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不吃魚

卑思與愚貓,都是我所愛之人賜予我的名。
感謝相遇在此同你閱讀的你。
感謝願意瞧瞧我一些想法的你,若在這閱讀後,能得到與我相同的共鳴,我會很感激。但若你因而產生更多觀點,我也感到開心,因為那即是你,而藉由我而能看到最遙遠又內在的你,我當無比欣喜。

尋貓啟事:
http://www.plurk.com/cat_84516

尋貓專線:
cat84516@gmail.com

短文【共感覚】912 / NT

【共感覚】


閱讀搭配:共感覚

 本文為  @歛  太太之 《在此之後》 插花 釋出,雖日隔多時,仍感謝太太當時接受這裡的任性!



        呼吸,亦或所謂生存的證明正緩緩地佔據視線,在風雪中模糊了視野,又隨馬達的運轉呼嘯著褪去,吵雜的狂暴又寧靜的令人窒息,或許等待哪日,等待這喧囂停止的瞬間,便是自己死亡的時刻吧,誰叫生命自誕生的瞬間便是惋惜的開始,可你如此明智的知曉、過於理性的知道,這在腦海層層迴轉、似城牆的思考不過是文藻的堆疊,在手指因低溫而快凍傷的刺痛下所引發的分神,是生物防止自身接受更多疼痛所進行的保護機制。

        且常與文學對比的現實是,你正在今年日本最強的暴雪警報中逃亡,身上的無塵衣在過於敬業的狀況下並無防寒功能,雖怎說也是你,或者說是你們自找的,尤其在背上還背著一顆原子彈的狀況下,這已經是最為舒適與安全的方案。

        因是自找的,照理你該無所怨言,在僅有兩人的團隊中你明瞭自己是理性的角色與代表,個性上和經驗上也是這般,於是會有這微小似低語的抱怨,原因大可歸於耳邊緊貼的心跳。

        絕非怪罪或尋找藉口,自你從對方的雙眼中體會何謂「愛」的瞬間,你終於明瞭,你的胸口空無一物,且你的心從不安置於生物軀體心跳的所在,而是他人的左心,在精確、準確的說明,是在他──跟你一樣不被世界所愛因而無能給予姓名的他──的心跳之中。

 

        自記憶的初始你對所有回憶僅是漠然,好似那些過去並不是你的經歷,所有經過只是透過雙眼進行的旁觀和記錄,逐漸,你發現你是因看見了眼淚而認識悲傷,是因為認得微笑所以連結快樂,如記憶與背誦世界所有的語言般,但同時還年幼的你仍感到隔閡,肢體語言確實是世界共通的交流方式,但你疑惑,情緒僅是在默認與理解之間指認嗎?

        未能等你尋找這疑惑的解答,你被帶到了牆後並宣判你是無法被愛的孩子,那瞬間,你覺得這就是答案,原來你是個無法被愛的孩子,所以他人與你之間才被隔出了這似牆又似窗間隔。

就當你抱著原來如此的平靜準備起身回房,你在轉頭的瞬間對上他的雙眼,倏然,那巨大與莫名的悲傷貫穿你的胸膛,瘦弱的身版禁不起這快從對方眼眶淌出的傷悲,於是你痛得在他琥珀色的眼眸前不住打滾、哀號與呻吟,尖刺般的傷心從他的眼尾狠狠的扎入你的腹腔,激起欲嘔的寒顫,而心碎般的淚花雖未流落,但那份被無止境拉長的恐懼和忍耐,令你窒息到近乎抽蓄的地步。

當他擔憂地為你嚎啕大哭,你更因劇痛流了比他更多的淚水,那份記憶鮮明到即便在這喧囂又寂靜純白雪夜,你仍然會揪緊胸口的哽咽,那迴盪兩位幼兒哭聲的下午,你們共享同一顆心臟,同一份血脈、呼吸、心跳,甚至同一份悲傷、恐懼與懼怕。

        

        原來,這才是解答。

 

        那日後,你在真正的牆後學習了能將腦袋塞到爆炸的知識,在藥物下感到極度不適的同時,你在對方的安慰與鼓勵中細細複習與咀嚼「聯覺」這一詞。如跟似豔陽的他一樣,當他聽見聲音時是同時能看見色彩的,而你則是所謂的觸景傷情,當你看見他人的悲痛時便能如實的感受。

        但那是你的感受嗎?還是說原來你僅是個竊取人類喜怒哀樂的怪物,可幸能在出生時偷得一身的人皮與擁有過目不忘的腦,就此記憶所有情感的語言,才得以在這世界生存。

        你在記憶裡不安著,也在耳畔的心跳間不安著,因你能從對方逐漸變快的心律、肺葉喘息的間奏間感受他的感受,風雪比預期來的強勁,他擔憂著你的衣物與他的不同,為此可能受寒或凍僵,或著眼前一望無際的雪讓他記憶不久前才離的冰島,那兒本有你倆一同安然入睡的床畔,逃避這一切的秘密基地,又或者,他想到了接下來的路途,這僅有終點的道路。

你是個空無一物的怪物,能體會他人的心情就此模仿,所以你不禁懷自己的思考是自己的思考,還是從他人舉手投足得知的結論,甚至你懼怕著,自己正緊緊擁抱的他,這從場大火碩果僅存的「愛」,只是個反射。

其實,你從頭到尾只是場欺騙、竊取與迎合。

 


        “VON.”風雪帶走你懺悔、告解與告白的低語,在他握緊你的雙手加深擁抱的力度時,在他帶著你衝破風雪並用心跳告訴你,他仍愛著你時。

 


评论
热度 ( 9 )
 

© 貓不吃魚 | Powered by LOFTER