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不吃魚

卑思與愚貓,都是我所愛之人賜予我的名。
感謝相遇在此同你閱讀的你。
感謝願意瞧瞧我一些想法的你,若在這閱讀後,能得到與我相同的共鳴,我會很感激。但若你因而產生更多觀點,我也感到開心,因為那即是你,而藉由我而能看到最遙遠又內在的你,我當無比欣喜。

尋貓啟事:
http://www.plurk.com/cat_84516

尋貓專線:
cat84516@gmail.com

【喬高 / Colourless-Achromatization 無色之章 七】

*奇怪的西方史篇设定

*主cp乔高

*微安乔、微伞修橙、微喻黄、微刘卢、微韩张、微新双花、微周江、微肖戴,以上cp大约只有一句描述,别问噗主在哪裡,也欢迎自由心证,因为噗主常常写文写到自己是谁都不认得了(啥?)

*灵感来源与二次创作:

秘蜜〜黒の誓い〜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hyZS_rQnjVs

オレンジ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o2uNH_t9A6o


若发现剧情以相似之处,嘘,是秘密呦。

而可接受者就麻烦继续向下了。


------------------------------------------



乔一帆在半年后离开了微草公国,那是在一场与虚空古城发生的冲突之后。

那战,让微草公国的吟游诗人做了一叠又一叠的曲目,去歌颂新生的小「魔术师」。传言在战局僵持的第三日,被鬼神设计并受困古城内的战队已面临粮食不足的问题,就当立于城牆上的王杰希一甩扫帚决定孤注一掷,将用自己的身躯为战对开出一条通路之时,年轻的魔术师及时拉住导师的衣袍,抬起决意的双眼,请求同行。接下来的过程即使被诗人用炫丽且过于华丽的装饰音一一凋琢,却似乎还无法完整描述两位魔术师杀出重围的险恶与绚丽,魔法弹贯穿了古城血红的天空,倾泻而下的日光让阵鬼们发出刺耳的呻吟,飞舞的扫帚收割着敌人的头颅,师徒俩背负希望的彩蝶,也如带来虹彩的祥禽,更如所谓的「魔术师」,为微草公国带来一场惊奇的完胜。

但有人私下言传着,战队其实不该受困于鬼神之下,有人,有一位总是被大家忽视的人在执行潜入任务时被第一斩鬼李轩捉住了,即使他当下捨身取义,决心与敌人同归于尽于密道之中,却还是阻扰不了第一阵鬼召唤了古城的鬼神。

不过言传毕竟只是言传,很快的就被新谱出的赞美词与歌颂淹没。


但那其实是事实,而这算是造成乔一帆离去的一部份原因。

潜入任务会被发现的状况早被王杰希纳入考虑之中,他倒是对为战队多争取半个时程的乔一帆感到惊讶,而乔一帆从密道中被抬出时已是性命垂危,止痛的药剂也可恨的在当下产生副作用,一旁高英杰的关心与担忧反而无情的吞噬着乔一帆的生命,当下连方士谦都不晓得是否能接这孩子从冥府门前带回。

看着少年反射性收起羽翼想保护且保暖自己,却因此换来一阵阵的乾呕,而吐出的秽物与污血更将一片片纯白的羽翼沾污,方士谦几乎要为对方打入毒药、要为这酷刑画上句号时,他看见少年仍旧对着陷入疯狂的宠爱之人勾起嘴角,即使连呻吟都发不出,他还是坚持的说出那句「没事的。」

施打毒药的针筒被狠狠的摔破了,方士谦誓言要将眼前的天使救回,而一旁紧握天使双掌的恋人则用性命起誓,要与天使一起回到故乡,要为他带回胜利,然后归家,一起归家。


他们如实的胜利了、归家了,也被赞颂与歌咏了;但天使还是离去了,徒留一抹如泪水滑下脸颊的亲吻。

那时从病床上转醒的乔一帆第一眼看见的,就是哭的像小花猫高英杰,而接下来被自己的守护人骂本、骂傻,乔一帆还真是头一遭。看着对方失控到堪比邻国某圣剑的语速、喘到面红耳赤却无法停下哽咽,还有连自己都不知道在骂什麽的思绪,乔一帆初次在胸口的疼痛中感受到一股温暖,就像割腕自杀的人们在失去最后一丝体温时所感受到的泰然与感谢,谢谢上天在最寒冷的时刻还垂怜一丝温暖,所以乔一帆在那瞬理解了甚麽,所以他绽出幸福又绝望的微笑,将高英杰塞入怀中,如同儿时英杰鲜少哭闹时一般。闷闷的低鸣与轻捶从胸口传来,即使轻捶,却依旧仍是击痛灵魂的力度。

高英杰是知道自己的天使迟早会离开,只是他因为惧怕所以摀住了双耳、蒙蔽的双眼,因而失去了说再见的机会,如此孩子气的行为连高英杰自己都觉得恶厌,但他就是无法克制自己在体内如毒素扩散的佔有欲。从小,他从未向自己的专属天使要求过什麽,也从未觉得因为对方是自己守护天使所以必须给予什麽,他们的关係原先就像心瓣会跳动,万物会吐纳般的自然,你会我盖上暖被,所以我搂上你的颈肩诉说着感激;你为我挡下疾病与祸害,我誓言找出医治你的药物;你为我流泪,那我就为你绽放笑颜;这从来就不是单单守护天使与守护人的关係。

可是如今,让你们在这茫茫世间相遇的理由,却成了伤害双方的根源,若想并肩飞行,想站在同一战场上战斗,就该斩断这相繫两人心脏的锁链。

是时候了,看着一帆不时望着远方发愣、或是对自己的双翼以及高空露出感谢与怀念的眼神、或是难得在训练完后要求与他再多飞一点、在飞高些,高英杰知道,一帆就快消失在那星空的光芒之中,而现在他所握的,不过是千年前一座垂死的星宿所散出的光芒,而那星宿,早已不在。

一帆离去的前三天,是你们十八年来第一次的争吵。

复盖高英杰的羽翼洩露情绪的轻颤,乔一帆躲在羽毛后说:「英杰,即使我离去,你还是会肩负为草的未来,对吧?」

快步入梦乡的高英杰眨眼从被褥下翻起,紧张且害怕的在黑暗中闪烁着水光,他反问对方:「什麽意思?」同时左手如迷路的孩童,急着寻找天使的掌心。

但是天使违反本职的逃开了,望着陷入恐惧的守护人微笑着。


乔一帆想起早晨才与导师的讨论,他们都发现天使对小魔术师的影响太大,高英杰不该一直这股感情左右,即便守护乔一帆是他想守护国家的最初心愿,也算是最大的原因。

「他该找到属于自己的荣耀,而不是他人的。」乔一帆婉拒了导师掌中下一个月份的止痛剂,加强的止痛剂说实话也是无效药,况且乔一帆也知道,再这样食用下去自己也会活不久。

是时候该尝试另一种飞行的方式了,梦中的水波升一直在耳边回盪,虽然在也不能窜上高空,不能用羽尾去触摸苍穹的温度,不能用初羽与风儿还有云海私语,但乔一帆知道自己还有另一种翱翔的方式,所以即使恐惧,他还是大胆的向前迈步了,即便前方就是断崖,是万丈深渊,而自己只有一条绳索可以行走,抹去泪水的他不是退缩,而是将眼前的道路看得更加清晰。

所以他还是面带微笑的,即使自己并没有告知任何人他接下来会去的地方,也没有收到任何再见与祝福,他做好最后一次也是最完美的一次展翅的准备。


「不知道英杰准备好了没?」在吻上争吵后埋头就睡的英杰的额间,乔一帆还是在此遗留了一私牵挂。「一定还在准备吧,要快一点呦。说好要一起并肩战斗。」

你们争执了许多,包括守护天使与守护人之间的不平等,虽然对于对方都知道此事后争吵一度陷入无语,然后当事人双方一个抱着被褥,一个尝试将羽翼与容颜埋入枕间,但两人又因为对对方的关心与在乎再次争执。

那是个几乎矛盾的可爱战争,高英杰出于对对方疼痛的痛心,恼火的反驳曾经说好一同并肩;而乔一帆不甘示弱的大吼高英杰的不能理解,他不愿只是区区的守护天使,鸡飞狗跳的画面是怒气冲天的,也是甜蜜到黏腻的。说到底,他们只是因为太爱对方而不愿失去。


所以乔一帆在离去的那夜,他并没有说出那三个字,他只是虔诚的忍着剧痛,在高英杰沉睡的容颜留下如羽翼扫过笑容、一抹如泪水滑下脸颊的亲吻,并喃喃念着,自己还会归来。

有人说,其实高英杰是知道乔一帆是在何时离去的,但因为守护天使太爱自己的守护人,所以离去前的那晚,他为他唱了多年未闻的安眠曲,希望他不要因为别离而伤痛,却也放弃了说再见的权利。

而让小魔术师在晨光下转醒的原因,是胸口一股撕裂般的疼痛,然后他流泪了,却也终于成熟且准备好了。



----------------------

(7/6)想睡,明日續更

拜託大家跟愚貓說說話,真心好怕ooc


(7/7)

天使們吵架好可愛!!!

起承「轉」合


评论 ( 4 )
热度 ( 7 )
 

© 貓不吃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