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不吃魚

卑思與愚貓,都是我所愛之人賜予我的名。
感謝相遇在此同你閱讀的你。
感謝願意瞧瞧我一些想法的你,若在這閱讀後,能得到與我相同的共鳴,我會很感激。但若你因而產生更多觀點,我也感到開心,因為那即是你,而藉由我而能看到最遙遠又內在的你,我當無比欣喜。

尋貓啟事:
http://www.plurk.com/cat_84516

尋貓專線:
cat84516@gmail.com

短文「妳見過少女嗎?」雙美樹 / 惡魔人crybaby

*建議搭配:宇多田ヒカル - 二時間だけのバカンス


「妳見過少女嗎?」

 

        不是那些為世間性慾排版、在鏡頭下過度包裝的純真,也不是那些為了扒去而穿上的破布,不是那些向著男性本慾絕、那低俗交媾的,若妳見過,妳會在微風輕撫她髮尾時知道,一切僅是純真跟自然,與世無爭至花開的恬靜都綻放於胸膛。

        那少女美麗嗎?不知來自何方的提問在妳隨著溪水慢跑時傳來。

        不美麗,所謂的少女才不美麗。跨著腳步,試圖穿破空間的陣痛至腳尖反彈,被鞋底的橡膠吸收少許,在傳上脊髓的途中化為喘息並在腳掌留下細微的刮痕,日積月累如一直流趟於右側的河堤,妳雖穿越了比他人快速的空間,時間的背影仍遠在前頭,所以那些回響質問逃不掉、甩不了,一層一層,堆積並向下撕裂著刮痕,不慎觸碰後流出的是不堪入目的膿血,在不願直視的處理下成了更加沉重的繭皮。

        既便如此,妳從未開口附和任何一則對少女毀謗的留言,就算那些話語早在心中喧囂了千百回,妳卻不能忍受將之化為實體的一字一句,無法接受那過度彰顯的無恥醜陋,自欺欺人到自我都感到厭惡的程度,被憤怒跟懊惱啃咬心窩,妳在險些失去呼吸的調節前,被眼角竄出的那張側臉抓去了心神。又是寫滿認真的神情,連四周帶起的氣旋都為之鼓掌,向前直視的雙眼凝視著妳未知的堅定,於是比起又被超越的想法,一股來自腹腔的共鳴驅使妳拋下那些心念,在一陣踉蹌後站穩腳步與呼吸,一心一意、甘心樂意被對方的背影呼喚。

        原來,不知何時開始,妳的步伐是為了追趕那個身影跨出,寸毫之間皆是不甘與忌妒,想著下步就是奪回所有的競賽所以奮力揮動雙臂,如快溺死的破娃娃般可笑,可同時妳知道,就是因為這份不甘與自卑,才會對那個在於終點等待妳的少女傾心,在她毫無保留的鼓勵下次次無可救藥的原諒那抹微笑,更在她遞來的水壺喘息間再次寬恕;妳比誰都清楚,少女會先比他人抵達終點也比任何人適合終點,絕不因為那孩子氣的勝利,而是要比他人先預備他人的歸來且比誰都耐心的等待,好說出那句:「妳也到了!」

        這麼讓人疼愛的少女,妳卻遲遲不肯開口承認她的美麗,只因妳也是名少女。



--------------


超級意識流阿......有點擔心是否能好好傳達,但我相信喜歡雙美樹的大家可以用愛翻譯的((並不好嗎?

約三篇完結,努力寫人話(被眾人胖揍)

评论
热度 ( 1 )
 

© 貓不吃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