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不吃魚

卑思與愚貓,都是我所愛之人賜予我的名。
感謝相遇在此同你閱讀的你。
感謝願意瞧瞧我一些想法的你,若在這閱讀後,能得到與我相同的共鳴,我會很感激。但若你因而產生更多觀點,我也感到開心,因為那即是你,而藉由我而能看到最遙遠又內在的你,我當無比欣喜。

尋貓啟事:
http://www.plurk.com/cat_84516

尋貓專線:
cat84516@gmail.com

Hearty-Sincerely /番外 - 《语‧季》


*奇怪的ABO设定

*虽然是ABO,却是超清水白开水向

*兵长A 艾伦O


۵

在自由与平等逐渐开放的世代,性别,对于校园的分班与社会上的种种阶层曾是一门头痛的问题,但在过去百年人道团体的争取之下,比起诸多法条的设立,教育上的进步才是让现今社会平等且稳固的最大功臣。

讯息素与发情期不再是拦阻孩子们奔向自己梦想的栅栏,不过相较于依赖药物,贴心与保障的制度与法条让Omega们安心地走出囚禁他们的纯金鸟笼,他们有着相较Beta些微逊色的理性,却同时能理所当然地包容Alpha倏然的狂怒,完整的感性在教导之下参杂了必要的且基本的理性,让Omega们逐渐成为社会中举足轻重的角色。这并不代表Omega从此替代了Beta,而是他们以更完美的方式在合作着,而相较于在会议中观看两位Alpha嚣张跋扈的释放自己的讯息素,越来越多的Omega与Alpha坐于平等的位置,他们可以在面罩、口罩亦或是环境的保护之下,成为更佳的调和者甚至是领导者。如今的社会还谣传着,观赏两位Omega与Bata的在街头的辩论,比起买票去看一群Alpha打球赛还要来的值钱的说法。

简而言之,如今的社会性别以单纯的归回性别,说出这句经典名言的科学家韩吉‧佐野,不只发明了简便且能完整隔绝讯息素的口罩,还发现了Omega与Alpha发情期的精准计算方式,更找到了一种天然的香料,让进入发情期的人们能以平静、温和的沉睡度过原先不适的时光,也替代了原先昂贵的抑制剂。

而这位在世人眼中有些傻巅的Beta博士毕业的母校,正是世上第一所将所有性别溷合分班的学院,着名的黑白双翼交叉着飞出浅灰的盾面,象徵着自由的意义。即便是由军校体制改编,校内的条规在改革之下却是先颖且自由,但又不失自由原意的分寸,唯一能看出曾为军校的残影,应该只剩班级的编排方式──团、营、对、班、排、列,与比起其他学院相对整密的教官体制,校长史密斯曾微笑表示,这是结合历史与文化最令人怀念的传统。

理所当然,如同每个人都知的,学园内不该只有校训与传统,在学生耳间传递的听闻、桌面下偷传的故事以及在手机上狂刷的传说,才是将这青涩且浮躁的青春串起的丝线。

而接下来要说的小故事,也只有几位在教官室工读的女同学间才知道的,至于故事内容是否真实,也只有故事中的两位主角,以及,存放于地下室的监视带知道而已,没有放映器的监视带子只能在躯壳内一遍遍无声的重複着那些无言画面──那是个无声的雨季。

但若你能在下午炎阳正毒辣时,给警卫伯伯一碗甜而不腻的蒟蒻,他也许会因此而小寐,这时你便能从一旁的柜子中将那卷带子取出,沾有雨季微甜的霉味虽腻,却因为所承载青涩而微微透出一丝甘甜的沁凉。

嘘!

别吵醒了一旁已经开始打呼的警卫,也别在合唱团为毕业典礼练唱时将带子放映,因为缭绕的骊歌太容易将那些散落于校园角落的细小的故事包复,然后随着毕业时丢起的帽子、抛入天际,消散于抚去泪珠的微风之中。

所以小声点,如同雨季悄悄落下的第一滴雨点……


۵

在那初见的雨季,他们彼此之间不存在一句言语。


艾伦‧叶卡是一名Omega,不过他却从未因此苦恼过,即使发情期的道来曾让他因羞耻而在母亲面前不知所措的哭泣,不过当急急赶回家的父亲从医药箱中拿出的他熟识的香草后,那如千蚁般啃咬的灼热便悄悄地散去,而当下他也才明瞭这香草的用途,即使与它们朝夕相处了十年。

对了,他也是在那日理解到自己是薄荷,还是很野很烈那种。


利威尔‧阿卡曼是一名Alpha,也是一名教官,而他光头却坚持带着可笑的假髮的上司,曾微笑着表示这是他见过最搭配的性别与职务,然后就擅自将他从空军上将调成教官的职位,不过当时因为一些事故与种种政治间的阿谀我诈,离去确实是明智之举,不过对于擅自调动这件事,他深深悔恨眼前的友人是对讯息素影响不深的Beta,要不他当下所释放的压力足以让军中所有的Alpha毫无反抗的跪下,而Omega大概早该震晕,即使军中对于讯息素的阻隔设施已是国家中的一等一。

不过利威尔知晓,艾尔文对讯息素绝非不敏感,相反的,他能比任何一位Alpha与Omega判断他们当下的情绪与气味所代表的意义,只可惜他不能被影响。


烦躁的过往加上闷热且厚重的雨味,利威尔面对放学时因为下雨而更加吵闹的学生,终于不满咂嘴,吓得前来借伞的同学们即使都戴着隔离口罩,还是瑟瑟发抖,直到佩脱拉为你端上刚好沏的薄荷茶。

沁凉的茶香穿透黏腻的溼气,烦躁的闷热因此被驱散了些许,叹气间,你几乎可以夹断每一张借伞扣押的学生证的眉头,终于舒张且恢復平展,佩脱拉口中层叙述的,好看的双眉显露于军帽下。

因为值班,这周并非轮到你在这闷热的雨天中站岗,但相对的,当你准备关上教官室的大门时,已是将近7点的夜晚,望着楼梯水洼中依旧被打散的天空,你只想快些回到家中将一身的霉味洗尽。

不过马上,你就停下转动钥匙的动作,并恶狠狠地盯着走廊的转角。

「未在晚自习时间进入教室扣三点;未在规定时间内离开校园口一点,别给我唬烂今天还有社课时间。」

严厉的语气反而让牆角的两个身影更加缩入阴暗处,像极了欠缺纪律的新兵,不过你马上压下隐隐跳动的额角,提醒到这裡是学员而非军中,也快速收起因低气压而些微释放的讯息素。

两位学生也在无意识中的引导下走出了转角,双手抱胸的听完有着厚重金髮学生的解释,你理解到是因为图书馆进了大量的书籍,而为了早些上架,眼前的学员们才会不小心逗留到违规的时间,且在急忙的收拾过程中将雨伞搁在阅览室。情有可原的情况下,利威尔只是抿着双唇,从柜子中抛出了两把较无损的爱心伞,只不过其中一把被拒绝了。

道谢的馀音还在走道间迴盪,两位学生的身影已消失于细雨之中,一位撑着如阳光般豔黄的爱心伞,另一位却只是将书包复于头部,并大笑着踏过让你皱眉的水洼,在嬉笑中催促着友人走快些。

因该是令人浮额的画面,却让利威尔久久不能转开视线,直到归于家,你才在阻隔雨声的窗前发现,自己被那双翠绿的色彩沾上,即使只有一点,你还是不能否认这让人愉悦的薄荷香味,尤其是在这令人烦躁的雨季。


之后你也在许多的不经意中得知那位绿眼少年的琐事,例如他虽然是学生会的体育部的主干部,却有着兼职图书部部长与学生会会长的友人;不过你也听说就算身为主干部,在两年来的运动会竞赛上,他总是离冠军一步的距离,但面对他青梅竹马的Alpha女孩,他却从未自贬却气馁,而是在假日跟着对方一起在校园晨跑着,倔强与不服输的个性让他与天身的性别相去甚远。

却也还不赖。几日后又是轮班到放学后的傍晚,你从被手背占去大半的视线后思索,而马克杯中虽然并驱逐闷热的薄荷茶,但光是回忆那日少年将雨滴都能染上翠绿且明亮色彩的下午,这次前来借伞的学生不再缩着肩膀走出教官室。


而那是你们第二次相遇。


少年还未踏过门槛,你们早在转角处时就认出彼此,但拖着少年前来借伞的红围巾少女似乎没有感知到你们在无声中的对视。

 你不知道雪松之下是否有薄荷生长,不过当夹杂雪味的松香穿透湿气与越发野性的薄荷交战,你还是忍不住翘起了嘴角,无形的战役没有胜负,但比起杀戮你更想将这场对峙视为一场,大约能称上完美的指导战。

越是践踏与蹂躏,薄荷越是不屈,说是坚忍不拔或是顽固抵抗也罢,那双越发深沉的祖母绿在你带有刺骨雪味的松香中甦醒,如同激怒了兽栏中原本沉睡的野兽。

但你的目的并非践踏,而是让他了解自生的强大,让你惊讶的,些微放水的你竟然险些被过烈的气味辣伤神经,沁凉如同利剑的刺破雨点,在你失于防备的手心轻划,那种感受跟在烟硝之下碎玻璃相同,又如同过于磅礡的大雨,将噼裂天地的闪电连同让人红肿的雨点冲刷全身,明明只是防御,无形之中的挑衅却险些让你失控,也差点唤出你Alpha的本能。

可幸借伞也只是签上名字的时间,大雨之中你鲜少未尽本分的,没有目送少年与少女离去,而是在军帽下漆黑冷静了些许,最终还是在所上前去看了一眼对方的学生证。

接着你才依稀想起,他就是今早故意在大雨中漫步的落汤鸡,而当下或许是因为过于密集的雨点冲刷空气,你们在已经习惯的沁凉雨势下与彼此擦肩。


艾伦‧叶卡。

而那天之后的雨季你们就再也没有遇过彼此,偶尔是会在升旗时擦过彼此的双眼,或是在巡堂时感受到彼此过于炙热的眼神,但你们从未说上一句。

也因此只依凭着这名,剩馀的梅雨也几乎打断不了你的心情。


就毕业典礼结束前,礼堂内被厚重的雨味佔领,却也淋湿不了毕业生因为毕业而更加冲动的心情。看着学生在大雨之中群魔乱舞,你只想早早结束这场闹剧,口头上虽然是如此说着,但即便纸杯中的茶水早已喝尽,你依然没有离去,理由则是有勉强的,颱风后的雨势依然强劲。

也不知道自己在期待着什麽,直到少年在你走神时突然用碧绿的双眸直逼眼前,在像笨狗一样甩了你全身的雨水,并用不知哪来的蛮力将你拖入雨中。

在学生们一瞬间的沉默然后突然引爆的大笑之下,你终于控制不了的将讯息素完全释放,但是,越下越大的雨点却直接浇淋了你的气势,连浏海都背叛你吸满雨水且笨重的遮住视线,让你想拿起M16突击步枪扫射校园。

不过被单纯被雨水冲刷的滋味却也矛盾的让你微笑起来,本该是被雨水冲散的,但烈到烧痛神经的薄荷依然逆着雨水,倔强的由地面拔地而起,誓言向上再向上,穿过一切的雨丝与乌云,直到能挥翼于更为广阔的天空。

你突然理解少年总是淋雨的原因,不是区区的洗淨,而是反逆似的与苍天作对,像是突破积雪的野薄荷,受了雪松保护而成长,却从不安逸于恬淡的环境,反而挣脱以保护为藉口的膀臂,要用自己的双眼去仰望。

于是浓烈的薄荷不论雨点或风雪,仍能穿越一切,来到你身边,倏然之间,也许是大雨不只能冲散烦闷,也能洗尽理智,你觉得即便雪松之下是否长着薄荷也为所谓,望着眼前过于碧绿的纯粹,你甘愿沉沦、甘愿沉醉。


在这不存在一句言语的雨季。





【后记】

愚猫只是在台北借雨伞借到被教官轰出去。


评论 ( 2 )
热度 ( 6 )
 

© 貓不吃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