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不吃魚

卑思與愚貓,都是我所愛之人賜予我的名。
感謝相遇在此同你閱讀的你。
感謝願意瞧瞧我一些想法的你,若在這閱讀後,能得到與我相同的共鳴,我會很感激。但若你因而產生更多觀點,我也感到開心,因為那即是你,而藉由我而能看到最遙遠又內在的你,我當無比欣喜。

尋貓啟事:
http://www.plurk.com/cat_84516

尋貓專線:
cat84516@gmail.com

【 Colourless-Achromatization 無色之章 番外 】 《初遇》(中)

*谢谢这次在lofter上受到许多太太的鼓励,所以在此追加了番外的部分,希望大家喜欢,也再次谢谢大大们的阅读与留言。  感谢此篇由  @Fetter_Without   太太提供灵感


*虽然噗主很喜欢这次在无色之章中使用的文风,但是可以容许偷懒稍稍跳回Hearty的写作方式吗?(哭哭) 因为无色的写法实在非常耗脑,对不起QAQ


*灵感来源,与建议搭配实用的BGM


【glow】ユリカ/花たん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Daadyh_q5Rk 


【虹】少年T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dzO0YUWchqI


 


事后叶修是如何拚命挽回自己天使的形象,都是很久很久之前的事了,而某年后的秋日,苏沐橙曾倚着嘉世神殿的圆柱咬着同样沾满秋日气息的瓜子,对着身旁将吐出的云雾变换成各种飞禽走兽的斗神坦白,现今叱吒风云的一叶之秋在她眼中曾是坨软绵绵让人想蹭的棉花球,然后梳开后是隻很会嘲讽小白鸟,等三日养好扭伤的左翼后,又变成了和哥哥一起摘橙子妳的大白凋,最后望着答应几天之后就会回来的白色背影,还小的妳舔了舔被橙汁沾满糖分的指尖,黏腻又有些酸甜;当下,妳才知道对方不是白绒球、也不是小白鸟、更不是大白凋,是未来将成为比亲人还亲密的人。

而他,是叶修,是个天使。


如果说苏沐秋的温柔是睡前未妳拉上的被褥,是落在妳额间的晚安吻;那叶修的体贴就是沉睡中为你们挡去梦魇的双翼,他的关心总是如此不经心,让他人觉得他就是张与哥哥抢粮抢先抢第一的脸,没羞耻无下限,但回头想想,那一路嬉闹处处都是无法言语的暖和。

待橙香两次沾满三人的嘴角,你们依照在草原上的用白云画的地图,要将这大陆行走一遍。妳永远记得,当时妳所知的世界好小又好大,小的如妳所熟知的林子与草原,却也同时大的像两位哥哥口中怎麽都望不尽的地平线。

说起来妳是个矛盾的孩子,旅途中无论路过的农家或是一起同行的商团,那些朝妳手心塞糖儿的长辈们一直说是妳是个乖孩子,虽然他们总说,小妹妹小小年纪不怕路险不惧路遥,一路上也不抱怨更不吵闹,不像自家孩子不坐马车不骑马车就闹得全团不能启程;要不,入了大城就要东求西一下要这个、一下想那个,不过妳知道那只是因为跟哥哥们相比,自己才特别显得乖巧。

就算不求娃娃、不求点心,妳知道自己其实是比哪个孩子都贪婪的,妳想要哥哥们一直笑着,即使不知道下一餐在哪裡也没关係,反正精灵跟天使都是挺耐饿的种族;妳也希望荣耀大陆又小又大,这样吵闹的哥哥们就能早些停下那些幼稚的、谁是第一的争吵,但如果这大陆比想像中的广大,这美好的旅途就能永远开心地走下去。


妳是个矛盾的孩子,现在也是。


查觉到异样的那晚是因为妳被噩梦的脚步惊醒,悄悄爬出哥哥在仲夏有些嫌热的怀抱,最近几日都只依靠还不熟悉的林子果腹,又总是跟叶修抢着将鱼肚留给自己,哥哥的手臂明显的消瘦许多。拉拉裙角,漆黑的陌生林子并没有恶意,只是夜晚引起了每个孩子都有的恐惧,依着掉落的羽毛以及夜间哭丧鸟的指引,妳跌跌撞撞地来到小河边。沿途妳被小树枝擦破双颊也没低下泪水,但是看到在畔边,激出涟漪且阵阵抽蓄的天使,眼眶一下子就不争气的承受不住过重的泪珠。

紧急的从幽咽的河石下挖出了稀有且珍贵的藓苔,翻起还在不自觉作呕的天使,强迫自己不惧秽物的将苔球塞入对方喉中,等待双翼不再颤抖后,妳也不顾手上还残存着呕吐物,就急着往林子冲去。

求助哥哥的呼喊还卡在喉中,妳就被身后一张跟哥哥同样广大的手掌拉着。不信任对方只是误食毒草的谎言,妳因为担心而几乎不耐的想将对方丢在河畔,直接回去找哥哥来,终于对方在妳半笑半拿哥哥威胁的状况下收起玩笑的语气,并鲜少严肃的喝止,硬生生地挡下妳所有的提问与行为。


妳曾没看过叶修难过或是悲伤的样子,多次从天界偷熘下来,被打伤肩膀打肿腿,严厉的父亲说了多少恶毒的话语,叶修说会回来的早晨从未失约,那一句清清淡淡的我回来了似乎就跟三个人手牵手一样容易。


但是那夜的黎明,妳隐约从对方偷偷用羽尾遮住眼角的隙缝看见了不甘与心痛,而那双眼中的坚决,美的痛苦,让妳一生无法忘却。待妳终于组织好了言语,对方像是算好似地轻揉妳的头部,带着刺痛心脏的微笑说着:「乖乖,别告密呀,那傢伙知道后只会更痛罢了。」


后来从古老的同族长辈口中得知有关天使的诅咒时,对方早已失踪整整三个月,那煎熬的日子中,妳跟哥哥轮流在从月下踱步,每有路过的西风就抓着对方的风角,激动地询问有关一位爱流浪的天使的消息。

就在哥哥红着不知是生气还是伤心的眼角,嚷着要将赠予对方的战矛摔坏,而其实握着矛柄的双手比任何人都颤抖、都在乎时,一双比黑夜还广大的羽翼从期望与期盼的高度重重落下,将妳与哥哥撞倒在月色的温柔之中。

落地的力道并不疼痛,但妳的胸口却是撕扯般的肿胀,幸福且甜蜜到会落泪的,千言万语都化为了一声声无意义的啜泣,连同无力的拳头重重的打入对方的胸膛,一下又一下,比思念更加沉重,比心脏跳动的意义更加令人感到欣喜。


之后整整一个礼拜,哥哥都不愿意与叶修说话,只能由妳在两个人之间,隔着甜蜜的青涩与倔强的关心,在三个人肩并肩中传话。

跟童话故事般,两人最终是由一个吻打破了僵局,然后跟所有美好的结局一样,小恶魔般的天使与绽着灿烂笑容依然可以虐菜的精灵,拉着看似天真无邪的妹妹用无耻、猥琐、没下限征服了全荣耀大陆,真是可喜可贺。

伴着破晓时,初代蓝雨城城主远方传来的呐喊,即使在树林中大笑会吃了满口的落叶,妳还是忍不住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同时努力将怀中与哥哥们偷来的白狼毫、密银吊坠与点冰法杖抱紧了,这些可都是哥哥要製作新银武不可或缺的宝物。

确定名字要叫千机伞的那晚月儿正圆,沉睡中妳隐约知道两位哥哥蹑手蹑脚地走出三人短暂居住的小树屋,在梦境中翻身,妳勾起被爱与无止境尽的幸福的嘴角;但又浅梦之中,妳却微微觉得有些疼痛,好似有什麽情感还未好好茁壮就被其他色彩抹去,徬徨且无助的被忽视着。




------------------------------------------------------

明天發下集。然後一定寫出喬高為小說翻譯~

之後就可以回去先填好利艾Hearty了!!!


7/20 謝謝幫愚貓抓錯字的太太們 愚貓只是個第十權王者錯字王  

评论 ( 4 )
热度 ( 5 )
 

© 貓不吃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