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不吃魚

卑思與愚貓,都是我所愛之人賜予我的名。
感謝相遇在此同你閱讀的你。
感謝願意瞧瞧我一些想法的你,若在這閱讀後,能得到與我相同的共鳴,我會很感激。但若你因而產生更多觀點,我也感到開心,因為那即是你,而藉由我而能看到最遙遠又內在的你,我當無比欣喜。

尋貓啟事:
http://www.plurk.com/cat_84516

尋貓專線:
cat84516@gmail.com

短文【廃棄物処理法】馬場林 / 博多豚骨拉麵團

【廃棄物処理法】

 

*注意:OOC一定有,大家安心愛林林就好。

*時間:小說第三或四卷後皆可,動畫第一季完結。

 

       自澡盆拾起髮絲,馬場在直起腰身的同時嘆了聲長氣,不意外被門外同居人碎唸簡直是澡堂裡那種泡到爛掉的大叔。聽聞,馬場也不反對的勾起嘴角,還附和對方暗諷似的扭了一圈腰並拖長音抱怨:「還不都是林林太愛乾淨的關係,我只好來幫忙洗浴室啦。」

       「關我愛不愛乾淨屁事!」偏頭閃過自門外砍來的拖把,混著灰塵和塵埃的黑水險些插入腦門,面對這般攻擊,馬場基於本業該在下個吸氣就讓敵人腦袋落地,可惜對方來勢洶洶的太過可愛──甩動的高馬尾紥起少受日照的細白後頸,汗珠因家務滾落,順著鎖骨的肌理滑入繞頸的圍裙,更別說那張因惱怒鼓起的雙頰,簡直跟髮夾上的Q版兔子如出一轍,在如此殺傷力的氣場下,馬場順從的舉起沾滿泡沫的洗廁用橡膠手套投降。

       「唉,唉,說笑說笑,林林別生氣嗎……這樣小心容易長皺ㄨㄣ……」再次擦過疾如暴雨的拖把水,馬場哀嘆,好不容易清好且擦乾的浴室又要再忙一場了。

       「你活該。」收棍瞬間,林將拖把毛直送馬場胸口賞了他一記龍抬頭,並激發可怕的被動形成漫天汙水,逼的馬場退入淋浴間,下秒門板轟然甩上,不意外的,他被同居的少年關廁所。

       「……林林,讓我出去……」敲著門板,馬場覺得迴盪在浴室的聲響都是委屈,他承認上個禮拜自己因任務繁忙忘記打掃,但現在不都清乾淨了?何必這麼生氣,處以關廁所之刑,還被沙發擋門外加被吸塵器的噪音忽視呢?

       況且等等棒球直撥就要開始了,為什麼要堅持在午飯前把全家打掃過?披著薄汗吃午餐林總受不了,餓著肚子看別人吃也不會比較快活,而且再這樣掃下去接待室的沙發區鐵定會變成掃後的整潔禁區,演變成只能用手機看賽事很麻煩也,還被限制不穿鞋就不能碰廚房的地,那邊的地面本來就因為料理的關係比較容易髒啊,不懂林為什麼要堅持,從午飯到晚飯也不過幾小時而已。

       「……哪……林林,讓我出去嘛……我浴缸已經刷兩遍了……」此話不假,眼看門外人沒有放自己出去的意思且出去大概會被當成大型垃圾處理掉,馬場是難得老老實實的把浴缸前前後後刷了兩遍,確定「眼睛看的到」的地方都沒有讓林抓狂的水漬後,才再次請求同居人移個沙發、開個門,但聽著門板後的巨響逐漸由客廳轉往房內,馬場開始對是否能趕上直播擔憂。

       「馬!桶!呢!」看來連工業用吸塵器也擋不了林的丹田啊,馬場不忍誇獎自己,那個突然從沙發上冒出來的少年在拉麵跟明太子的施肥下終於開始有長胖的趨勢,晚上睡覺時抱起來多少也增些手感,看來是沒虧負他這幾個月船高水漲的伙食費。「啊,等等……」從那種看小樹苗終於發芽的感動中恢復,馬場回頭一看,自己確實又忘了刷馬桶。

       「……欸,林林先不用急著幫我開門……」

       「臥槽!你乾脆今天就睡浴缸算了!」依砸向門板的聲響判斷,儼然是兩個禮拜左右的泡麵碗。

       「欸……感覺很像自殺後浮屍也,而且這樣林林是要用貓砂的意思嗎?」方才打掃的時候林不知從哪個神秘的角落拖出好幾包貓砂,甚至還附帶一個完整的貓砂盆,目測家裡僅配備一間廁所兼衛浴,馬場好心的向同居人表示擔憂並提出善意的建議。

       「你才貓砂!你全家都貓砂!」不太清楚砸向門板是事務所的哪些雜物,但馬場百分百相信林,依這般節奏與頻率他們同居的事務所在今早的摧殘後,絕對能拓寬出一坪左右空間,還有當時安裝浴室時有聽次郎的建議把門換成鋁鎂合金門真是太好了,怎麼被砸都不會壞,哎呀,除了浴室外也是時候換張沙發床或是雙人床了呢……還是說把資料櫃換成衣櫥比較好,反正那個資料櫃原先也只是個擺設兼放武士刀或是臨時塞屍體用的,既然林上次都幫自己清出一個空間掛棒球跟刀架,回送個衣櫃想想也是應該。對了,還有那個叫什麼,上次在節目有看到,是個女人都夢寐以求的東西,欸……總之是來放化妝品跟化妝時的桌子,如果把那個買回來林應該會很開心吧,況且馬場不想再因為拿錯瓶罐洗澡所以帶著滴水的頭髮被踢出門。他實在不能理解一個小小的面霜會有多貴,而且他不小心用錯的時候也就只剩下一點點啊,幾乎見底的狀況就算他不用完,林也不過少洗那麼一次臉,重點是他不覺得林會因為少洗一次臉就會變得不漂亮,不過那瓶面霜確實很好聞,同居這麼久馬場總算能理解林不管怎麼抱都是香香的原因了。不確定養兒子是不是就是這樣的感受,上次跟老爹討論的時候雙方還很認真的進行比較,最後是被突然冒出來吃消夜的榎田判定,總結下來比較像是在養貓……啊!難怪林可以在連他都不知道的地方挖出貓砂,居然是這個原因啊。

       像是悟出了浮體原理般,馬場終於對門外還在持續的攻擊展開回應:「林!原來你是屬貓的啊!」

 

       幾天後,當小百合帶著當季團購的化妝品順道拜訪,入門時便瞬間被眼前煥然一新的事務所感到驚喜,陳年泡麵味完全消散於新格局外,連馬場多年來的頹廢都被門前換成真深根植物的盆栽輾壓,笑看已不如之前拘謹的少年在柔軟的沙發床上與自己興致勃勃的討論色號,小百合優雅地將沙發下可憐兮兮露出半顆頭的不可燃粗大垃圾警告文踢入黑暗。

 

 

小後記

終於死拖活拖從哭包的雙美樹畢業,今後會努力產糧的!還希望太太們不嫌棄喲!也感謝近期一直跟這裡聊林有多美好的太太們!您們也都是世界的塊寶!

评论 ( 6 )
热度 ( 50 )
 

© 貓不吃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