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不吃魚

卑思與愚貓,都是我所愛之人賜予我的名。
感謝相遇在此同你閱讀的你。
感謝願意瞧瞧我一些想法的你,若在這閱讀後,能得到與我相同的共鳴,我會很感激。但若你因而產生更多觀點,我也感到開心,因為那即是你,而藉由我而能看到最遙遠又內在的你,我當無比欣喜。

尋貓啟事:
http://www.plurk.com/cat_84516

尋貓專線:
cat84516@gmail.com

【 Colourless-Achromatization 無色之章 番外 】《初遇》(下)

*谢谢这次在lofter上受到许多太太的鼓励,所以在此追加了番外的部分,希望大家喜欢,也再次谢谢大大们的阅读与留言。  感谢此篇由  @Fetter_Without   太太提供灵感


*虽然噗主很喜欢这次在无色之章中使用的文风,但是可以容许偷懒稍稍跳回Hearty的写作方式吗?(哭哭) 因为无色的写法实在非常耗脑,对不起QAQ


*灵感来源,与建议搭配实用的BGM


【glow】ユリカ/花たん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Daadyh_q5Rk 


【虹】少年T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dzO0YUWchqI


 


妳以为妳是能将心愿大声的说出并向他人炫耀的,因为妳的愿望在经过百难的困境中,终于好好实现了。

也只是以为罢了,跟爱情相同,意外总来的让人措手不及。

哥哥的髮色跟枫木的树干一样,深色而温暖,像是冬日三个人妳枕我枕你互相取暖的小营火。好不容易能不颤抖、不突然又跌入悲伤的万丈深渊,妳握着躺在简陋的枫木棺材中哥哥冰冷的双手,细细的道尽一切感谢与回忆。

精灵的逝去并不会踏入轮迴,本当该有永生的他们在死亡之后只会进入遥远的精灵之乡沉睡,直到世界的终点。安稳沉睡的哥哥很美,沉静的比任何橱窗中的娃娃都来的美丽,轻轻阖上的眼帘似乎下一秒就会俏皮的张开,转着跟妳一样瞳色温柔的道着早安。

被溪水浸冷的双手再次抹去泪痕,原先柔嫩的脸颊在几日反复的拭泪下以红肿不堪,一旁的叶修点起了哥哥逝去后才染上的廉价烟草,由乾枯的枫木落叶与枯枝夹着一片相思草捲成。心灵有灵犀的搭上妳的双手,他在不知不觉中为妳张开了禁忌且纯黑的羽翼,漆黑的让每一个孩子都恐惧的大哭,但当下妳却懂得那深黑的意义,那是生命的最终,是死亡的亲吻,冰冷却温柔、恰好就是灵魂的重量与温度。


原来他们俩个人之间的相爱是如此深长,在溪水淹过大腿时,纯黑的翅膀及时包裹了妳,不然再走远,妳就会踏到彼岸与他岸的界线──借力使力,轻复在妳手背上的大手为妳承受了过多的不捨,妳与他一同将棺木推入溪水中,看着棺木逐渐漂远,妳不再落泪,远方曾称为故乡的林子颳起大风,悲切的哭嚎伴着哥哥最后的容颜消失于尘雾中。


帮妳当下晨寒的羽翼还未收去,为妳、为他,毫无畏惧展翅着,他该是比妳更加痛苦的,为了哥哥,他失去了纯白,更限制了飞翔的意义,甚至成了世间容不下的非命定之物,注定畏畏缩缩的度过一生,但为了还幼小的妳,他从未落下一滴泪。简陋的棺木也是他一片片钉起的,过程中要不是有晨间的露珠,妳几乎怀疑棺木该是鲜红色而非深棕。

精练的唤出幼小的火精灵为妳烘烤髮尾与衣裳,妳突然狠狠的抱住眼前笑着一脸悲伤的黑天使,对方被妳勒的生疼,一句别哭了,两句太紧了,第三句就无语的一下下顺着妳的头顶,然后开始说妳跟哥一样倔的地方,内容无所不有,当时答应苏沐秋不说的蠢事、糗事、对妳说了妳会发飙的傻事全一个个全抖了出来,如属珍宝的像是他一片片油亮的黑羽。

责任也罢,补偿、遗言的寄託也好,世上也只剩下你们这毫无血缘的亲人。妳要对他好,更加勒紧絮絮叨叨太吵的胸膛与心跳,对方终于没气的沉默了,而妳也终于意识到自己微小的爱恋是何等幼稚,却也纯真且美好的珍贵。


千机伞被带回了故乡的林子,放在仍旧鬱鬱葱葱的枫木下,倚着与哥哥相同味道的树干,妳听到树干中流水细小的咕噜声,跟哥哥沉睡时的鼾声无异。突然同样依着树干的叶修突然甩着却邪,对着树冠大叫,说什麽都要把精灵之乡翻出来,走遍全大陆也在所不惜,反正这大陆早就是你们的,你们三个人约定过。

对着树叶间的苍穹伸出拳头,他转过笑的一脸痞样的笑容,然后就带着这股蛮横的傻劲,拖着妳练会兄长留下来的长弓吞日,然后一杆立起斗神的名号,最后还创立了所谓的嘉王朝。


那段日子的辛苦不比童年时的四处流浪来的少,却也同样的满足与平凡,好似你们这样做,哥哥就会一直在转角处鼓励着,或是明日开拓疆土时,就能发现哥哥站在某处的高丘之上,张开双臂,跟你们共享荣耀的怀抱。

但是你们还未找到那传说中的秘境,庞大的国家已无法支撑你们更为广大的梦想,不过斗神一叶之秋被驱逐的那晚,妳却丝毫不觉的忧心或不安,妳知道叶修离去的荒原不远处就是你们的故乡,而在嘉世神殿依旧挥舞战矛的少年让妳看到了潘朵拉之盒中最后的希望。


当叶修打着黑暗中有些刺眼的银伞归来时,妳已经在裙襬上抹尽了掌心的泪珠,那是一帆的选择,妳确实无权力干涉,如同当年叶修失踪的三个月。但如今妳也有些欣喜的生气了,望着连黑天使都不是的对方,妳突然想着,这应该也算精灵的一种吧,难寒难饿、长生不死、充满力量却没有羽翼的种族,是黑精灵呢。

但妳还是生气着。谁叫他又自顾自的再次选择这事,就算这无声的消失对妳代表着至高无上的信任与归家的信念和指引,可是什麽事都默默承担实在太太太太过分了。

笑着为眼前的傢伙擦乾髮尾微湿的细雨,并收过哥哥梦想中的银伞后,妳俐落的甩了个背影让对方自己去纠葛、去解决。果然,轻轻一句「呵呵」就能让全大陆各国工会会长陷入疯狂的叶神如今也只能搔着后脑,贼头贼脑的伴着鬼脸,希望拉回嘉世神殿最终Boss的注意,只可惜英明一世的斗神发现自己的仇恨直被对方拉的稳妥妥的,还被苏家妹子放了大放风筝,饶自己左闪右窜的就是对不到她那张小脸,最后举手投降乾脆把还长满鬍渣的脸贴上去,只见最佳拍档默契的把脸一抬,去瞧树叶缝隙间雨过天晴的高空,顺带丢下了火摺子,炸了你满脸的蘑菰云,叶大神只好继续鞠躬哈腰三跪九叩忏悔告解负荆请罪。

看对方剑影步都急地快走出八个分身,也只是稍稍赌气的妳,早在他那句「怎麽啦。」还没开口,就没了个底,说实话也只是想瞧瞧对方难得慌张的样子。所以即使雨以停,妳还是打开了哥哥赠与的银伞,将对方的话语阻隔在伞外,「欺负我,就自己去跟哥哥赔不是。」


清晨的彩虹没有儿时来的绚丽,但妳清楚的记得只属于你们三个人的色彩。小时候的妳被宠溺而拥有了虹桥上所有的颜色,而当时还是纯白的天使理所当然将苍穹的白云佔去,为哥哥抱不平的妳乾脆将高空全数送给了哥哥,如此一来,好似只要彩虹还能在雨后高挂,三个人就永远不会分离。

转转伞柄,柔美的骨架划出一条条划破空气的流光,让妳不禁想起了好久好久以前,有一个比白绒球更加柔软、比小白鸟赖皮些许、但比大白凋飞得更高更远、甚至默默扛起一切,载着你们逆风而上的天使,也是这样划破天际,惊天动地的落在妳面前。


而其实在对上那双双眼的那瞬,妳就知道了




                            ──啊,这就是天使。








【7/22】同场加映


魏琛清醒时顺便想起了一位如水的同伴,这几天以为自己因为年纪而衰退的记忆也渐渐的补上,庆幸自己还不到开始失忆的年龄,却也感叹现在年轻人的作风,轰轰烈烈确实不是老人家可以玩得起,但说实话每一个男人对壮烈的定义都不同,要直接跟着将自己的头颅与敌人一同抛洒于沙场之上,还是像你这样,即使双腿早已跟不上同伴的脚步,还是嚷嚷着一些垃圾话,然后在全员背后吃力抬着吃痛的膝盖一步步向前。

「可惜呦。」原本如水的少年可是你们最大堡垒,失去了这层保护的兴欣可说是复巢之下,是否还有完卵,就要看你们熬不熬的过接下来不知尽头于何处的战役,但是……

「可别小看老夫呀。」从盘错的树根中翻起身,你还算俐落的点上一根菸,对着不黑也不白的袅袅烟雾说着──就安心的去吧,老夫也看好那个小魔术师;抱娃娃的债,老夫等你下次还。放心,老夫就是没下限,有的是跟冥府偷来的时间。

边抽着晨菸,边等躯体还是有些痠痛的不适散去,待你终于能从树根下站起的同时,无意间扫过坐在树干另一头的一对身影,你马上又重心不稳的跌坐回去,摔一把老骨头龇牙裂嘴。

不知是因为晨露还是昨晚的细雨,苏沐橙打着千机伞已着树干沉睡着,这原本也没什麽,但是靠在她左肩的傢伙即使被橙髮遮去大半,魏琛也敢用自己的死亡之手发誓,那货真价实的是叶不修!

一早起来就被如此风中凌乱的魏琛感到前所未有的辛酸与无奈,愤怒之下猥琐的脑袋下意识转了多少恶作剧,顺便也把早年的仇恨也还些,等他蓄势待发万事俱全,那蹲于树根与树根之间的姿势可说是猥亵的一等一。

探出半个头,他隐约发现坐于伞下的两人并非一开始就整着对方入眠,而像是玩闹许久的孩童玩累后靠着对方小憩,仔细看叶不修的鼻头还有蘑菰云留下的炭痕。

这表示这两隻大魔王等级的兔崽子一时半刻是不会吵醒了,玩心大起的魏琛更是下意识的搓搓手,法杖也从树根冒头……



然后他就被一张陌生却熟悉,半透明的微笑吓了个踉跄,还因此噜咙的滚下小坡。年轻的精灵王在头顶三尺处抱着腹部无声的大笑着,依旧年少的脸庞让魏琛脑筋断线,怎样就是无法思考。而少年精灵王对老术师比出了一个挑衅、同时有些下流的手势,再用跟他妹妹一样的角度甩了他一记背嵴。

看着秋木苏,或是所谓的苏沐秋随着彩虹消失得速度,消散逐渐被日出染金的苍穹之中,老术师清楚的看见了,在离去前,精灵王紧拥了伞下的那对身影,还顺势用西风微调了伞面,让晨光不至于惊扰依旧沉睡的两人。

成为高空的那刻,魏琛隐约从半透明的笑容中想起了好久之前的暗号,那是有几次逼不的已跟三隻小毛头合作时,对方勉为其难的告诉你的。

「替我照顾好后面的人。」曾经的神射手对你如此交代着。




「算了算了算了。老夫这就去睡回笼觉,啥都没看到。一群熊孩子,麻烦死……」







【小剧场】


「睡甚麽睡、睡甚麽睡,都几点了还不起床,早餐没你的份呀。老魏。」




------------------------------------------------------------------------


【7/21後記】

謝謝大家的耐心等候,明明只是個番外為什麼又是6千字爆出了呀!!!!!

( 對不起愚貓只是個比黃少還聒噪的話勞!!!嚶嚶嚶)

一直很喜歡沐沐女神,但愚貓相信她絕非所謂的聖母,小小的私心與俏皮才是她最真實的一面,記得全職中沐沐曾一次的將劉皓炸死,再從站在她身後的人變成為了自己點燃砲火的少女,讓愚貓不忍也好想戴上護目鏡跟著粉碎一切的煙硝投入戰場,站在團隊最後,成為他們最強的後盾,為隊友、也為自己炸出一條康莊大道。

至於葉神與沐沐的關係,在番外中其實愚貓也沒有點明是哪一種情感,或許都有,也歡迎大家自由腦補,但不管怎麼說他們都是最佳拍檔,是世上最棒的親人,是對方永遠不變的「家」。

 

最後附上靈感來源,【glow】的中文歌詞。請務必搭配食用。

 

傾注而下的清冷之雨 溶化了青色的傷口。

那日曾仰望的夕暮天空的一隅邊、誰人正笑著。

還未發覺之時已變成了大人 就連漂亮的謊也能說得出口

雖然經歷遍嚐了種種的傷痛 儘管如此還是、隱隱作疼啊。

猶若夕暮下眼淚似要流落一般的赤紅 將我心中的你溶解消散。

我的體內 滿漾著你所留下的傷痕 再也往前不了。

吶 消失吧 快消去吧 明明是那麼希望的

為什麼 卻如此地牢牢緊抱這份情感不放?

你的聲音漸漸遙遠 猶若飲沒一切的赤紅。

一定 就這般如許轉往溶化你的夜晚爾爾。

自淡淡暈染指尖零落而下一般的赤紅。

將我心中的你奪去不再返。

千片碎亂的浮雲之間 滿溢而落了淚水。

將一點一滴朦朧的你緊緊擁入懷中不願放。

 




评论 ( 8 )
热度 ( 9 )
 

© 貓不吃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