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不吃魚

卑思與愚貓,都是我所愛之人賜予我的名。
感謝相遇在此同你閱讀的你。
感謝願意瞧瞧我一些想法的你,若在這閱讀後,能得到與我相同的共鳴,我會很感激。但若你因而產生更多觀點,我也感到開心,因為那即是你,而藉由我而能看到最遙遠又內在的你,我當無比欣喜。

尋貓啟事:
http://www.plurk.com/cat_84516

尋貓專線:
cat84516@gmail.com

【喬高 / Colourless-Achromatization 無色之章】

感谢回復的太太提醒,愚猫发现自己一直忘了写cp与私设,在此补上,真是不好意思


*奇怪的西方史篇设定

*主cp乔高

*微安乔、微伞修橙、微喻黄、微刘卢、微韩张、微新双花、微周江、微肖戴,以上cp大约只有一句描述,别问噗主在哪裡,也欢迎自由心证,因为噗主常常写文写到自己是谁都不认得了(啥?)

*灵感来源与二次创作:

秘蜜〜黒の誓い〜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hyZS_rQnjVs

オレンジ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o2uNH_t9A6o


若发现剧情以相似之处,嘘,是秘密呦。

而可接受者就麻烦继续向下了。


------------------------------------------


这是个美丽且夺目的世界。


当孩童们开始明白,小矮人的苹果千万不能吃,也不许跟随雪后的铃声后,他们会从祖父的口中得知,嘉王朝的斗神是如何挥动战矛却邪,将敌人的鲜血如落花般撒下,撕裂战场的同时,将荣耀与胜利从不毛之地挑起,矛间闪耀的流光跟圆舞无异,而那道划破时代的轨迹,就成了嘉世神殿庄严的圆柱,支撑了王朝璀璨的未来。

就在此时,正为你缝製暖红色围巾的奶奶会随着摇椅的弧度,打断爷爷的故事,告诉你,当嘉世神殿最高的火台都还未凋饰之前,看似无所不能的斗神其实并非孤独一人。

你会回答,那是斗神的手足!能用纤细的精灵之手,拉开龙筋与橙木编织而成的长弓,射下苍穹的日光,被人称之为吞日的女主人,苏沐橙!

但是奶奶却用勾针轻敲你的额顶,叮咛你不许插嘴后,娓娓道出了另一段可泣的传说,那是吟游诗人在月如家人怀抱一样圆的秋木之下才能吟唱的传说,原因无他,因为如家人怀抱的温暖才能在歌曲结束之后抚去众人的泪水,而流下的泪珠是必要被秋风带去,去抚慰立于嘉世神殿中成双的孤影。奶奶微哑的嗓音编入围巾向你说着,沐橙圣女还有一位哥哥,他不只可以将空中的日光狙下,还能将恍惚的月晕全数贯穿于他的箭头,他的长弓不是用龙筋所做,而是由徘徊于秋木之间的风编织而成,所以这位受秋风宠爱的精灵无须箭羽,战场上每一人的叹息就是他的箭矢。如今,这世上为二用风组成的长弓只伏于轮迴草原首领的背嵴,右肩的荒火由灌入天际的狼烟与雄鹰展翅的狂风组成,能命中所有来自右方敌人的眉心;然后左肩的碎霜由严冬最凛冽的朔风与吞下月圆的狼嚎交织,会射入每一个来自左方敌人的心窝。

突然刚从雷霆联邦游学回来的大哥,从画满鍊成阵的厚书堆后向你补充,由风组成的长弓会在主人死去时一并消失,这也是为何史诗学者们一直无法证明苏沐秋是否真有其人,但是或许藉由吟游诗人的鲁特琴与跟着月光迴盪的歌声,才更能完整描述那些时光。才能用轻快的转音叙述,当斗神还不是斗神,且精灵兄妹还能抱着世上最亲却还毫无血缘关係的家人滚入落叶堆,激起片片有着微笑角度的枯叶;才能详尽那些最无惧,最能画着天上的云朵,边吃边丢着烫手的芋薯,说着能将世界纳入三人掌心的梦想。

但,那都只能是最美的传说,实事求是的大哥推了推单边眼镜,自从雷霆联邦邦主肖时钦用鍊金术量产这款镜面后,便在鍊金术师界颳起了炫然大波,不管师或徒每人身上都出现了这一件小装饰。不过听说联邦副手,俏皮的元素法师戴研琦听闻这件事后,便大闹了好几天,要自家邦主将精巧的金框镜面用樱花元素改成如甜点般的粉色。好在最后国家级鍊金术师用天鹅的初羽镶上一粒世上最粉嫩的水晶做成的髮饰,并亲自带戴于小元素法师的右额,联邦与众鍊金术师们才免于这项灾难。

而那最粉嫩的水晶的鍊成方式,就被宠溺小法师的鍊金术师藏于国家图书馆的深处,笔记上记载着;这粉,是从白酒与初雪交灌而生的樱花树中萃取,在少女红髮织成的鍊成阵中鍊成,而且只能在日出与黄昏时进行,听说那曾是少女最期待爱人归来的时刻。

也许是因为元素法师的话题,吸引了原先在炉前烘烤饼乾的二姊,把刚出炉、还缠绕着夏日蜂蜜和秋日榖麦气息的饼乾塞入众人嘴中,她便在家人都无法开口的时间中趁机推荐了许多新颖的歌剧,说是推荐也不算全然正确,当二姊涕泗纵横的发表烟雨城城主难得亲自登台,将法术融合声乐,用那中性的磁嗓唱出轰动全场的转音之后,你便随着追寻午后日光的淘气小猫一同窜入了邻舍的小巷。

不是你不喜爱烟雨城城主谱出的歌剧,而是二姊天化乱坠、毫无章法的描述让你心烦。所以你趁着下午还算心暖的阳光,跟着猫儿们留在积雪上的脚步,去找那位来自兴欣的学者,矮小的他会坐在小巷的矮牆上,配戴的厚重眼镜会被聚集而来、向他撒娇的生物们推地颠颠簸簸,学者并不年老,相反的,他年轻而有活力,热于将他的所知告诉懵懂的孩子们。不过容得下学者一行庞大书箱与过长的法杖的矮牆似乎过于隐密,要不是有猫儿好心的带领,你总找不到对方,去聆听嘉王朝高潮迭起的欣衰历史。

当众父亲对长子们转述,霸图帝国的首席骑士韩文清与嘉王朝的斗神多次在战场上厮杀后,逐渐融合了东方之国习来的武术和帝国代代相传的剑法,最终悟出的霸体的真谛,让霸图帝国成为与嘉王朝势均力敌的帝国之时。幼子们会从抱着小飞龙与冰狼,围绕富有逻辑的年轻召唤师旁,听着多年前斗神被部下狠心地背叛,悲痛地从嘉王朝驱逐,原先如家庭温暖的嘉世神殿成了追杀他的据点。

心痛地斗神不只被迫放弃了苏沐秋死前赠与的战矛却邪,还被夺去了一叶知秋的真名。听说斗神被夺去真名的那晚,夜晚的星辰为之熄灭,而夜空不知为何被漫天的黑羽遮掩,那黑羽不是魔女一族的乌鸦所留下,它不如雄鹰地尾羽修长,也不同于黑天鹅散落的逆羽;再听说那晚,连蓝雨主城的最高术师都急忙地冲出真言阁,只披了一件薄如面纱的睡袍他,将蓝雨的首席骑士从睡梦中摇醒,接下来的讨论或许是因为蓝雨的首席骑士语速过快,或者是这对谈太过隐密,太过黑暗与複杂,那晚全世界的众人唯一所知的,是这黑羽绝对不祥,而这黑羽,必定与被夺去真名的斗神有关。

但是,这也无人从证,因为从此之后,就未有人再见过斗神的身影。

旧的章节会被收入史册,新的历史则由还生存的当下改写。

一年之后,一股新的势力由斗神消失的荒野萌生,没人知道它的确切定义,它不如佣兵团般狂野,却比强盗与佣兵更势利;它不同于正义的骑士团,但打着银伞的首领却能用一句嘲讽的话语遏止一触即发的大战;它更不是商团,即使绑着高马尾的老闆娘端出的糕饼有多让人食指大动,别忘了,一旁长满鬍渣的术师与藏于桌下的气功师正奸笑地搓着手!

人们只能以它的名字称呼它,象徵回归与全新未来的,兴欣。


而来自此团的召唤师推了推镜框,接过冰狼叼起的水壶,稍喘之后,故事接续继续向下。当兴欣从荒野中一步步爬起,意气风发的年轻斗神终究无法支撑庞大与逐渐衰退的王朝,即使王朝首相陶轩请来雷霆联邦邦主做为内阁总理,国家,也不是一个真名就可以支撑,即便是贵为斗神的真名也不行。

相传,当沐橙圣女将自己的长弓放于银伞边时,隐居于圣殿中的贤者关榕飞也决心加入兴欣,而离去之前,他们曾与首相还有邦主短暂会面,而兴欣的首领更与原斗神的继承人,邱非,于圣殿中的花园漫步了一个午后。那隐隐现于花海中身影相距不远,一前一后,两人之间相隔的是一个敬重、一个信仰的距离。如今,新王朝在少年崭新的战矛下復甦,即便雏幼,少年眼中望去的方向就是斗神曾经凝望的远方。

有关年轻的斗神的去处,想必不用多述,众人都知道那六个核桃的惨案。那时,不被嘉世城供奉的新斗神恰巧遇到了来自轮迴草原的正副首领,王王相见,免不了较量一番。就当却邪指天、荒火开弓碎霜伏肩之时,轮迴的副首领及时介入了两王的战局,抛着核桃,说着赌局也是王者不可或缺的能力,半挑衅的询问年轻的斗神,敢不敢用自身作为筹码?于是,如同世人所知,太过年轻的斗神输在太过缜密的副首领与六个作为赌局的核桃之下,将自身的战力交付无边的轮迴草原。当然,连刚会使剑的骑士学徒都知道,轮迴草原的副首领虽然过于缜密却不失人际间的圆滑,两千八百万的金币就是让新嘉世王朝重新站起的好地基。

然而这些都不是今日召唤师想将的重点,因为春日踏着新的一年的舞步已近,百花谷的百花正为繁花塔的新塔长,与血景殿更加成熟的首席骑士绽放;虎啸山庄的流氓与强盗们也正新年的到来霍霍磨着利爪和弯刀;虚空古城成年的孩童们正脱下防止灵魂被鬼神牵走的动物全脸面具,选择将一半的魂魄献给鬼神,换取力量却也献出双眼以及半张今后将永远被面具复盖的颜面,或是选择成为凡人。晚雪逐渐被暖阳渐融成无色的水色之时,这位来自兴欣的召唤师想告诉微草公国小魔法师们的,是一个有关兴欣同伴的故事,这故事不能用纸笔记载,因为故事中的少年曾触怒了天庭,但他并非十恶不赦,相反的,他比世上任何一位天使都温柔,他的言语如雏鸟的细羽,让人安心,令人在最黑暗的夜晚也能平静的沉睡;他如水,柔和的如微风中沁凉的水气、体贴更洗淨婴孩的圣水没有不同、温暖似母亲还有爱人眼角的泪珠。

而为何独独要告诉微草的小魔法师们这则故事呢?

理由无他,当你从学院毕业,进了月圆会议,拜见了新任与旧任的「魔术师」后,你就会知晓,每夜,曾被你们誉为天才的「魔术师」继承者,会独自走上公国中最高的塔顶,去仰望、去拥抱甚至如热恋般的亲吻空中一颗,水色渐透,如无色一般的星星。



无色之章

colourless adj. 无色的


评论 ( 5 )
热度 ( 27 )
  1. 叶修饲主苏沐秋貓不吃魚 转载了此文字
    真的太喜欢这篇文,希望能有更多人看到,更多人喜欢
  2. 一字之师。貓不吃魚 转载了此文字
 

© 貓不吃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