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不吃魚

卑思與愚貓,都是我所愛之人賜予我的名。
感謝相遇在此同你閱讀的你。
感謝願意瞧瞧我一些想法的你,若在這閱讀後,能得到與我相同的共鳴,我會很感激。但若你因而產生更多觀點,我也感到開心,因為那即是你,而藉由我而能看到最遙遠又內在的你,我當無比欣喜。

尋貓啟事:
http://www.plurk.com/cat_84516

尋貓專線:
cat84516@gmail.com

短文 | 馬場林【我愛上了一個叫林憲明的男人】

注意:此篇雷點滿滿,小心慎入
*自創角有
*馬場&林死亡有
*OOC滿天飛有
*真的很雷很雷有

建議搭配 :【西瓜JUN】我等你到三十五岁 



*
我愛上了一個叫林憲明的男人。

*
酒吧的小哥叫我別跟他走近,走近了也別上他的床,不然接下來可沒有離開的退路,我暗笑,分明只會裝矜持釣不到大家口中的林哥哥,只得酸到嘴巴上去。
他們說不是的,貓你想清楚……蜚語在吧台後的唱盤上轉,構成一首經典悲歌,它唱著,林哥……殺過人的。
將歌手垂淚的思念甩過及肩的長髮,我笑道,那可正好,咱們這裡誰沒殺過人,小爺我今晚就剛辦完一件,屍體還賣給了你倆。將酒杯塞入所謂道上兄弟的胸口,半杯烈酒混合近期我最鍾愛的唇釉在對方胸口散成好看的潑墨,不等對坐人發怒,我拎起那件唸了千百遍老土的T恤,混合幾年來的兄弟情誼吻了下去。
我不確定吻別是不是就是青澀的味道,還是我髮小除了我之外就沒其他暗戀對象,技巧生澀的很。但也就這樣了,該唸的該嘮叨的就那些,就算半路被林哥哥弄死,我戶頭的存款至少能保這兩個缺心眼從內蒙古逃到海南島,三圈半也不成問題。
「我走啦,不要太迷戀哥。」套上林哥哥送我的風衣,剪裁獨特的下襬與我的過膝細跟馬靴絕配極了,所以我收起離別的思緒,笑著挽上門外那隻不比我粗多少的手臂,跟我同款的風衣早涼透了,但怎麼都沒有那牽起我的手心冷。
「等這麼久,也不知道進去躲風。」解下今天從目標衣櫃中摸出高級圍巾,深藍色系搭出林哥哥的成熟,那張差二十四圓缺就滿三十的俊俏已不需女妝襯托,可憐歲月也看不破林哥哥的心痛,沒能在他鬢角或是額上留下多少過往,不然我會不厭其煩地撫平它們,或至少留給我一個機會替哥哥擦去淚痕。
「走吧,去哪裡?」明知故問,我領著那張古畫中紅牌伶人會有的身板與英俊,打了車便往機場開去。
路途上,林哥哥模糊說了句抱歉或對不住,還是什麼,我記不清,一切都被我親手圍上的圍巾遮蓋了,所以我才在確認機票時望著我與林哥哥兩人的假護照時想起,我忘了告訴那兩個髮小,林哥哥不只殺過人,還失去過人。
「博多啊……」緊握兩分來回機票,我在昆明長水國際機場哭花自誇多時且最引以為傲的戰場眼妝,即便那曾經互相溫暖多少夜晚的身軀也難以平復。
我,十九歲,忘了姓名也沒個姓名,被道上喚為貓的少年殺手,愛上了一個叫林憲明的男人。

*
那珂川的夜景很美,但我知道那是因為她每一滴河水都流趟了一位男人癡情,就跟櫻花樹是同一個道理。
其實我都知道,林憲明根本不叫林憲明,他跟我一樣忘了姓名,只是更痛苦的是,我從來沒有所以不知道什麼叫失去,但他是好不容易拾起了又被狠狠砸碎,且碎的十分徹底,我只能從一家拉麵攤、一株網吧的香菇、一個跟酒吧小哥一樣嘮叨的酒保口中、還有一家人去樓空的偵探社拼湊出仁和加武士的都市傳說,僅此而已,就如同林憲明的真名般,那曾經使博多殺手都聞風喪膽的仁和加武士長眠於仍奔流不止的那珂川河底。
但即便時光過去,我曾愛上的林憲明選擇在仁和加武士與他相遇的歲數死去,我仍不能理解當年我愛上他的原因。
林憲明死去的那夜,我是篤定要跟著沉溺的,但或許就是我與年輕的他太過相像,雖不像他一挑三又獨自幹了個俄羅斯殺手,可單論我倆在互相的水杯中下的藥量可是絲毫不手軟;也因為太過相像,當年十九歲的我依舊敗在他二十八歲的經驗之下。
喪服喪裝都準備就緒,但誰能料想到真正的吻別是如此霸道又不容許拒絕,好比生命的逝去。
而我那既幼稚又任性的愛意夾雜在他的吻中,順著本來到在他杯水的藥物將我侵蝕,我們無非都只希望對方活下去,但我曾沒料到,我會在最後一步被自己的愛情阻撓。失去意識前我尖叫過、咒罵過、哭泣過、懇求過,可依舊年輕使然我沒能好好道別過。
微笑劃燃柴火,獨自一人在個不知清明的異國點起冥紙,使飛灰在水光粼粼下似蝶振翅,火光中我突然想起其實不只我自認,林哥哥也說過我與他十分相似,因此那夜吻別他才能篤定我說不出別離。
十九歲的他,原來也還沒學會挽留。

後來呢?沒有後來。

我沒有去確認林憲明的屍體,也沒有取消他回國的座位,空著右手邊我在歸國後收到他自三途川寄來的房門鑰匙,遺書跟繼承身分什麼的,在我跟他曾歡愉的床上擺的清清楚楚。
那份量,夠我再活好多好多個九年。
冥紙燒盡,我卻在雙手合十時哽咽無語,因我頓時想到我從未知道他的真實姓名。
只得請全天下的林哥哥都跑慢些,讓我能慢慢跟上,帶著當年送別他的我,與愛上那人的他。

*
十九歲那年,我愛上了一個叫林憲明的男人;而十九歲的他,愛上了一個叫馬場善至的男人。

评论
热度 ( 12 )
 

© 貓不吃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