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不吃魚

卑思與愚貓,都是我所愛之人賜予我的名。
感謝相遇在此同你閱讀的你。
感謝願意瞧瞧我一些想法的你,若在這閱讀後,能得到與我相同的共鳴,我會很感激。但若你因而產生更多觀點,我也感到開心,因為那即是你,而藉由我而能看到最遙遠又內在的你,我當無比欣喜。

尋貓啟事:
http://www.plurk.com/cat_84516

尋貓專線:
cat84516@gmail.com

短文【坏‧习惯】912 / NT



Sow an action, and you reap a habit; sow a habit, and you reap a character; sow acharacter, and you reap a destiny.──William James

播下一种思想收获一种行为,播下一种行为收获一种习惯,播下一种习惯收获一种性格,播下一种性格收获一种命运。


*

是人,就总有些习惯。

例如Twelve在睡梦中才知晓的,自己必须被一双节骨分明的手指,梳理后颈之上的纷乱才能安然入睡;而Nine则是在偶尔的晚睡后,接过Twelve掌心沾着清晨沁凉的眼镜,才依稀记得,自己似乎又是多日未洗眼镜了。

对于这些习惯是从何时养成,即便是过目不忘的脑袋却也矛盾的记不清,不知觉中早如呼吸般自然。而对于之后所包含的意义,你们或许也因为太过于自然而从未去反思;又或许,冥冥之中你们早已知晓这深入灵魂的烙印,所以从未需要思考。


*

从机场回来的路上,你们在疲惫的沉默中度过,受到过多惊吓的三岛理沙早在路途中就陷入沉睡,直到归家被你摇醒前,她都如不安的幼兽般捲曲于后座。并非空调的问题,在这闷热的夏夜,同样疲惫的你抚着窗櫺灌入凉风倾听着,外侵的凉爽与车内不安的呼吸溷合,和压迫左胸的沉默搅和成冷战前的胶着,形成令人感到烦躁的深灰;但又因为副驾驶传来的呼吸,让漫天的灰黑中参入点点菸头般的微光,从深夜无人的高速道路望去,像极了远方战败的残骸,也像极了那日你们来不及拯救、只能将之抛弃的过去。


跨过家门的那瞬,你发现对方微微了增加搀扶三岛理沙的力道,温柔但是憋扭的帮你分担着肩头的重量,但是帮没有王子会前来的公主盖上凉被后,你知道该面对的还是得面对,于是你转身走下楼,不意外的看到坐于夜色之下的众神之父,带着温怒不耐烦的等待乌鸦捎来的细语。**

你知晓对方发怒的原因,对于三岛理沙过多的关心,让繫紧两人之间细线变得过于紧绷,你是知道的,小指上传来的阵阵绞痛正敲打于对方心头,但是基于你熟悉到爱怜的自尊与不坦率,正被你呼唤的身影只是皱紧眉头忍受着。

于是你连同又苦又咸的水蓝色吻上紧闭的双瓣,并不强迫,但由你内心共鸣而上的名字,自然而然就能沿着对方最脆弱的防线渗入,渐渐的盈满两嘴的沁凉,过多的爱抚则沿着嘴角淌下,沾着纯银月色低落时,在逐渐高温的地面留下同时鲜红又湛蓝的痕迹。


第一次欢爱是何时呢?

被深入而情不自禁环上对方颈肩的你总是思索到,似乎是刚步入少年时的冲动吧,那夜好似也是如此沉重,肆掠你内心的他,用不容许否定与反抗的坚决否定着方时严重的耳鸣。那夜四周也是伸手不见食指的灰,眼前所见只有那一声声泼醒唤醒意识的凉、要将自己吞噬的漆黑双眼,以及,给予你氧气同时将你溺毙心跳。

那一夜你才真正意识到对方是海蓝。

在阳光下是令人沁凉到微笑的透彻,在他人面前是露出一角的冰海,其馀冷漠,同时是最恰当的关心,藏于不坦率却美丽到几乎冻死的湛蓝,而那阳光触摸到不了,唯独鲜血可以沉入的最底处,你知晓是比星空死寂且灿烂的深蓝。

同时那晚,你也才知道自己并非橘红而是鲜红。

或许在他人面前你是高挂于天际的阳光,温暖宜人,但曾有一位拍着蜡之羽翼的傻蛋在年幼时不顾危险的触摸过你的炙热,终究他因为你的鲜红而坠落成汪洋,但从此你这颗豔阳就离不开那片海域。**


所以呀,我们是何时习惯对方的?

瀰漫于眼前的尘埃逐渐被深红渲染,连自己都快认不出的呻吟黏腻且拔高,但是那并不是火焰投入虚无前的摇曳,而是鲜血扩散于海水前的黏稠,最终与深蓝合而为一前的撕裂。

你可以感受到红血球被刺破的尖叫,被冰冷贯穿的疼痛,但破碎之后又是另一种无法触及的快感,只能一遍遍的呼唤对方的名字,用浓稠的深红去抚平那过于炙热的冰寒。

一遍遍的包容着对方过于尖锐地颤抖,彷彿现实中正不自觉哭泣的人并不是你而是他,你知晓他不安的原因,从逃离过去开始,你们就只习惯只有对方两人,那童年造成的巨大疤痕佔去了你们内心太多的空位,令外人没有一方容身之处。

但如今你们口中层过于亲密的「同伴」显眼的容下了一位外人。

感受到侵犯的他因而不安吧,稍稍喘气后你撑起虚软的双腿,反将对方推入枕面后,你不顾疼痛的坠落着,像是当年的他为你所做的一切,由上而下的被对方狠狠贯穿。相互咬紧的最隐密之处被你们无情的虐待着,于是肌肤之亲所造成的水渍声少了情色的意义,比较像是你们在拥吻之中推散的西洋棋,所谓的方城早已不是战因,吹响角号的反而是你们过于熟悉而不曾言说的爱意。

他深知你的用心,其实对于外人你比他还要抗拒许多,即使笑容满面终究只是个怕痛的小丑,也许是因为习惯了你坚强的软弱,他才因此化为冰海,为你阻喝任何外在的威胁。

因习惯而固执成行为,但或许柴郡猫一开始也从未想说过咬咧嘴大笑,说来自私且不负责任,但「为了你」而做出的行动,同时也是最无私的爱。

也只有不了解一切的爱丽丝才会说疯帽子的茶会是无聊且冰冷的吧?也不曾思考过那由热转凉,再由冷加温的茶水是为了等待远方的谁。

幸好三岛理沙不是无能的爱丽丝,胆小却也逐渐勇敢的她已经成为茶会上的一份子,被强制勾下的后颈且被亲吻时,你稍微分心的思索到,或许她是只敢在睡梦中展现勇气的睡鼠。

而疯帽子最初也不是疯狂的,柴郡猫一开始也是要练习微笑,但固执在习惯上的行为,逐渐被你们代表着,倚靠对方的同时,你们长成了颜色互补且形状完全相反的花朵。记得儿时在那纯白近乎死寂的地方,你反而是不常微笑的,但是对方在记忆中却一直对你绽出孩童该有,纯真而腼腆的笑容。


想要守护呀。


被勾下后颈后,你明显的感受到对方已经不再粗暴,温柔的吻从嘴角滚落,轻柔的变换体位,你知道对方已经接受了你的计划,于是你奖励的敞开私处,给予安慰,给与赞赏。


*

两次欢愉之后你从对方的弯臂下转醒,赤裸的走向浴室时,你撞见了还面红耳赤的三岛理沙。

但你认为没有迴避的必要。

是的,这次的欢愉你刻意的没有迴避眼前的女性,原因说来好笑,因为你认为对方已是同伴,可是同时你又讽刺的要对方在羞赧与尴尬中理解,同伴与爱人之间的差别。


不过对方下一秒又表现出让你意外的行动。

过于细小的女性双掌中,一条是已经沾过热水的毛巾,一杯试拌过蜂蜜的温水。难得真心微笑的接过毛巾,你如对同伴般,在里沙面前擦去你无法容纳、从股间流泻于大腿的,爱人过多的不安。

谢谢对方的同时,在关上浴室门板前对她交代。

「好好活下去,理沙。」


就当Queen陷入战场前的还髮无伤的弃子,就当为了Nine。

所以我不会牵扯太深的,是同伴就该救出,并非一起死亡,不过爱人可就不了。

当然,以上的话语早就被水龙头洒下的温热打散,与你股间流下的一丝血红和浊白碎成一片一片,转眼陷入漆黑的深渊。


*

你是被温暖的香气所唤醒,简单的烤土司与炒蛋,在何时也成为早上常见的色调了?

甩着头爬出被窝,还未清醒的你不明所以的看着三岛理沙绯红的双颊,不理会的戴上Twelve递出的眼镜,清明的视线让你想起昨晚的欢愉,不过同样也默默接受对方已是同伴的事实,你同样丝毫不避讳的开始套上衣物。

后来早餐时间多了一些吵闹,不意外是三岛理沙错把盐当成糖,吐司上好好的炒蛋就这样毁了,可幸那是加于个人盘中的问题,其实只要Twelve不要笑到将牛奶喷于你满脸,战争也不会爆发。


后来不知多久,你们各自在某一夜的夜晚想起建立于对方之上的习惯,下方的湛蓝思索浪花轻骚于后颈的意义,而上方的艳红则希望对方理解照清视线的涵义。

我将我的视线交付于你手中,所以斯芬克斯即使成为盲人并坠落成怪物也毫无畏惧;而我将最接近生命中心的后颈展露于你,所以即使只是一昧的向前奔驰,也请将我的后心守好,毕竟当年最胆小的我,可是连回首都做不到。


因你而产生呼吸般的习惯,氧气如同毒素深入肺脏,无法抗拒的成为行动;而舔拭对方伤口饮鸩止渴的我们在彼此的血液中产出了性格,不知不觉,交织其中的命运也越来越难以剥离。


【注释】

**贴吧片头解析,传说奥丁主神旁有两隻乌鸦。

**希腊神话,伊卡洛斯的传说。



 

 ------------------------------------------------------------------------

【後記】

其實這篇愚貓所想要表達的有許多,大綱也寫的十分凌亂,想說硬著頭皮上就產出這篇了,希望大家能看得懂。

然後十分謝謝在貼吧解析op的Lz,大家有空可以去翻翻,真的長很多知識。不得不說這篇真的是愚貓看完第七集之後的私心,同伴跟戀人真的不一樣啦!!(誰理你。

謝謝 @灰积场  @非魚幹 太太的討論給與愚貓靈感,感謝你們。

最後愚貓現在才發現小時候好喜歡的「狼雨」的音樂人與「残響のテロル」都是菅野洋子。真是,好作品就是有隱形的緣分!!!!


评论 ( 12 )
热度 ( 40 )
  1. 东京残响VON主页貓不吃魚 转载了此文字
    壞·習慣‖912【所以呀,我們是何時習慣對方的?】一如既往獨特的敘述角度,兩人的關係把握很好,是一種
 

© 貓不吃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