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不吃魚

卑思與愚貓,都是我所愛之人賜予我的名。
感謝相遇在此同你閱讀的你。
感謝願意瞧瞧我一些想法的你,若在這閱讀後,能得到與我相同的共鳴,我會很感激。但若你因而產生更多觀點,我也感到開心,因為那即是你,而藉由我而能看到最遙遠又內在的你,我當無比欣喜。

尋貓啟事:
http://www.plurk.com/cat_84516

尋貓專線:
cat84516@gmail.com

【喬高 / Colourless-Achromatization 無色之章 四】

*奇怪的西方史篇设定

*主cp乔高

*微安乔、微伞修橙、微喻黄、微刘卢、微韩张、微新双花、微周江、微肖戴,以上cp大约只有一句描述,别问噗主在哪裡,也欢迎自由心证,因为噗主常常写文写到自己是谁都不认得了(啥?)

*灵感来源与二次创作:

秘蜜〜黒の誓い〜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hyZS_rQnjVs

オレンジ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o2uNH_t9A6o

若发现剧情以相似之处,嘘,是秘密呦。

而可接受者就麻烦继续向下了。


------------------------------------------





十岁接过魔法帽与扫帚的入门仪式,十一岁比其他孩子飞得更高更远,甚至到达天庭的大门,十三岁才入学院不到一年鸠换下初学者的褐袍,十四岁超越了蓝袍直升灰袍,十六岁正式成为「魔术师」的第一学徒,跟着成年的高年级穿上黑中带绿的最高袍级,这在旁人眼中闪耀与璀璨的大道,主角高英杰却是走的战战兢兢。他并不憎恨被冠予的真名,因为导师曾说过注定与命运未必相同,这与得到真名未必能肩负这名称一样。

过多的压力与期待虽造成高英杰更为内向的性格,也让他在课堂上的演练比他人多了一份放不开的紧张,但在乔一帆的陪伴之下,即使颤抖着指尖,他还是完成了满分以上的表现。而大多两人独处的时间中,他几乎可以称得上是飢渴的学习着,说是努力也好,是因为名称带来的方便也罢,许多的秘辛与稀有的药材让他流连于知识的殿堂,学习使他快乐,在还未如此成熟之前,这有如儿时无暇且洁淨的喜悦几乎是他背负「魔术师」称号的动力来源。

但时间已不许他蹉跎,嘉王朝崩塌的馀响传遍各国,众人对于新生的斗神与嘉世首相请来的雷霆邦主作为顾问的搭配,没有一个有百分百的信心。不是他们看不起新斗神即使高傲依旧不容小视的武力,也绝非忘却雷霆邦主可是荣耀大陆上四大战术师的一员。所以比起窃笑,大国更是暗自招回了商贾,并背地号招了军队,除了就此贪得一些版图,有先见之明的国家所激昂、同时恐惧的,是接近七年来的平衡将因此崩坏。

斗神叶秋被流放的那日,霸图帝国发布了全国的宵禁,晚间十点整后除了教堂与皇宫外,一律陷入黑夜,街道上每半更会有军队巡视,从远方眺望,那几乎是帝国在夜色下深眠的鼾声;而留下教会与皇宫的火光并非最高牧师「石不转」张新杰至时还无法入睡,相反着,当他和上眼帘的那瞬,就是帝国沉入黑暗的那刻,留下教堂灯火的意义是为了无法预防的医疗,再向帝国的中心望去,从帝国建起就不灭的烽火犹如雄狮的心脏,安详却不失肃杀之气的跳动着。

那日之后,蓝雨主城的护城河在五年的休憩后再次被注入河水,骑士塔的学徒也从各城返回塔中,游于各国收集真名的术师也展开了归乡的双翼。烟雨楼的剧码被大幅删减,以主楼为中心,归属于烟雨的山峦与山峦之间,雨下得更密更急了。虚空古城即将成年的孩子今年被迫一定要将一半的魂魄祭献给鬼神;百花谷的百花依然齐放,繁花塔与血景殿却换上了新品种的花束;虎啸山庄革新的风气让旅人闻之丧胆,比起团灭的血腥,旅者开始怀念席年夜袭的安然无恙却财物尽失;轮迴草原的朔风更加强烈,各国的边疆已见袅袅狼烟;雷霆联邦纵使失去邦主,副手元素法师尽责的天天为联邦中心的大笨钟上紧发条,让由联邦本生谱成的鍊成阵继续运转。

而微草公国第一学徒在上课途中被骑士长刘小别叫出去时,连乔一帆都无法完整的平息那如鼓声的心跳。

第一次观看战争的录像时,高英杰还未到结束就受不了的离席,正要追出去的守护天使被魔术师唤住,直到夜深检讨完录像中的战术与蓝雨主城与自国相对的优缺后,乔一帆才在被褥之中找到了泪流满面的高英杰。

连双脣都颤抖不已的他没有要求拥抱,纵使泪水不止,乔一帆能从他洗淨的双眼中看到了领悟与承担责任的觉悟,即使高英杰眼中的体悟有多麽耀眼,乔一帆还是忍着贯穿胸口的疼痛将他纳入怀中。

「就算变帅了,还是很可爱、傻傻的。」一帆在内心对英杰说,「明明怕的不得了,这颤抖的指尖不就是证明吗?」感觉到对方连回抱的力气的没有,乔一帆展开了羽翼将两人包复的更贴近,更能让对方感受迴盪在彼此之间安抚的心跳,同时也将自己的痛楚藏匿于心底的深渊之处。


骑士长刘小别的那声呼唤似乎宣布了高英杰与乔一帆就此与学程告别,将简便的行李从学院的宿舍背出时,十指紧扣的两人才意识到,才经过一晚,学员的身分早被现实硬生生地刨下,凌乱的散落于还未完整完全摺叠好的被褥。

匆匆赶到训练塔时,已是日落时分,从远方高空就能见一点灯光前来迎接你们的到来,那是带着智者温柔慈笑的方士谦与年长骑士惯有抚掌大笑的许斌,温暖的气氛融去了藏于羽翼和髮丝之中的寒气,乔一帆轻擦过高英杰的掌心,惹来一阵轻笑外加一记不怎麽生气的瞪眼,由你营造的轻鬆终于让两天以来都有些焦躁地英杰完全放鬆,住入新的寝室该是不安稳的,但相拥入睡的你们却酣睡的如初生的婴孩。


实战与学识是不同的,即使课堂上的讲师阐述过许多次,乔一帆与高英杰在第三次上药因痛而忍不住落泪时,才真切体会到之间的差距。快成年的躯体唯二的好处似乎是还算柔软,而且伤口恢復得比较快,虽然两人多次被打躺在练习场的细沙上爬不起来,但心中都庆幸着没有袁柏清学长口中的旧伤问题。

在学院时,乔一帆对于高英杰在午间小睡轻靠于肩头都会感到微微的灼伤与酸涩,虽然多年来已经有些习惯这又甜又痛的滋味,每月无月之夜的清晨,他还是会返回天庭,向带着细框眼镜友人拿取少许的止痛剂。

小手冰凉,但友人掌中的药剂更是寒气刺骨,多年以来,剂量也增加不少,但眼前的好友却不曾询问,只是用镜框后的双眼瞪视,可是对于乔一帆礼貌型且迴避的假笑,安文逸知晓即使将眼前的傢伙灌下吐真剂,他是真的连一个关键词都不会说。

「你该向天使长报告的,灰月。」但随着无效药日月渐增,安文逸不禁开口提醒,并强调似的,用了乔一帆的真名呼唤。有疼痛就该找出病因,找出病源后也就该医治,这是安文逸眼中的常理,不过面对一帆没有回答,笑着挥手离去的侧影,他内心也明白,自己也是造成这死胡同的帮凶,如果没有帮乔一帆调製药剂的话,苦恼也不会困扰如此多年。

皱起太过清秀的眉宇,丽而不艳的中性脸庞难得因深思露出不悦的神色,倒不是因为事件过于複杂,而是他不安的想起一段不知是否存在的历史,且每次思考这段历史与友人之间的关係,安文逸便会感到轻微的头疼,好似友人不许他窥探这段轶事,也不准他深探自己与乔一帆的关係。


传闻那也不是什麽重要的过去,就如同花会凋,星会殒,天使的堕落也不是什麽稀奇的事。背景是何时因为是轶事也未多加记忆,只知一位地位尊贵大天使长有了一对双子,力量无边,出生时连星辰都相较无色,且那日,荣耀大陆的苍穹被白与复盖,那不是由炼金术师的信鸽所留下,它不如白凋的尾羽修长,也不同于白天鹅散落的逆羽,那是天庭欢庆而落下的羽翼。

但听说双子中的长子在天庭漫步时,从云海底端如纱的缝隙瞧见朝天停放箭的顽皮精灵少年,生于秋木的精灵少年因为家乡被森林大火烧毁,正带着年幼的妹妹随着秋风的脚步四处流浪,虽然小小的脚步走过过多的山林而长茧,但在秋风的呵护下,兄妹俩衣食淡泊但至少无缺。好奇天界的精灵少年与渴望流浪的天使很快就建立了友谊,禁果的种子也在不知不觉中扎下深根。

在无人所知的天庭深处有一间藏书阁,之中的纪录除了少数地位权重的天使外无人阅读过,其中有一本书写着,天父为了防止坠天使与撒旦再次的出现,将天使们分为不同阶级,表面上是职权的划分,实际是是情感的抑制。

令人怜爱的小天使只能永远是孩童,天真无邪不懂情爱;掌管司法的天使心如明镜,哭与笑在他们眼中只是一点涟漪;大天使长常伴于天父之侧,又因需为圣战出征,情感只少于凡人些许;而守护孩童的守护天使只懂亲情、友情;若天使出现了其他情感,则用疼痛与刺痛替代或抑制。

但令人丧胆的传闻,那渴望流浪的天使熬过了椎心刺骨的疼痛,从胸口滴出的鲜血由红到黑的染湿了纯白的羽翼,同时也洗淨了天父放置于每一位天使心中的锁链,但带着纯黑羽翼的他,成了天庭唾弃、地府不愿收留的存在。不知是因为禁果的滋味过于甜美,还是渴望流浪的天使已察觉到四周无声的私语,天界的驱逐令还未下达,天庭间已不见黑天使的踪影,而这玷污的历史也在暗令之下被一一抹灭。不过有人说天父是知道天使的离去的,为了封印他强大的力量,天父以一个真名禁锢了他的灵魂,而面对这新真名的态度,黑天使也颇无所谓,听说只嫌四个字有些太长,乾脆借了次子的名字使用。

但在人间的历史中,从未出现过黑天使的踪影,连吟游诗人口中都没有一句歌词,这轶闻便伴着低廉的烟草在秋风中袅袅而起,消散于秋色的林间,徒留一丝在秋日精灵鼻中才尝的出来的,若有若无的苦涩烟味。



------------------------------

 文逸哥終於上線拉!!!!(激動)

下一章葉神與王導師正式上線,終於不用當路人,葉神大大開不開心呀~


评论 ( 3 )
热度 ( 6 )
 

© 貓不吃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