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不吃魚

卑思與愚貓,都是我所愛之人賜予我的名。
感謝相遇在此同你閱讀的你。
感謝願意瞧瞧我一些想法的你,若在這閱讀後,能得到與我相同的共鳴,我會很感激。但若你因而產生更多觀點,我也感到開心,因為那即是你,而藉由我而能看到最遙遠又內在的你,我當無比欣喜。

尋貓啟事:
http://www.plurk.com/cat_84516

尋貓專線:
cat84516@gmail.com

中長文【Desperado】Ep2 緋狼中心 / 博多豚骨拉麵團

小更一個,希望明天可以寫快一些。


*本文內容純屬虛構,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角色和原作都不屬於我。

*OOC大量,私設大量。

*緋狼中心。林←緋狼有。

*時間:小說第三卷前,動畫第8集前。

*推薦BGM:Set It Off - Wolf In Sheep's Clothing 




想吃小吃的口慾也全非突發奇想,拐了幾個小巷,跟街道平行的天空從琳瑯滿目的招牌灑下些許日光,再漸漸被衣物的陰影擋去,抬頭狩獵是否有順手的尺碼,印入雙眼卻大多是邊角泛黃的召妓衣物,他似乎因此想起了什麼,有關擁抱及慈愛之類。但腦內能翻起的記憶過於零碎,遲遲無法在從中拼湊出張熟識的臉,恍神中他險些錯過約定好的路邊小攤,比郵票還小的招牌緊挨著芬蘭浴的宣傳險險地吊著,要不是羹湯前的店小二兼老闆及時叫住他,他說不定能想起那位曾經稱呼為母親的人。

熬著麵線,將情報塞入道上人胃底的老闆是這區最大的情報販,自澳門離開前緋狼早與對方接上線,做為專業的殺手,他不可能做出毫無引路人就冒然得登上從未知領地的愚蠢行為。這也是緋狼與其他組織殺手最大的不同,也是現下許多殺手需要依靠,甚至依賴組織或委託人的原因。

仿造身分、武器來源、推薦委託、警方串通、屍體處理……等等,從第一某殺意的形成至屍體的處理隨便一個環節都有可能產生破綻,都有可能被追查,而如何僅透過自身雙手將一個人自這個世界完全抹去,對緋狼而言,這便是他藝術。他有自己的情報網,武器供應來源,甚至在「返校」探訪教官的歷程中也在軍中跟局方留下不少線頭。

「老細,兩溝走蔥。」拉開板凳坐下,緋狼自然而然地自桌下拉出一把由黑布包起的短刀,品質……跟老闆的麵線十分雷同──不怎麼樣,但論從搭上線到領貨時間竟不到二十四小時且還是緋狼用得最順手的刀具,可見薑還是老的辣。

當然,這短刀只是應急的工具,與警方的委託在時間長短上並不明確,不過仍將之視為中短期合作的緋狼,也早透過老闆向在地的武器商人下訂單,手法不意外是目前那個殺手間最常用也正熱門的方法。

由情報商向武器商接線是常有的事,但讓緋狼在當下的生活中還能難得驚喜一把的,就是那些武器商人與殺手們連絡與交流的小手法。

 

他曾接過一台現下幾乎視為骨董的一次性智障型手機,打開後電話簿僅有一個公共電話的號碼,撥號後雖立刻接通卻怎麼叫都沒有回應,憤然掛斷的下秒又立刻接到簡訊,像是嘲笑他是白癡般,大大粗體的寫了兩個字「數量!」

那時的緋狼還花了一段時間思考,而當他會意對方的意思時,他已再次回撥並對著空白的寂靜報出所需的武器型號與數量,果不其然,大約兩秒後他又再次收到簡訊,上面的金額還算能接受的範圍,於是他就這麼與武器販互相傳起了簡訊,內容包括雙方在負責交易的暗網的錢包位置,以及領貨時間,過程比便利商店的店到店服務還方便百遍。以上當然不足以構成緋狼的驚喜,使他從此之後都對武器商備感到期待的緣由,是他在與「Nokia3310武器商人」結束交易時,對方傳來的最後一則簡訊是請他將手機開啟通話後至於後車廂,那個他才剛把一大包非法軍武拿出來的地方,因對這次交易還算滿意,緋狼也沒有拒絕的理由,便依延照做。沒想到緋狼才轉身離開不到一個街口,那台廢棄已久的汽車便發出轟然巨響,整台車幾乎炸上天再狠狠落下,瞬間爆破成一攤四散的廢鐵。

那台汽車緋狼在打開前檢查過,棄置時間至少有此五年以上,油箱中沒有足夠的燃料形成這般爆炸,很明顯是方才的後車廂中裝有與手機連線的炸藥,運用單純接通的製程手機炸彈。撲來的熱浪還夾雜著玻璃碎屑,似乎有片劃過緋狼的臉頰,留下搔癢,伸手抹去血珠後他才發現,自己難得笑的像個智障。

 

形容口味不怎麼樣的緋狼還是將碗底吃的朝空,效法他曾經且唯一的室友,而在進食的過程中,緋狼將他剛從警方電腦背下數個帳號告訴老闆,希望對方能透露一點消息,但對方搖搖巨大的湯勺表示,這個情報他不賣。

對此,緋狼如豺狼瞇起雙眼,不怒反笑的接問,那有誰會知道?

老闆聳聳肩,幫緋狼包起他加點的雞蛋三明治前含糊的回答,現在他也上年紀了,不是什麼消息都跑得快,要最快的有時得去問最年輕的。

對於老人家的堅持,緋狼也只能裝作無奈的接過外袋盒,不過付費前,他順手拿走碗下墊的紙巾,當權是他唯一在此店最合理的消費,沒辦法,明明才一碗碗仔翅跟一份雞蛋三明治,總加起來居然高達三萬,霸王一張餐巾紙也不算為過吧?

離開小店,緋狼於前往港口的路上甩開他那張油膩膩的紙巾,頓時覺得老闆寫的毛筆字還算不錯,順著一串貨櫃的編碼緋狼來到他這次與武器商人聯絡的地點──一個撬開後甚麼都沒有的貨櫃。


评论 ( 2 )
热度 ( 7 )
 

© 貓不吃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