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不吃魚

卑思與愚貓,都是我所愛之人賜予我的名。
感謝相遇在此同你閱讀的你。
感謝願意瞧瞧我一些想法的你,若在這閱讀後,能得到與我相同的共鳴,我會很感激。但若你因而產生更多觀點,我也感到開心,因為那即是你,而藉由我而能看到最遙遠又內在的你,我當無比欣喜。

尋貓啟事:
http://www.plurk.com/cat_84516

尋貓專線:
cat84516@gmail.com

【 Colourless-Achromatization 無色之章 番外 】 《初遇》(上)

*谢谢这次在lofter上受到许多太太的鼓励,所以在此追加了番外的部分,希望大家喜欢,也再次谢谢大大们的阅读与留言。  感谢此篇由  @Fetter_Without   太太提供灵感


*虽然噗主很喜欢这次在无色之章中使用的文风,但是可以容许偷懒稍稍跳回Hearty的写作方式吗?(哭哭) 因为无色的写法实在非常耗脑,对不起QAQ


*灵感来源,与建议搭配实用的BGM


【glow】ユリカ/花たん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Daadyh_q5Rk 


【虹】少年T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dzO0YUWchqI



 从掌心抬起被泪水浸湿的双颊,妳不只想起了那如水一般的同伴,似乎才是不久之前,妳看着对方被他带领着,并加入你们的团队,怯生生的羽翼不安的收併,但双眼中的坚决让你想起了好久好久之前的那日。

所以在仪式之后,妳能比任何人都平静却也比任何人心痛的去帮对方清洗背嵴上撕裂的伤口,一颤一颤不自觉抽蓄的蝴蝶骨如同对方滑落的泪珠,在妳将浸满黑血的棉布投入清水中,看着液体从清澈到溷浊的抬头与擦拭之间,妳只觉得时空讽刺的重叠着,命运的纺纱再次在妳面前勾起了相同色调的命运,但妳绝不容许。于是妳用对方既不是黑也不属于白的鬼火,在与许久不见的虚无之神的讨论下,给了对方一寸灰的真名,代表这孩子受妳皇族精灵的庇护,更将之视为弟弟一般的疼爱,只愿能突破繁星所订下的命网,即使成为非命定之物也无妨。

当时妳对方抚着微棕的髮尾,且看着他撑着伞柄小寐于树下的背影如此祈祷着。



妳永远记得与他的相遇。


那日的午后时光阳光暖和的刚好,嚼着兄长寻来的松果与葵瓜子,鼓鼓的双颊沾满丰收的气息,软绵绵的幸福滋味让前方的哥哥忍不住行走几步就转过身来揉捏,但妳也没有闪避,因为妳知道那是哥哥宠溺妳的方式。

欢笑之中兄长走出了枫木的怀抱,脚掌虽还轻擦着枫红的温度,但一望无际的草原对还不习惯离开树林的妳来说实在有些耀眼,这就如同总躲于树洞的小松鼠不小心爬上了过高的树梢,第一次了解苍穹有多麽辽阔。枝桠与树叶温度正慢慢的从髮尾滑下,总为妳挡去炎阳的阴影也发出细微的催促声,林中的风儿更是捲起了妳的裙角,试图鼓舞妳向前走出伴妳成长的森林。

这是个重要的仪式,所以早已踏入日光之下的兄长并没有催促,而是绽着比蒲公英更柔软的微笑在一步之远的距离等待,所谓的林子对于精灵等同于诞生后的另一条脐带与更为广阔的子宫,无须透过言语,树木的私语会教会他们一切的言语;穿梭于枝枒之间风声会将林中的一切向幼小的精灵倾诉;河水潺潺道尽了这林子从无到有的历史,甚至是在这林之前的母树的那林,那山,那森。

妳对自己出生的橙木并没有太多的印象,兄长说一场大火带走了一切,仓皇之中他只能抱着刚会哭啼的妳从狱火中逃出,过程中,他可幸的摘到跟他同时出生的枫树之果,顺带挖出了生长在妳妊娠污血中的小橙木幼苗,而这两株树木,目前就种植在妳与哥哥迁移的林中。生为曾经的皇族,妳是兄长为一的臣子与人民,所以他尽其所能的呵护妳,而妳也细腻贴心的回馈着妳当时世上唯一的亲人,至于儿时妳因缺乏母乳而哭啼,兄长为此焦头烂额,最终为妳害臊的露出平坦的胸埔这种趣事,嘘,可别大声宣扬,哥哥会透过枫叶的交头接耳偷听到。

如今这回忆般的细语也一阵阵的轻推妳的肩胛,鼓励的温暖抚去了卡于喉间的忐忑与不安,深吸一口气,慢慢挪移且颤抖的双脚让妳像极了准备初次飞翔的幼雏,然而一步的距离说长也不长,说短,也只是个呼吸的间隔。

当下妳似乎觉得有什麽从背嵴滑下了,好似一直以来总有位温柔的双手搭于双肩,指引妳、带领妳,不过还无法回首查看,妳的兄长早已连同欢笑将妳抛入高空再用力地搂住,好似妳完成了什麽不可思议的任务。

等到哥哥把妳安妥的放于草地之上后,他再次神秘的向妳回眸一笑,如同今早哥哥也悄悄的绕着从没见过的走位,在不知不觉中将妳领到这位于林边的草原。一般的兄妹可能会因此大吵一架,但是早已安于变化的妳,只是在惊讶嫩草居然可以比枫叶柔软的同时,在清香中找到了一个舒适的姿势,然后抬头仰望正高举长弓的哥哥。

向佃农借来的麻布衣裳也遮掩不住那优美的蝴蝶骨,它们如锁定猎物的猎豹般紧绷着,危险而不失高冷的优雅,向前伸的手臂是世上最坚定誓约,凡是妳向哥哥要求要射下的目标都能达成;所以不知不觉中妳也绷紧了后颈,喉头渐乾的同时妳感受到了亲人呼吸的共鸣,甚至只差一毫米,你们连心脏跳动的力度都能同步。

可是幼小的妳毕竟能力还有所不足,还未能跟上哥哥冷静如弓矢,却也激昂如风声的心跳,由秋风组成的利箭已向云海的末端飞去,精准的射中那如太阳黑子般的小点。在箭还未发的那瞬妳就相信哥哥一定能命中,但是当目标落下时,妳还是忍不住惊呼了一声,那是前几日妳向哥哥询问,从雨滴口中听来的,如仙子却没有薄翼的种族,且双翼比白凋逆风而上更加炫丽且辽阔的,「天使」。




风中凌乱还不足以形容那日叶修的惨状,被父亲指责不好好学习的自己好不容易在追兵着枪林弹雨中从天界大门的门缝挤出去,一路上心惊胆战的飞过了云海,正想在前几日望见精灵少年的浅星滩上休息,谁知道连脑袋都还没有伸出去半个,就被一股痛的飙出眼泪的力量射下云端,刺痛从左肩蔓延并穿过左翼,在空中打横伸直都无法好好调整羽翼,最后发现原来是左翼被风编成的锁链狠狠靠住后,叶修连挣扎乾脆的放弃了,一路从天界尖叫嘶吼腹俳,过程响彻云霄中气十足慷慨激扬铿锵有力馀音绕樑。

于是一团跟揉烂的棉花球没太多差别,掉落途中又会发出比杀猪更可怕声音的白色球状物落到自己面前时,苏沐橙的一次瞭解到。







「啊,这就是天使。」






---------------------------------------------

真心沒有要玩葉神的意思,請大家看愚貓真誠的雙眼。

對不起最近被母上查水表,慢更了點,之後會好好補上的,真不好意思。

评论 ( 5 )
热度 ( 5 )
 

© 貓不吃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