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不吃魚

卑思與愚貓,都是我所愛之人賜予我的名。
感謝相遇在此同你閱讀的你。
感謝願意瞧瞧我一些想法的你,若在這閱讀後,能得到與我相同的共鳴,我會很感激。但若你因而產生更多觀點,我也感到開心,因為那即是你,而藉由我而能看到最遙遠又內在的你,我當無比欣喜。

尋貓啟事:
http://www.plurk.com/cat_84516

尋貓專線:
cat84516@gmail.com

【喬高 / Colourless 無色之章-Achromatization 終章】

*奇怪的西方史篇设定

*主cp乔高

*微安乔、微伞修橙、微喻黄、微刘卢、微韩张、微新双花、微周江、微肖戴,以上cp大约只有一句描述,别问噗主在哪裡,也欢迎自由心证,因为噗主常常写文写到自己是谁都不认得了(啥?)

*灵感来源与二次创作:

秘蜜〜黒の誓い〜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hyZS_rQnjVs

オレンジ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o2uNH_t9A6o


若发现剧情以相似之处,嘘,是秘密呦。

而可接受者就麻烦继续向下了。


------------------------------------------




高英杰不知道自己为何哭泣,他只觉得他的生命被恶狠狠的撕毁成两半,他无法理解,无助且迷茫的抱着一片黑色的羽翼竭尽生命的哭泣着。他不明白自己失去了什麽,也无从想起,但这种空虚的恐惧让自己落泪的更加激烈,双眼刺痛的流出血泪时,他仍然不知为何而如此心痛。

最后是叶修挥着黑色的羽翼发现倒在虚无之潭的他。


当高英杰被天界的判官以被逆天网的罪名贯穿左心时,叶修以在赶来的路上,但他看见被然成灰烬的教堂废墟时,他知道这一切早已无以挽救。乔一帆所做的,是将自己的所有存在与剩下的灵魂归还给虚无,换取高英杰的生命,所以逃离天网的非命定之物外,所有人都遗忘了乔一帆的存在。

可是返回微草公国,在方士谦与学徒袁柏清呼唤之下,终于清醒的高英杰还是不能克制的掉泪着。伟大的魔术师十分担心,也发现自己记忆中细小却串起原委的空白,而兴欣的一群人也无法继续向前,他们少了最贴心的嚮导也失去了唯一的堡垒,看着也在落泪的同伴,叶修难得只点者菸却不吸食的望着星空叹气。


一周后,不管是兴欣或是高英杰都不见好转,于是打着银伞的访客再次造访了训练塔,早已在大门等候的魔术师眼袋下都可见严重的黑影,将散人领于第一学徒的门房前,叶修再次以不怎麽好听的绰号唤住了魔术师,并向他抛去能安定情绪的稀有药草。

坐于床榻的高英杰勉强的为来者挤出礼貌性的笑容。

「想哭就哭吧。」叶修拉过椅子,不怎麽优雅的坐下。

「哥等你。」一样如无赖般的玩笑话,让高英杰脆弱的伪装彻底毁灭,但这次他不再嚎啕大哭,而是望着远方的翱翔的候鸟默默流泪。

这次止下泪珠的学徒像是被洗淨般,空白的可怕,不过叶修知道,这是这两周来他最平静的时刻,所以他藉着还未完全落下的夕阳说了个故事,故事中有小学徒与他的守护天使,还有少年魔术师与他的阵鬼恋人,故事说常不常,说短不短,恰好在高英杰的星宿与他无色的伴星挂于窗口时,叶修和上了记忆的为后一一页。

「故事中的学徒与魔术师,是我对吧?」被誉为天才的少年马上作答出正去答案。

「请让我想起来,我知道前辈告诉我故事的意义。也许想起来后会比现在还痛苦也没关係,因为这样对那位天使不公平,记忆他是我的责任,所以请让我想起。」那夜,学徒哽咽的乞求着,请求黑天使的宽恕,请求这世间的宽恕。


于是黑天使来到了潭前,而捧着面具的老者也默默的河水中浮现,没人知道老者以凝视那半脸的面具多久,只知道他眼中的无奈与黑天使相同。

「想想那水元素的波纹还是哥画的。」叶修用菸头指了指面具上给画符般,其实在东方代表祝福的花纹。

「他是个好孩子。」吴雪峰回答。

「所以哥这个做导师的可要做点什麽了。」无惧的踏入河水,原本平静的潭面却开始掀起了波涛,几乎要将叶修吞噬。

「叫它们别这麽急,哥一向说给就给的。」从容的闪过水花,除了膝盖以下的衣物之外,黑天使丝毫还没有沾湿。

「你确定?小队长。」老者用记忆中的绰号呼唤着,叶修几乎可以看到好久之前,当虚无之神没有因为阴鬱而将自己的外表变化成老人前,甘愿堕落的天使是如何在精灵兄妹面前放肆地与虚无之神面前没大没小的讨价还价,而因此,不知何时叶修就成了三人小组的行动者,虽然常常思考计画与决策者还是苏沐秋,但通常被众神明或是种族追着打的还是叶修,于是小队长的绰号也在不知不觉的订下了。

「反正哥也不常飞,有跟没有是差不多的。」嘴上如此说着,不该微颤的菸头还是透露了一丝犹豫,所以最后叶修还是放弃似的丢去了丝毫没吸食的菸头。

「被小朋友们上了一课呀。」回想昨晚小魔术师说过的责任,叶修自嘲的同时张开了如黑夜般广阔的双翼,下一秒黑水像饿虎般的扑来,当左翼消散于回忆的洪流中,叶修并不觉的疼痛,到是逆水而上,在虚无的深渊中寻找那抹灰色的身影时,叶修反而止痛似的吸了好几口烟雾。

最终当右翼也被虚无食尽的那瞬,荣耀大陆即使正日当午,却在眨眼间陷入黑暗,迷茫的人们无不奔出房舍,去察看被黑暗吞噬的苍穹。然后不知是谁开始呐喊着,看!是那诅咒的黑羽!,然后伸手去出摸时,接触到物体的羽毛全化为了一隻细小且打着哈欠的灰色鬼火,不过那也只有一瞬罢了,一般人所见的不过是黑羽散化于掌间,而一个时辰后,遮住天界监视的黑暗就消失于地平线,似乎刚刚所发生的一切不过是场梦。

现在,梦境离去,人们也醒了。

而半卧于床榻的小魔术师也伸手从窗外接住了许多黑羽,但当黑羽飘落时,他便发现那与斗神夺去真名那日所落下的黑羽不同,它们较于细小,却不似麻雀的溷色,倒是与那日在潭边转醒时,手中紧握的黑羽相同。

看着一隻隻打哈欠的小鬼火,高英杰哭着笑了,他记得有一个人也曾经唤出它们,安抚陷于怒气中的自己;而高英杰也记得那些黑羽还是纯白的样子有多轻柔、有多温暖。很快的,拾来的黑羽全化为虚幻的火焰,然而失去主人的它们存在也只有一瞬间,魔术师房间的热闹便在转眼间静默,只留下一片还压于高英杰胸口,与他分享一丝心跳的羽翼,即使有落泪的声音也没关係,散去的灰烬在空中化成丝丝缕缕,不停的向人们叙说着一段透明且无色的记忆。

笑着推开了所有塔中的窗櫺,微草训练塔的学徒们全有不理解着看着边跑边拭泪,却依旧微笑的高英杰,他们所不知,他正将那无色的篇章从塔中释放出去,为他找来新的感动与旧的记忆。

最终,早已赤脚跑到有些红肿的小魔术师拉开了塔顶的大门,一阵狂风也在此由后颳起,吹乱了他的髮丝更带去了他的眼角的水滴,像是一位天使从他身后窜出,带走他所有的忧伤定将之抛去。


「谢谢你,一帆。」亲吻那沾满心跳与温度的黑羽,高英杰仰望着星空中,最闪亮也最耀眼的,一颗水色渐透,如无色一般的星星。


-完-



--------------------------------------

【作者後記】

夜安,這裡是愚貓(貓不吃魚)

本想說兩萬多的小說又被我爆了,對不起我只是個比黃少還煩的話嘮!!!!

趕稿中真是寫到快吐,快把自己從20等殺成0等而且還走不出主城,我再也不脫搞了!!!!!對不起,請大家拿千機傘捅爆愚貓。(你去死吧。)

 

總之,愚貓是真心愛喬高的,請大家看我真誠的雙眼。

兩位少(騷)年對於愛情的懵懂,還有對自己的認定與追求,這都是愚貓喜歡他們的原因。

也謝謝喜歡喬高的你們。

 

以下是感謝名單。

謝謝小狩學姊,再次拖稿了請殺了我。

謝謝犬,封面好漂亮!!!!我真的快愛上你了!!!!!!請快下全職坑!!!!我會在坑底好好接住你的!!!然後再次強調封面超美,大家快去膜拜!!!!!

也謝謝陛下一路聽我說不要殺一帆但還是砍的一帆一邊哭一邊打幾乎快煩死人。

還有對岸的 @叶修饲主苏沐秋 @Fetter_Without @虾控_莫小莫  與很多的lofter太太們,你們的留言都是愚貓的動力,真心愛你們。

最後

謝謝閱讀到這裡的你。

2014/7 愚貓



评论 ( 7 )
热度 ( 9 )
 

© 貓不吃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