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不吃魚

卑思與愚貓,都是我所愛之人賜予我的名。
感謝相遇在此同你閱讀的你。
感謝願意瞧瞧我一些想法的你,若在這閱讀後,能得到與我相同的共鳴,我會很感激。但若你因而產生更多觀點,我也感到開心,因為那即是你,而藉由我而能看到最遙遠又內在的你,我當無比欣喜。

尋貓啟事:
http://www.plurk.com/cat_84516

尋貓專線:
cat84516@gmail.com

短文「妳見過女孩嗎?」(完)雙美樹 / 惡魔人crybaby

*第一篇請走:「妳見過少女嗎?」

*第二篇請走:「妳見過女人嗎?」

*建議搭配:Zolita - Holy


       「你見過女孩嗎?」

 

        簡單、可愛、直率。

        能因為一個小到不能再小的美微笑,也能因一場不是她的故事哭泣,常常寵愛到忍不住揉入懷裡,又更時常天真無知到使人抓狂,不停咒罵怎麼可以這麼傻還四處跺腳向八方揮拳,可也因那股傻所以停下、嘆氣、仰天沉默,最後不得不在女孩的微笑下雙手投降的原諒。

        即便這是句話既老套又俗套,甚至是連自己都嗤之以鼻,但黑田美樹不得不承認「誰叫牧村美樹這麼可愛」是足以震撼整個社會的事實,當然這不只包括眾人為田徑魔女傾心與仰慕的部分,更包括當這份純真對黑暗的社會過於閃耀,因此被定罪甚至被殺戮的部分。

        但黑田美樹不在乎那些,一個女孩管不了那麼多她只在乎她在乎的,也只關心她愛的是否愛她罷了,就算全世界崩塌也無所謂,誰叫女孩總比男孩任性些。她突然想起曾在圖書館查詢過的道德理論,包含六個階段三個水準之類,在迷茫的時期她苟同過、也否定過,如今望著流竄不斷的言論細想,那些理論原來是這麼僵硬,感覺是為了解釋而解釋甚至為了套著人性而架構,但女孩兒啊,總沒想那麼多又同時想的比誰還多,比起正確與否世界大同,所愛之人的傷心難過才是相擁與原諒的真理。

        扒開內心向女孩坦白那些獨自一人哭泣的黑暗時,黑田美樹記起金魚草嬌小的花瓣,隨風搖擺並穿梭於澆灌土壤的彩虹,唏唏哩哩的水柱比細雨清爽、溫柔,僅凝視光線優游的弧度就可以感到泉水般的沁涼,平靜的像結束一段很長很長的慢跑後慢慢調節的呼吸,不急不徐。在激烈運動後已有些疲乏所以自然放鬆的身軀,酸楚自然是必須的代價,但等待連痠痛都緩緩釋放後,煥然一新的吐納有著能把全世界都吸入肺腔的悠然,那是種介於開心與平靜間的擺盪,依依不捨的離開女孩的擁抱,她想起來自己是何時開始種植那些優游於微風間的小金魚,當她第一次忌妒女孩,也是首次討厭跑步的時刻。

        因她仍追求無怨無悔的付出,以及自行動的過程中就能自給自足的回饋,那「不為了什麼」的快樂。但當向前奔跑以不由心跳推動,而是為了追趕某些莫須有的讚賞時,那步伐怎麼回想,皆比起向前更像逃跑些。不過人類很聰明,他們知道植物僅會傾聽,更不會反駁又直白的點出事實,所以她當年才不顧雙手沾滿泥巴的細心種植,即便只是轉移也好,她多想再親手收成一些快樂,而如今她也才知曉,自己下意識對於「僅是向前奔跑」是如此渴望。

        險在風雨後總有晴天,哭泣後也不忘笑臉,望著女孩,她終於看見也存在女孩眼中的女孩,多開心能回到不顧一切向前的狂奔的純真,理解到原來世界從不複雜、從不黑暗,是人們自己太愚蠢,想的不夠簡單。

        原來我如此在乎著、愛著美樹這個名字,也代表著我愛妳。

 

        妳見過女孩嗎?

        我想妳曾未見過,因妳若見過,妳會不濟一切的去救她。


评论
 

© 貓不吃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