃」与「翔」的意义。


其他私设,希望以后能写到,也欢迎大家拿去写呦~


关于Five的【白乌鸦】

这不用说了,片头有呦。


关于柴崎先生的【日本松雀鹰】



一直想用日本特有种,又看到这鹰有如犀利哥的外貌,就用了它。

小型勐禽,是典型的森林勐禽。主要以山雀、莺类等小型鸟类为食,。

日本松雀鹰雄鸟的虹膜为深红色,雌鸟为黄色。


关于羽村的【甲斐犬】

也是想用日本特有种,最后是帅气取胜!!!!




狩猎犬的一种,原产于日本山梨县山区(也离东京不远)。

典型的猎犬,拥有对于野猪与熊这类大型动物也不会惧怕的特质,但是却对饲主与其家族都非常顺从。不会轻易的与饲主以外的人亲近,有对饲主一生忠诚的特性,有「一代一主之犬」之说。

特徵为毛色得老虎斑纹

性格属于活泼好动,而且记忆力也相当好。当狩猎时拥有冷静的头脑,并不会随便对猎物发起攻击。同时有相当优良的持久力与忍耐力,也仍然保有某程度的野性。尤其是当牠的精神压力变大时,就会很容易显露出原有粗暴的野性。(这句才是重点)


评论 ( 2 )
热度 ( 4 )
 

© 貓不吃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