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不吃魚

卑思與愚貓,都是我所愛之人賜予我的名。
感謝相遇在此同你閱讀的你。
感謝願意瞧瞧我一些想法的你,若在這閱讀後,能得到與我相同的共鳴,我會很感激。但若你因而產生更多觀點,我也感到開心,因為那即是你,而藉由我而能看到最遙遠又內在的你,我當無比欣喜。

尋貓啟事:
http://www.plurk.com/cat_84516

尋貓專線:
cat84516@gmail.com

短文「妳見過女人嗎?」雙美樹 / 惡魔人crybaby

*前篇請走:「妳見過少女嗎?」

*建議搭配:Hayley Kiyoko - SLEEPOVER


「妳見過女人嗎?」

 

        豐滿的雙峰,緊緻的翹臀,尖如刀鋒的下頷在仰起間細細勾唇,包攬一切權勢與氛圍連區區轉眼就足以沉醉,淡出的言語不是蛇信便是毒果,是令人恐懼的吸引力但又無法喝止的本能,在性慾無計可施的勾引下,愚蠢又可悲的人類僅能轉身將自卑與屈辱藏於背後,氣急敗壞的怪罪,是花兒過豔的外表惹禍,於是被糟蹋的花瓣都是活該。面對接踵而來的謾罵與憎恨,女人用慢條斯理捻起細菸,在點綴如鮮血的唇釉下啜飲,深吸所有美麗的過錯後緩緩吐納,享受似的,她熱愛這些被刀鋒包裹的讚美,誰叫愚蠢的人類過於無知,絲毫不能理解愛的相反不是恨,而是不在乎。

        所以她也不在乎,不再在乎,因她已得到至高無上的能力,隨時可將過去的羞愧與憤恨討回,且她以不如過去懵懂無知、冒失又不識大局,她宣言,即便那微微顫抖的語調更像說服,她僅是在等待最恰當且盛大的時機,僅此罷了。紮起總隨風飄揚、擾亂視線的髮絲,束成獵豹般的鐵尾,她封閉了雙耳,不再傾聽隨奔馳揚起的笑聲、隨超速高鳴的心跳,不再理會童年時單純因為跑而跑,跟著內心脫口而出的歡笑,甚至連自己向前的腳步聲都聽不到。沒辦法,惡魔的步伐太快速,為了減少風阻做為人的悲傷與寂寞需拋棄於起跑前。大概是從頓悟這力量的瞬間開始,她的奔馳只剩下憤怒跟狂暴,踏向大地的腳步不再輕盈如幼鹿、振翅如青鳥,而是刨刮土壤的刀刃、侵蝕嫩芽的毒素,她曾想回首思索,可每每又被咆哮的悔恨拉扯胸口,來不及悲傷的哭泣聲就此一次次推倒路邊,擦身而過。

        這不是妳所要的嗎?

        這不正是妳所求的嗎?

        這不就是妳希望的嗎?

        多想張口回答,是的,這是她自過去就奢望的,可為何越是向前眼前的終點線越是遙遠?推使她向前的力量從何時成為使她喘不過氣的原因?她是女人,不該再受此屈辱,她早將怒火、咒詛、恨意化為毒藥逼自己服下,是浴火重生的時刻。

踏著勝券在握的步伐、行於伸展台似的來到少女身畔,心臟嚎哭的懦弱女人不會聽見所以她砸碎了更衣間過於柔軟的鋼板,宣示她的心已比鋼鐵冷漠無情,並傲然直視少女清澈無波的雙眼,倏然,女人卻哽咽地無法組織言語、無法將毒牙刺入對方心臟,在那仍透徹的凝視下。

倖然揮別受邀採訪的少女,女人沒發現她的反應是自然且下意識連指尖都是留念,待回神,憤怒瞬間襲捲而來,燒灼胸腔的熱度痛的她握緊雙拳,原本伸向敵人的指甲刺入掌心,她咬緊下唇,忍住不在獨自一人的孤寂尖叫出聲,那會洩漏所有醜陋秘密,尤其當女人發現自己比誰都痛恨如今少女眼中的自己。



-----------

覺得深愛後,恨的都是自己。

评论
热度 ( 1 )
 

© 貓不吃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